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西省女子劳教所对我和同修的野蛮迫害


【明慧网2004年6月23日】我于1996年11月4日开始修炼法轮功,当看完师父讲法录相后就感到多年的头昏、腰痛、咽喉痛、牙痛、血压高等等疾病全被清理了,走路一身轻。大法的奇效使我决心修炼到底。当我正勇猛精進修炼时,1999年7月残酷的迫害开始了。当年10月22日我和几位同修坐火车去北京说明真象。

26日早晨,当走到前门时就有一个便衣问我:“你会法轮功吗?”我笑着说:“会怎样,不会又怎样。”另一个便衣说:“你骂一句李洪志。”我看着天笑着说:“大白天干吗要我骂人。”他们就叫我“上车!上车!”一上车就关了一年多。先是被非法关押在前门派出所,几个小时后送到了一个体育馆,17个小时没吃、没喝,也不让上厕所。

警察为了不让我们集体炼功,就拳打脚踢。有一个年轻女同修被几个警察轮流的打,有的拉起来又打下去,有时揪住她的头发狠狠地将头往墙上撞。但只要一有机会她就盘着腿,警察踩的踩,踢的踢,搬不开她的腿就抬起来摔。我和大家一样也被警察踢倒在地上。

到午夜1点多,警察把我送到了石景山看守所,被扒光衣服非法搜身。钱、经文都被收走。我们被迫打着赤脚進了号子,号子小,人又多,根本没法睡。清晨我们坚持炼功,就又被来拳打脚踢。还有个同修被打完后,手、脚被铐在一起,大小便都要同修帮忙。

为了抵制非法关押,我们开始了集体绝食。上午警察们开始对一个个大法弟子们非法提审。当我不讲地址和姓名时,恶警就逼迫我长时间立正,有时谩骂,有时用脚踢。

到11月4日,我被劫持回江西省南昌市,被非法关押在沙子岭第一看守所。2000年元月19日,被以莫须有的罪名“扰乱社会秩序”非法判我劳教一年。

我被送至江西省女子劳教所。管教邱大队长动不动就左右开弓打脸,打得人分不清东南西北,脸也变形。每天要劳役10几个小时,晚上休息时打一打坐或者看经文就要遭受虐待。

那是元月24日,天下着雪,北风很大,因为狱警把同修的大法书夺去撕了。为了讲理,我们就罢工了。邱狱警就罚我们每人面对北面窗口,用刺骨的北风冻我们。为了抵制邪恶的迫害,25日我们开始了集体绝食。最多时有70多人参加。绝食到3天时,陈所长问我为什么绝食,我告诉他被抓的经过,说:“我没有犯法,应该把我无罪释放。”

陈所长说:“那不可能,你这样绝食是跟国家斗,没有用。中国人多得很,饿死了政府也不会管的,我看你们能饿得了几天。”

一天狱警把我叫到二楼问我:“你已经绝食几天啦?”

我说:“10天滴水未進。”

接着他们就用又冷又稀的米汤水灌我。

有次单位领导去看我说:“国家政府花了多少、多少钱买高蛋白营养给你们。”我说:“那是造谣夸张。在劳教所里100日内我绝食50多天,我从来就没打过针,有个别的人被打过针也不可能花那么多钱,而且是劳教所强制打的。”

在劳教的日子里,我见证了最邪恶、最残暴的一幕幕。有的学员被铐在墙上几天几夜不让睡觉,晚上灌食;有的学员被迫害得痛苦地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有的被强行插鼻管而发出的呕吐声,使整个院子都可以听到。整个过程都是很恐怖的。

一天,两个狱医把我倒拖到灌食房,用手铐把我的手反铐在后面,强行灌食,还故意把灌的食物浇在我的衣服上。开始几十天都是一天灌一次,后来一天二次。最痛苦的是把我的手臂向上后背铐在两格铁棍的床头上。手铐紧紧地卡在手腕的肉里,脚也被用绳子捆在床的另一头。这样我就紧紧的被贴在床上。他们用小手指粗的胶皮管从鼻子插到喉咙里,再直插入胃里,有时没有完全插入胃里就更痛苦。

灌完了管子不抽出来。这种不能动的姿势要持续6-7小时,不管呼吸还是吞液,都是刺心的疼痛,整个头不能动丝毫,一动拖在外面的胶皮管重量会磨得喉舌无比的疼痛。被插鼻孔那一边脸面半个头都是麻胀疼痛,二个肩关节也痛得象散了架一样。那真是每秒钟都是在剜心透骨中度过。其实当时的痛苦是没有语言能形容得了的。我默念“难忍能忍”、坚信再苦,我也一定能过去。

在绝食的日子里,我每天坚持炼五套功法,每天坚持面壁打坐。当我吃饭一星期后,恶警就不让炼功。有一次打坐被王大队长看见,就被罚靠墙面壁站,双手往上伸直,手和身体、腿都站得笔直,紧贴着墙,并被揪住头发往墙上撞。

一天二个所长,一个吕大队长,还有狱医几个人11点多钟来查房,见我和同修罗金保在打坐,拉起同修,就逼迫靠墙面壁,接着吕大队长用警棍一顿毒打。接着又来打我,边打边恶狠狠的说:“我看你还打不打坐!就算你最会打坐,我今天就要打得你没法坐。”吕大队长拿警棍在我身上不停地打,有时走过去打同修,打一阵,又来打我,不知打了多久,打完后剧烈的疼痛让我难以忍受,全身颤抖着。我试着让自己全身放松。在师父的呵护下我很快就睡着了。天还没亮我醒了,就马上炼功,炼完动功上床,发现身上一点都不痛。打坐时完全没有痛的感觉。我问同修痛不痛,她也讲不痛。我们清楚这是伟大的师父在为我们无私的承受啊!

狱警用减刑期鼓励犯人迫害炼功人,叫刑事犯每天24小时看管大法弟子。我被三个犯人管我。吕大队长还壮刑事犯的胆说:“你们直管打,我支持你们。”

犯人就无故折磨炼功人,站不让站,坐不让坐。坐在地上装配打火机零件时,腿不能交叉盘坐,她们想方设法折磨我们。刑事犯还有铁衣架抽成一根铁丝抽打大法弟子。看到嘴轻轻一动,她们就打骂相加。

有一同修炼功,被王狱警和吕狱警戴飞机铐时把手骨头给搞断了。飞机铐是两手向背后,一只手从前面肩膀向后往下,另一只手反手背从下往上与另一只手相对铐着。当同修爱人来接见时,狱警说是早上做操不小心摔跤摔断的。

有一同修传经文被吕狱警知道了,就用他的鞋底不停的打她耳光。脸都打变形、变色了。

一年多来,管我们的刑事犯在“真、善、忍”的感召下,在我们善意的讲真象、宽容的相处中,有的对大法都有一定了解,对我们不再无理折磨,知道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狱警就经常换房子,换包夹我们的刑事犯。在劳教所的一年中我搬了20多次房子,换了不少管我的犯人。但还是有人在我们的感化下已经得了法,走上了修炼的路,再也不吸毒了。

2001年2月22日到家里,因传一份师父的新经文给同修,又被抓進沙子岭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在家里也是很不自由的,受监视,哪里出了事都要找我,一到节假日警察就要上门“登访、电视探视”。610头目还叫别人不要跟我接触,等等,还吓唬我说:“你的所做所为我们都有记录”。

====
江西省女子劳教所劳教所现恶人名单:
所长:喻全金,男,
副所长:宋波,女,手机13907090285,办8296345
大队长:洪创华、邱继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