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国安非法监视、绑架、迫害大法弟子的情况

【明慧网2004年6月23日】我曾在2001年被大连国安伙同派出所绑架。被绑架后先后见了包括安全局局长在内的4名男性国安。遗憾的是4人的姓名我都不知道。派出所所长和安全局局长只说他们是国家安全局的,没说是哪个地方的国安,但他们曾把我带到旅顺,所以我一直认为他们是旅顺国安。不知道他们和大连公安一处是什么关系。

4人中和我接触次数较多的两人年龄在50岁上下,几次接触后有变化,能看出他们心中的震动,尤其其中一个高个子的,最后一次见面时真诚的说希望以后能有机会跟大法弟子长谈。

另有一人负责做笔录,花白头发,有一个儿子,据称此人负责技术,但事实上他不懂技术,甚至弄不懂文件夹和电子信箱的区别。这个人一般道理能讲通。

局长也是50岁左右的样子,面相不善,很老成,很顽固,对造谣的歪理邪说深信不疑,不像其他国安和警察那样容易被打动。他也常看明慧网,而且好像看的很仔细(能叙述一两个正念小故事、但他一点也不信)。当我不接受他的歪理并向他讲真象时,他就很容易动怒。

国安们很注意维护他们的伪善形象,没对我动粗、拼命展示他们的殷勤和“人情味”,把暴力逼供的事授意给派出所,但派出所不配合时他们也无能为力。

过程中我体会到几点,其实这些方面都有同修在明慧上披露过了。

国安先着力表现他们知道被迫害者的详细私人情况。他们从电话里监听到了很多我家里的信息。见面就问我我家的一些情况,以示他们什么都知道。

就像师父说的,他们的目地就是给我一种他们什么都知道的错觉,试图从心理和精神上的击垮我。

心理霉暗,怕暴露身份:他们始终便衣,不向任何人透露他们的身份。他们和派出所警察一同去绑架我,我呆在派出所的几天里他们也经常出现在派出所,但连派出所的警察都不知道他们是国安,只有所长知道。他们很小心的不透露任何关于他们个人和他们单位的信息,开的是无特殊标记的黑轿车,曾有一次从派出所把我带到旅顺一个旅店的一楼(安了铁栏杆),而没有带到国安局。如果不是有人向我透露、以及后来安全局局长亮出工作证,自始至终我都不会知道他们是谁。

长期电话监听:2001年7、8月以后大连(包括金州)很多资料点同修被绑架(后有消息称是一个学员被绑架后向国安供出了他认识的所有同修的详细情况),其中旅顺国安起了很大作用。他们自称监听我的座机电话、手机、上网记录已有3个多月,对我家里其他人的情况了解非常详细。而且好像已经对我進行了方方面面的消息调查,连我租房的房东的姓名、身份、过去和现在的工作单位等等都比我还清楚。

他们有时会在不经意间向我提到我某次和哪个同修通话时说过的话,并追问详情。我体会旅顺国安在互联网和电脑技术上不怎么样(也许技术高手躲在幕后没有露面),至少在我的事上他们的主要线索是内部学员的出卖、电话监听,而不是网络监控,而那时我上网技术很差,连防火墙都不懂。

另有一点:他们会把他们认为合适的人选培养成特务,前面提到的那个做了错事的学员、有消息称国安训练他做特务。

利诱威胁:国安人员先利诱,说他们女儿的年龄跟我差不多,觉得我可惜,不希望我就这么放弃自己的前途,声称他们已掌握我的所有情况,我对他们来说没有价值,只是希望能给我一个机会,只要我说出一个人就放我,并说他们可以找人帮我办出国(他们在电话里监听到我正要出国)。他们的威胁也很“怀柔”:在我面前叹气,说“这么年轻,在里面呆上十年八年的,出来后都三十多了,多可惜……”安全局局长还编谎说:“×××(后来被判刑10年左右)、×××开始也什么都不说,但后来被送進去之后我们去看他俩时,他俩哭着说后悔了,什么都跟我们说了,但是已经晚了。”(一派胡言)

总体上感觉他们很可怜,一些下层的国安被封闭得没法知道真象,他们有时说的话听起来很可笑、明显是对法轮功缺乏基本的了解,估计是看不到明慧网(当然这只是2001年时的情况)。并且有些人如果能有机会了解真象,应该是可救的。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6/23/7777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