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610不法之徒和本单位不法官员迫害的遭遇


【明慧网2004年6月25日】我是1997年修炼法轮功的,得法以前我是一个为私为我的人,与别人发生各种矛盾中受到极大的伤害,一旦不符合自己的心愿的事出现,心里就产生一种严重的厌世的念头,心胸狭窄,不为家人着想,今天不想活了,明天不想干什么了,总感觉不如别人过得舒服,为了自己过得如何好,还不断的求人烧香。

白花了不少钱,结果连孩子也不想看了,就想一了百了,就在生死选择的时刻,也就是1996年腊月一天偶尔遇上了一个几年不见的老乡,在谈话间她给我介绍法轮大法,知道了大法教人向善,是人生在世的真正意义。但当时的我思想就是麻木,根本不信也不想在人生长河中怎么样,所以没说什么。后来过了十几天,老乡来我家找我,给我捧来一本《转法轮》。那时我还没有动心来学,一直拖到3个月左右,我这个老乡又来劝我。当时,我愿意听她讲得法经过,就在她的慈悲中,我感动了,她走后我毫不犹豫的拿起了这本书,我就一页一页的读了起来。

有一天,我仍记得非常清楚,我在洗衣服时突然觉得自己是世界上一个最幸福的人,从那时起我脸上有了笑容,从精神上和身体上象变了一个人一样。以前有3个不说话的邻居,还有两个小姑子和婆婆已有4年不说话了。就在一本《转法轮》没读完时,大法的法理使我明白了做人的道理,我就主动的去找她们,她们热情的招待我,和我一起说笑。我感觉她们象变了一个人一样。我更觉得大法神奇,以后我相信大法,相信慈悲的师父。我就踏踏实实的走上了修炼之路。

修炼不到3个月,丈夫因工作失误给单位和家庭带来了不少的损失。正常的工资不给了,只给一百多元的生活费。当时我守住心性,按大法的要求去做没有任何言行伤害他人。出了问题向内找,内心也不怨恨他人。虽生活上不如以前宽松,但是现在生活愉快,精神没有一丝顾虑。这一切一切都是大法给的,亲朋好友都是间接受益者。单位的领导对我也好了。同事对我就象姐妹一样。

可惜好日子过了两年多,这两年多比以前30年都有价值。就在1999年7月20日,风云突变,江泽民不分青红皂白一夜之间把救度世人的好功法打成了×教。把1亿多修炼“真、善、忍”的好人推向了政府的对立面。当成了敌人,说打就打,说抓就抓,判刑、劳教、子女不让上学,不让当兵,株连九族。当时我们真的不明白,这到底是为什么?就是觉得自己心里消沉,又好象自己是没娘的孩子一样。

在这痛苦的日子里。我忍不住就去了北京上访,向国家领导人讲法轮功的真象。谁知道那里的警察象土匪一样,凶狠的抓我们。把我们拉到天安门警备区的破房子里。恶狠狠的象对待犯人一样对待我们。当时我还以为以前人民警察为人民当家作主呢。向他们讲真象如实的说了姓名、地址,下午就把我们拉回,关進了拘留所。关押了8天家人把我们接回家。谁知后来他们还是一次一次的找我,让我写所谓的保证书,我坚决抵制。

我单位领导被上级下达的命令指示,不分好坏,人家对他恐吓,就配合他们打骂我,强迫写保证书。在2001年单位又送我去洗脑班交500元钱。在洗脑班不分白天晚上让我们看污蔑大法和伟大师尊的电视录像,逼写保证书。家人,朋友每天去看我,劝我,后来单位和亲友看我不写,举手就打。610想办法找了一名邪悟者,(她现已经悟回来了),她和610的配合8天后把我折磨的神智不清时写了所谓的保证书。到家后的第二天,我脑子清楚了。一下子就知道自己错了。一想师父是来救我们的。我现在的生命是师父给的。师父让我们修“真、善、忍”。我怎么可以说假话呀,怎么就听了她的话了。想到这,我马上去610撤回所谓的保证书。可610的人不但不给还通知了我的家人和单位。家人和单位的人一起折腾我。单位不让我上班,让家人看着我,那时我才真正认识到江泽民的邪恶。

我又去了北京,还没有来得及证实法。就被家人发现。后又被带回家。被610的知道了就把我送進看守所,那里还关押着几名同修。看守所的管教受610指使,执法犯法。我们向他们讲真象,他们不听,还是那样残酷折磨大法弟子。我们就绝食抗议。到了第七天他们看我们不行了就通知610,610就通知家人拿5000元钱来接人。家里只好拿了5000元,可是不给开发票或其它的证明。

2001年,一天县公安局的人找我,说是到我家查查有没有大法的材料,我说没有。他们硬把我拉上车。到家里拿走了一本大法书和法像,还有一份真象材料。后又把我带来公安局,到了公安局家人也来了,见我就打我。家人向他们保证让我说出真象材料是谁给的。还要家人打了一个现金欠条才让我回家。

