河北遵化市赵翠兰自述遭迫害经历


【明慧网2004年6月22日】我叫赵翠兰,今年59岁,是河北遵化市西新店子村人。98年正月我有幸得法。在炼功之前我患有严重风湿、肾虚、气血两亏等。炼功几个月后几种病症不翼而飞,从此对师父和大法有了正信正念。我每天认真学法炼功,从不间断,处处向内找修心性,努力按师父所说的去做,处处做个好人。但从99年7.20以后以江××为首的邪恶流氓集团对法轮功开始了铺天盖地的、残酷的镇压。因我对师父、大法有正信,不论电视上怎样诬蔑师父和大法都丝毫动摇不了我的信念。99年9月26日我们一行六人去北京证实大法,中途被抓,被送到遵化拘留所非法关押17天,每天被迫交20元生活费。最后每人罚款2000元放了我们。

从此镇里、县里留下了我们被拘留过的人的名单,每逢风吹草动,一群恶人就到家里進行骚扰或非法搜查。2000年9月3日恶人来搜家,大法资料没有翻到,却把我90岁的老母亲给吓疯了,至今未好。2004年3月3日,我在家里边看两个孩子和老妈边做饭,镇派出所又来了十几名恶人進行非法搜查。也许是我修炼有漏让邪恶钻了空子,也许是我掉以轻心,不该把大法书藏在自家的棚子里,一群恶人翻的翻,问的问:你们师父是好人吗?我回答:我们师父是最好的人,因为他教我们修“真善忍”,处处做好人。我还在炼功,自焚是演戏,全是栽赃的。你们不去抓坏人,偏抓好人,世上还怕好人多吗?就这样我那些最珍贵的书都被翻走了。他们还让我跟他们走,说出书的来源。我说:我不能走,因为家里离不开我。就这样三个恶人强行将我抬上车,他们一边抬,我一边大声喊:法轮大法好!邪恶抓好人啦!

他们把我带到镇里审问我的资料的来源,我不告诉他们。当晚他们把我送到遵化派出所。第二天提审时我仍旧这样说,我想既然已经被抓了,无论他们怎样邪恶,我也不能说一句对不起师父和同修的话。不想到了第十三天,我丈夫和大队干部到处托人,花了1000元将我从看守所买出来,恶人又把我送到了遵化洗脑班。他们要5000元,我丈夫上火生病了。到了洗脑班第四天,我女儿和大队干部又来劝说我,说我丈夫因上火高压达230,我当时动了人情,违心的写了“三书”。从此我每天都陷于苦恼中,心里象压块石头不能自拔。如果有人问我一生中最大的痛苦是什么,那么我一生中最大的痛苦莫过于写“三书”。

我对不起慈悲苦度我的师父,对不起大法。不管邪恶怎样猖狂,我一定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