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北京部分弟子回忆师父传法时的故事(三)


【明慧网2004年6月25日】

6.“把法轮都练变形了!”

1993年底,师父在北京二炮礼堂办学习班,张立英去参加了。

她座位旁边有一位小伙子,一看到她就说她的腿做过手术。她很奇怪:这只是一个多年以前的小手术,她又穿着很厚的裤子,他是怎么知道的,一问原来他早就练其它气功开了天目。

上课时,小伙子经常告诉她:“这位老师可不一般!身后有万丈金光!”“这个会场里不只咱们在听,”用手指着大厅上空说,“那儿坐着一群穿古装的人,那儿坐着一群穿西装的人……,都在恭恭敬敬的听。”

下课后他们一起出了礼堂,小伙子说:“这位老师是我遇见过的所有老师中讲得最清楚的。但我以前的功已经练了好多年了,冬练三九,夏练三伏,我不能丢,还是得练我以前的功。”

第二天课上,张立英听师父说:“有人就这么讲还是不听,回去还练以前的功,把法轮都练变形了!”

7.耳聋与罗锅不知不觉变好了

1994年1月,孙秀兰已经70多岁了,她参加了师父在天津的学习班。

由于从小患伤寒,落下了耳聋的后遗症。长年的劳累又使她变成了90度的罗锅。

师父开始讲课了,可是因为耳聋,她怎么使劲听也听不见。心想:“老师讲什么呢?我也听不见呀!”正在着急,师父说:“有人耳朵听不见,我现在就让她听见。”随着这句话,她的耳朵就能听见了。她认真的听着,师父的话句句都入了心,越听越爱听。到师父下课,她才高兴的环顾四周,感觉很异样,就问身边的学员:“你们看我是不是长高了?”学员告诉她,不是长高了,是罗锅直了。”她不相信,别人也这样对她说,她看看自己,还真是罗锅直了!

8.女记者难以纠缠师父

学习班结束时,很多记者想和师父照相,一些女记者肆无忌惮的挽师父的胳膊。孙秀兰在不远处清清楚楚的看到,师父既没有做任何让她们下不来台的动作,也没由着她们胡来,每次她们挽住师父的胳膊时,师父一动不动的站着,并没有抽出胳膊,可她们每次都挽空了。

孙秀兰心想:“这位老师真是正派!本事真大!我就学他的法了!”

9.“咱们这都是缘分化来的。”

1994年5月,孙秀兰又参加了长春学习班。来上学习班时,别人占了她的座位,她就找了一个小板凳,坐在第一排之前的正中间。师父看看她笑笑说:“咱们这都是缘分化来的。”

别的学员总想多见师父,就经常在入口等处守着,可是师父总是从不知什么地方就进出会场了,现在我们明白师父不求名,也不让学员执著对师父的感情。孙秀兰从来没有堵过门,却总是在不经意的时候巧遇师父。每次师父总笑笑说:“咱们这都是缘份化来的。”

后来她做了一个梦,梦中自己是一位年轻的清朝公主。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