到家后我有三天三夜没有休息,丈夫单位也来了人,亲属也来了人打我。被610逼的无奈的家人和亲友就喝起了酒,哭着求我说,任凭他们怎么逼我,我就是心不动,就不让邪恶钻空子迫害其他同修。到了第三天的晚上10点多,他们见我不说,也就罢了。终于我堂堂正正的闯了过来。

在2001年3月,县610又让单位通知我進洗脑班强制转化,我想再也不让邪恶迫害我单位及家人了。就外出了几天。一星期后我回家了。可610和单位不让我上班。让家人看我,使她们也受到了心灵上的迫害。整天对我没好气。那时的滋味真不好受。一天,我就背着女儿,写了一封信留在家里,当天就去北京了上访了。刚到天安门,警察就抓到我们。把我们连打带推,推到警车上。把我们拉到警备区,那的警察象豺狼一样,对我们猛打猛踢。那里关着一屋子的大法弟子,个个浑浑身是伤。后来他们把我们拉到一个县看守所。那里也是如此邪恶,他们利用杀人犯来打大法弟子。逼迫我们说出姓名、地址,还给我们照像。我一直没说,邪恶之徒又让家人来找我,被家人认出了我,还哄骗说让家人带我回家。我被他们欺骗了,他们邪恶的目地达到了。我就绝食抗议非法关押,那里的警医更惨无人道,灌食先打耳光,用脚踢胸部,然后让犯人插管灌食。整整折磨了我们10天,后来又骗我们说释放我们,当地610、单位、公安局又把我们送到本县看守所。

610伙同看守所所长赵××贾××,让不理智的管教犯人打我们。第二天棍棒、打耳光、打得脸、胳膊、腿肿得青紫。同号的姐妹们看他们如此的狠毒吓得直哆嗦,每当管教喊我们名字时,她们就替我们担心。在看守所被关押了一个多月,我们没吃一口饭。他们就每天插管灌食,灌的是玉米粥,半生不熟,再加上由几个年青的犯人,先把我们反背铐上,按倒在地上,我们不配合,贾××就把我们的鞋脱下来打我们的脸。有一个同修每次插管鼻子喉咙都出好多的血。有一次一个同修不配合,狱医郄××一掌把她的一只白眼珠打的血点红。每次灌完后怕我们呕吐就把我们反铐在铁笼子上铐半天。我们在看守所被非法折磨了40来天,还不让家人见,他们见我们死也不写保证书就无法无天,也不通知家人就把我们劳教了。走那天早上贾恶警伪善的还很着急的说你们胜利了,我们怕你们了,放你们回家了。快快收拾东西。我们当真了。同号的姐妹们也帮我们收拾东西。公安局的赵××恶警还假惺惺的说:看你们瘦成这样子了。

出了大门就见一辆大警车,上车前他们还说送你们回家。上车后让我们签字才知道我们又上当了。我们不签,他们替我们签的。这样我们被无辜的非法劳教了。進了劳教所的大门,就有一个吸毒的女犯人,不由分说的破口大骂,不一会上来十来个女犯人,张口就骂,轮换打我们。到晚上不让我们睡觉,逼所谓的转化。

我在劳教所遭到了非人的迫害。呆了12个月,被严管了11个月。恶警把我们坚决不转化学员的关進严管班。让不理智的吸毒犯,卖淫女替她们行凶使恶。

期满后,县公安局赵××610张××,单位的不法人员从劳教所出门哄骗我一直骗到X市的洗脑班。610张××说这是转化基地。不打人教育转化。到时接你回家。進院那的恶人把我双手铐在大柱子上。晚上11点左右就由4个四五十来岁的男人就开始行凶逼我说“不炼了”。不说就动手打。四个人轮换打,一直打得我昏迷不醒了才放手。白天他们睡觉,环境好象很平静。第二天晚上照常如此。打人时变招打。用手打耳光,皮带抽。用很厚的书打脸,最后用胶皮棒打下身。由于单位的不法人员受江泽民的恐吓。恨不得让他们一下子把我整得不炼了,免得他们受牵连,就互相勾结。在他们无人性的迫害中,我的脸被打的变了形,腿动不了,使我失去了活着的信心。他们看到我的状态,吓得不逼转化了。但是又百般刁难,饭不给吃饱,还每月交1000元的生活费,白天除了干活就看污辱大法的录像,还被逼坐在蚊蝇多的地方,让它们咬。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我们十几个同修绝食抗议十几天。

在2002年11月,我们都闯出了魔窟。在回家的不长时间县公安局赵××带一伙人闯入我家。这次在师父的呵护下还有家人用正念保护了我。2003年大年三十,县派出所的恶人又来我家骚扰。2004年1月的一天又来家骚扰,找材料。现在610和单位还不让我上班,但我也不怨恨他们。他们也是受江泽民的伤害。但是对于我来说,如何做一个真正修炼的人来说一定要按“真、善、忍”的要求去做。用自己的一言一行来证实大法。救度世人与众生。按师父要求的去做:“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象、用慈悲去洪法与救渡世人,这就是在建立觉者的威德。”(《理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