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明慧学校小弟子:我是勇敢的炼功人


【明慧网2004年6月23日】我是曹筱涵,今年七岁。我们全家是在2000年11月得法,那时我还不到四岁。当年12月的时候参加台北法会,也参与了从中正纪念堂到国父纪念馆的游行,走了好几个小时,脚好酸!可是一路上有位声音好听又美丽的阿姨教我念“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不知不觉的也走完了全程,妈妈说我真了不起!

修炼后,我和弟弟的感情越来越好。有一天吃早餐,我和弟弟争一个有小猪图样的杯子。就在互不相让、没完没了时,自己静了一下,想到师父教我们的“先他后我”的法理,当下就把杯子让给弟弟,什么事也没了。

还有一次,我不小心压到弟弟的手指,我想到师父教我们要为别人着想,于是把弟弟的手放在我的手上,并问他:“弟弟,你有没有受伤?有受伤我带你去找妈妈,如果没有很快就好了、没事了!”果然见弟弟笑了。

还记得我念幼稚园中班时,学校教我们用椰子叶做螳螂。弟弟和我各做一个,回家后弟弟的不见了在哭闹着。我想他一定很喜欢,就把自己的让给他,当晚睡觉时看见自己飞起来。

我炼功或发正念时,常常鼻子痒、身体痒、脖子痒,忍不住就东抓抓、西抓抓静不下来。有一次终于忍住,再痒也不动,反而身体变得轻飘飘的,像坐在鸡蛋壳里一样,好舒服!

得法到现在,爸爸妈妈带着我和弟弟去过香港和美国参加过法会及游行,在香港时遇到许多同修不能入关!我们深深感受到谎言的可怕,江氏集团对法轮功的打压竟然延伸到海外,幸好这东方明珠的香港仍然屹立不摇,因为法轮功在香港仍然是可以自由学炼的。

平时我会跟着妈妈做邮寄真象资料或是传简讯的工作,到户外洪法时,则帮忙发讲清法轮功真象的材料,晚上我会自己读或和妈妈轮流读《转法轮》。可是我有时候真的太贪玩了,常常没做好。我想我应该更加精進!

去年的十月,我过了一个大关。有一天,我和几位小弟子玩的正开心时,突然被一位小朋友拉了一下,结果从高高的地方摔下来,肚子重重的撞在铁杆上!我痛的没有力气站起来,这时我心里马上想“没事!”小朋友当时还说“谁叫你自己不小心”,可是我没怪他,我知道他不是故意的。爸爸看到我惨白的脸赶紧抱起我,一躺在爸爸怀里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后来妈妈摇醒我,陪我一起念《转法轮》中的“论语”。好多同修也围着我念。持续一段时间以后,变得好舒服,冰冷的手脚暖和了些,后来突然好想吐,等吐完拉完人就清醒多了;妈妈说我整晚吐了好多次,可是没吐出什么东西,但是我却看见吐出红色的血,上面还有一个个的小点,而且好黏好恶心!第二天我还是痛的直不起腰,整个肚子肿起来,无法行走!一直躺到第三天下午觉得肚子有法轮在转动,有时这儿、有时那儿,好奇妙的感觉!到了晚上我就舒服多了,还能下楼吃饭了。妈妈说一向爱哭的我,这次不但没哭,还表现的真坚强,又不记恨人家,真不愧是个炼功人!

妈妈说:“师父再给你这千载难逢的修练机会,更应该要好好珍惜!”我真的很感谢师父给我这全新的生命,今后我会更加勇猛精進!最后以师父的经文《正念正行》与大家共勉

“大觉不畏苦 意志金刚铸 生死无执著 坦荡正法路”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