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拉克人和中国人 谁站得更直?


【明慧网2004年6月24日】去年6月,陆军准将詹妮丝.卡宾斯基(Janis Karpinski)被任命为美军驻伊拉克第800宪兵旅指挥官,并奉命管理在伊拉克的监狱。卡宾斯基准将成为伊拉克战区的唯一女指挥官。她在1991年的海湾战争中有不错的经历,并且对这一新的任命充满信心,尽管实际上她并没有管理监狱的经验。

不过仅仅7个月后,也就是2004年1月,卡宾斯基准将就被免职了。与此同时,一场针对美军管辖的伊拉克监狱系统的严格清查,在伊拉克战区的美军高级指挥官利卡多.桑切斯(Ricardo S. Sanchez)中将的授权下拉开了序幕。

这一切的起因,根据《纽约客》(New Yorker)杂志的报道,源于24岁陆军军士约瑟夫.达比(Joseph M. Darby)的“愤怒”。当达比亲眼目睹了美军的一些士兵虐待伊拉克囚犯之后,良知驱使他把一张揭露虐囚恶行的小纸条塞进了美军刑侦部探员斯科特.波拜克(Scott Bobeck)的门缝,随后他前去宣誓作证。

此后不久,美国的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于4月28日播出了部分虐囚照片,顿时令美国和全世界的舆论哗然。5月6日,布什就虐囚事件向阿拉伯世界道歉。

一时间,美国所有大小媒体以及几乎全体民众,同声一致谴责虐囚恶行。不但如此,世界所有的国家的政要、民众、媒体,也都纷纷严词抨击虐囚丑行。

不过,达比和美国媒体如CBS的行为却不免令人费解。因为以当前美军在伊拉克的情势而言,达比和《纽约客》、CBS等媒体的“揭短”行为,对于美国军队来说,无异于雪上加霜,而其“玷污国家形象”的行为不能不令人怀疑其与“海外反美势力勾结”。然而,多数美国民众似乎对这些并不在乎。尽管由于虐囚案的曝光,伊拉克局势的前景令人担忧,但陆军军士约瑟夫.达比却受到国防部长伦斯费尔德(Donald Rumsfeld)的表彰,而且军方甚至考虑给他颁发一枚勋章。由于《纽约客》对达比专访,达比已成了许多美国民众心目中的真话英雄。媒体报道达比的母亲布兰克(Blank)为儿子感到自豪:“说真话,永远对自己说真话,对你的国家说真话。我认为他这三个方面都做到了。”

然而,对自己的国家说真话,似乎并不总是受到欢迎的。

在去年萨斯(SARS)肆虐中国期间,卫生部长大人宣称SARS在国内已得到控制,没有蔓延。少将军衔退休老军医蒋彦永大夫挺身而出讲真话,对海外媒体揭露了疫情,迫使当局对民众公布疫情,直接挽救了千万中国人的生命,间接拯救了中国与世界。被海外华人媒体誉为“中国人的脊梁”的蒋大夫长着能自由说话的嘴,却总是令某些人不痛快。终于在今年6.4前夕他被带走,至今下落不明。原因是蒋大夫第二次讲了真话:他揭示了89年“6.4”许多鲜为人知的真相,并呼吁为“6.4”正名,还死难者、还历史、还人民、还良知以公道。由于蒋先生拒绝“认错”,6月20日父亲节,蒋老先生的子女们只能遥祝父亲平安。

另外还有几个说真话的普通中国百姓,遭遇更悲惨。

重庆大学女研究生,28岁的法轮功学员魏星艳,因为被怀疑在校园里放了有法轮功字样的汽球和条幅,而被关押在沙坪坝区白鹤林看守所。5月13日晚,一名警察当着两个女犯人的面强奸了魏星艳。然而在互联网上披露此事的5名法轮功学员却在2004年2月被判刑入狱;当局以“玷污了政府的形象”为由,分别将陈庶民、卢正奇、袁湫雁、黎坚、殷艳5人判以5年至13年不等的徒刑。

在2001年8月联合国人权与发展会议上,国际教育发展组织向会议提交了天安门自焚案的分析录像带,并明确指出这一自焚事件是由江泽民当局精心策划而栽赃嫁祸法轮功的谋杀。2003年11月,分析天安门自焚案重重疑点的英文记录片《伪火》,以其严谨求实的风格和对黑幕的曝光获得第51届哥伦布国际电影电视节荣誉奖。

然而在中国,首次突破新闻封锁向广大民众披露自焚伪案黑幕的法轮功学员,其遭遇和披露美军虐囚案的哥伦比亚广播公司相比却大相径庭。2001年3月5日晚8时,法轮功学员在吉林省长春市有线电视网络的八个频道插播了法轮功真象电视片,揭露天安门自焚伪案。依靠百姓,即纳税人血汗钱经营的国营媒体,这一次被迫向纳税人播送真象而不是谎言,被迫还给民众应有的知情权。然而江泽民却密令对参与插播的法轮功学员“杀无赦”。在随后对法轮功学员的大搜捕中,至少有5000法轮功学员被关押,15人被非法判刑4至20年,至少8人被虐致死。其中,参与插播的侯明凯在被抓捕后两天内即被迫害致死。被海外媒体誉为“当代英雄”的插播者刘成军,在经受了一年九个月残酷的牢狱折磨后,于2003年12月 26日离开人世,其尸体在7个小时内被警察强行火化。

近几年,我们的媒体、我们的民众被鼓励最大限度发扬人道主义精神,关怀南斯拉夫的人权、阿富汗的人权,关怀伊拉克的人权,这本来是值得称道的好事。然而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我们被禁止关心中国老百姓自己的人权——国内媒体不得报道受地方干部欺压而生活无路的三峡移民、不得随意涉及下岗工人、被强行拆迁户的悲惨境遇,网民不得谈论法轮功,被封锁的海外媒体报道法轮功学员遭虐杀、刊登六四死难回忆是别有用心,如此等等。还有领导告诉说,我们不能套用外国的人权标准,中国的国情特殊。我总感到很困惑,南斯拉夫塞族人是人,阿富汗人是人,伊拉克人也是人,中国的国情再特殊,难道中国人就不是人了?凭什么中国人就下贱,就不能享有和洋人同样的人权?

受到凌辱的伊拉克人,听到了美国总统就虐囚事件的公开道歉,至少这是一个姿态。

然而遭到酷刑和虐杀的中国人听到的是什么呢?

- 十五年前,在「六四」后的一次对外记者招待会上,海外媒体记者向刚刚上台的江泽民提问,当问及一参与「六四」的女大学生在服刑期间被轮奸时,江泽民立即回答:“她是罪有应得。”

- 在今年第60届联合国人权年会上,当中国驻联合国首席代表沙祖康被记者问及:你说中国目前是人权状况最好的时期,为什么法轮功学员被关在精神病院注射伤害神经的药物?他的回答是“他们活该”。

- 今年4月16日,31岁的武汉法轮功学员黄曌,被公安劫持毒打致死,当海外记者电话询问责任单位硚口公安分局时,一科科长金志平说“她是该死的”。

自江泽民而下大小官员的态度很明确:虐伊拉克人令人发指,虐中国人活该!从上小学的时候我就相信,中国人民50多年前就“站起来了”,可现在总不免有点疑惑起来。因为根据我们的媒体报道,目前即使受世界关注的伊拉克,其人权道路尚且任重道远。那么相比较而言,我就总觉得中国人好像站得并不是那么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