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酷刑展”讲真象细节的一些建议


【明慧网2004年6月23日】今年4月以来,各地同修在许多活动中都采用了“酷刑展”这种方式来讲真象,以真人、模型演示及图片等形式,将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残忍血腥场面,直接拉近到世人面前,引起很大震撼。过几天就是“联合国支持酷刑受害者国际日” (6月26日),很多地方的同修也有打算以这种方式揭露迫害。在此,将在前几次举办“酷刑展”中的一点体会和建议提出来,与大家商榷,希望我们的活动能办得越来越好,更好的达到救度众生的效果。

1、从几次活动的经验来看,酷刑展最好有一个导演,从展示的内容到要表达的内涵,从化妆的风格到场景的布置,以至演员的更替等都做好统筹安排。酷刑展要表达的内容是很丰富和复杂的,而演员尤其是临时加入的演员,不一定对活动的整体效果有过深思熟虑。那么必须有人对整个活动从宏观到细节负起责任来,并与每个参与的演员探讨,使活动整体风格协调一致,真正的反映出我们要表达的内涵,同时也可以避免活动过程出现混乱。

2、我们以真人演示酷刑,给观众造成的视觉震撼是很强烈的。国内学员所遭受的残酷迫害,有很多我们根本无法展示出来,但是这些能表现出来的,应该足以打动人心。然而要真正达到反映出国内迫害的惨烈程度和法轮功学员面对迫害金刚不动的精神风貌,对我们参与演示的学员要求是很高的。面对酷刑和迫害,作为大法弟子,我们应该怎样认识,怎样对待,我们在法上的理解和我们的修炼状态都会在演示中反映出来。如果真的身处魔难中,我们怎么做?比如在扮演被酷刑折磨时,如果只是低垂着头、奄奄一息的样子,虽然能表现出迫害的残酷,但是能否表现出大法弟子的尊严和威严的一面呢?有学员表示芝加哥的活动中曾展示的两幅油画(反映长时间吊打和老虎凳的酷刑),在这个方面表达得就很好。

3、演示酷刑相当于舞台表演,而且是极其严肃的主题。但是当我们认为周围没有人看时,会容易忽视它的严肃性和规范性,比较放松,如扮演受酷刑的学员和扮演警察的学员说起话来,或其他学员与演员说话,讨论酷刑展哪些地方应该改進等等,场面就会显得不正规。可是那些开车或走路匆匆而过,被我们忽视的人们也在观察我们。也许那些人只有这么一次机会看到法轮功学员,看到我们用以讲真象的酷刑展。那我们给他们留下了什么样的印象呢?

4、酷刑展示时,最好有学员(西人学员或有受迫害亲身经历的学员等)在旁边做解说,帮助观众了解真象,这样可以避免做演员的学员不得不同时充当解说。不然的话,惨遭酷刑的学员或施以迫害的恶警突然介绍起酷刑的来龙去脉来,可能会让展示的整体效果大打折扣的。

5、一些细节的地方也可以改進,如要帮助保持展示的真实感,化妆时,最好在比较回避的地方進行;化妆师不要在演示过程中给演员补妆;换下来休息的学员,在没有卸妆之前,不要到处跑。场景布置时,要注意背景的协调性,不协调的背景会破坏酷刑展的整体效果。还有,同修出于关心,常会去问演员要不要喝水,吃东西,换人等等,虽然是好心,却可能无意中影响展示的效果。

6、酷刑展过程中没有参与表演的学员并不是局外人。我们以什么样的心态来看展示既会影响演员也会影响观众。虽然我们做的是演示,可那背后是国内同修们真实的以生命和鲜血为代价的付出。以老虎凳为例,国内有无数学员遭受过这种酷刑。因以电视插播形式向民众讲真象而被迫害致死的刘成军就曾在铁北看守所被强制坐老虎凳52天。在这样的残酷迫害面前保持着大法弟子的坚定正念是非常了不起的。如果我们以庄严的心态来对待这一切,世人也必会对大法和大法弟子心生敬意。

上面所提到的大多都是一些技术上的细节,可是这些决不仅仅是技术问题,而是与我们的修炼息息相关的。在讲清真象、救度众生的过程中,仅靠技术手段解决不了问题。我们在法理上的认识,心性上的提高,心态是否端正,会反映在活动的点点滴滴上。比如说,酷刑展和我们做的其他项目一样都存在着协调问题。大家常常是你也有一个好主意,我也有一个好主意,但是这些好的主意放在一起并不一定效果好,可能由于风格不同而起着相互抵消的作用。在这样的情况下,真正要协调一致,更好的发挥讲真象的效果,就要靠我们在修炼上提高,在心性上升华,才能做到。我们关心国内承受着巨大压力的同修们和众多需要救度的世人的心有多纯净直接影响着活动的效果。

酷刑展是讲清真象的有效途径,所引起的反响和达到的效果都很好,不过要不断完善这个方式还需继续努力,因为要真实的反映出中国大陆的严峻情况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师父在经文《致欧洲圆明网》中说“中国大陆大法的情况是不能不报道的,特别是被迫害致死的与迫害中所使用的邪恶手段,要作为重要内容报道”。要全面揭露迫害中所使用的邪恶手段,需要世界各地的大法弟子们都来开动脑筋,想出更多有创意的方式,更好的讲清真象,救度众生。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