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与昔日同修交谈录(二)

【明慧网2004年6月26日】(续上文)

二、有求之心能求到什么?

在走不出来、不炼了、走向反面的人中,有一种心表现得相当突出,那就是有求之心。这,基本上又有两种类型:一种是执著常人中名、利、情的追逐,修炼之意已经较为淡漠的一类人;另一种是修炼之意尚存,也明白只有通过修炼才能去天国世界,但舍不掉人中的既得利益,吃不得魔难来时的修炼之苦,即做人时的短暂利益放不下,做神的好处也想求。这两类人不管如何费尽心机,使出全身解数去求,最终的结果必然是竹篮打水一场空,什么也得不到。

1、追求常人中的名、利、情,能求到什么?

咱们先来看个例子:陈斌(音)。我是在劳教所被逼和警察、普通劳教人员一起看他那次在电视上令人作呕的表演的。节目一放完,我就说:大家看清楚了吧,这位当了十几年处级干部未能爬上去的陈某,念念不忘的是想升官。虽说也曾修过法轮功,但升官的念头更是根深蒂固。这次迫害一来,劳教所内强制性洗脑,修炼的心被压進了深层,脑子也洗糊涂了,想借攻击法轮功来官复原职、甚至往上爬个一级两级。这种官迷加犹大型的人说的话,你们能信吗?谁信,我就说这人有点不清白。还有常人也说:陈斌是个典型的官迷。没有人出来说陈斌说得有道理。警察也不多说就走了,讨论草草收场。连常人也能看出陈斌的求当官之心,你说,这个人有求之心有多重?这不昭然若揭了吗?

求当官、求升官,求到了又怎么样呢?老百姓说:今天中国,无官不贪。这话虽说有些过份,却也道出了中国的基本现实。即使象陈斌这样的人,官求到了手,也很难做一个好官。一个原因是他个人所受的××党的教育在他头脑里形成的那一套思想观念;再一个原因是,即使他有志做一个好官,也很难。这里有个故事:有一位老纪委书记听说他以前的一个老实巴交的部下也成了一腐败案的一员,有点不相信,就单独提审此人。此人痛苦流涕的说:我一开始并不愿意参与贪污,可他们就派人来警告我,我如不干就杀我全家,我也只好随他们干了。这个故事告诉人们:在今日中国的许多地方,想做好官、清官的环境都不存在了。

升官就是要发财,那发了财又怎样呢?当你陷入官场旋涡中时,在残酷的政治斗争中,你可能今天是坐上宾,明天就是阶下囚。再假设,你平安无事熬到了退休,官也当大了,财也发得不少,可身体垮了,活力没有了,无常一到,一切官名、财禄一概带不走,那作坏事造下的业力却是炼人炉里的那把火烧不去的,它却决定了你真正生命的去处。康生就是一个例子。靠整人、搞阴谋爬到了××党副主席的高位,文革中捞的国家级文物已使他堪称中国头号大富,可他临死前在病房里,经常看到的是来向他索命的冤魂。每晚,他不让关灯睡觉,不让身边的看护人员离开一刻。即使这样,他还时常被索命的鬼魂吓得大叫。死后,连××党也没有放过他,对他的罪恶予以一定的追讨。但他的元神该受到什么报应呢?那可不会象是人世间的这么简单了。

人世间的一切所求都是虚幻。人生再长,也不过百十年;在生命的长河里,真是瞬间即过。名是虚的,感受而已。即使是某些实物,例如房子、车子、票子等等,你又能享用多少?无常一到,你又带不走;留给后人、亲戚朋友,还得看他是否有福消受;如没有,可能反成害人之物。而你自己却因为得到了不该得的,伤害了别人,侵占了别人的利益,所造下的业力,不管你认可不认可,最终都得在吃苦受罪中去偿还,除非修炼。可就是修炼了,你也得偿还一部分,还得看你能否遇到名师,是否有修炼的机缘。世人不悟,错把求来的祸当成福。陈斌就是一例。他不是以中国名牌大学的毕业生、十几年的处长资历自傲吗?本想借对法轮功反戈一击来逃避劳教、来官复原职、甚至升官、出名;可是这种不齿于人类的行为、表现出来的人格,连劳教所里的恶警、小偷、抢劫犯、吸毒犯等都瞧不起,说的话连他们都不信,你说这出得了个什么名?又求得了什么,又失去了什么?

清醒吧,陷在名、利、情的满足感中难以爬出来的昔日同修们。

2、认不准去天国的路,能求到什么?

关于那些曾经修炼过法轮功,在邪恶的镇压运动之后,尤其是在强制洗脑之后,放弃大法、转向其他宗教法门寻求精神寄托的昔日同修,我们先谈谈之所以发生这种情况的背景。

海内外常人中的许多有识之士,早就明确指出××党是典型的邪教组织(限于篇幅,本文不详述),其精神特征、组织特征、行为特征无不符合公认的邪教性质。××党掌握的国家政权是典型的以精神控制为主要特征的极权政治。虽然标榜以马克思为老祖宗,但没有一个××党极权国家的最高统治者真正完全按着马克思那一套做的。因为马克思那一套对他们来说,搞正的不行,搞歪的邪的还不够。尤其在中国,××党夺取国家政权后,所谓的三代领导人,没有一个不是按照自己的那一套来愚弄人民、糊弄国家的。他们的一个共同特点就是,整个国民的思想、行动不能偏离他们指定的范围,离开了他们所划定的圈子,就有可能遭到镇压,不管这些人原来处在什么位置。文化大革命、六四事件、镇压法轮功,都带有这个特点。而镇压法轮功,则把××党当时最高的极权统治者江泽民的阴毒、无耻、邪恶的本质发作到了顶峰。镇压一开始就知道师出无名,就搞阴谋,偷偷摸摸的准备、突然发难,其理由是全部建立在谎言、谣言的基础上的。其对法轮功学员个体的镇压行为更是史无前例的,无耻残暴的肉体摧残、肉体消灭、精神洗脑、精神摧残。这场镇压的实质是妄图摧毁人类的道德良知的基础。试想,自古以来,人类的哪些美德不是包含在真善忍这三字真言之内呢?人类要是否定真善忍,那就等于把自己和自己老祖宗的好东西都否定了。

在这场镇压中,古时属于正教的、后来被中国官方收编了的宗教中,许多打着宗教的幌子、实质是为虎作伥的宗教痞子、钱客政客,也起了很坏的作用,毒害了许多人。实际上,在现在中国,宗教界中真正在修炼的人很少了,好多都是在末劫时期发宗教财的人。在中国大陆,宗教中的头面人物是以科级、处级、局级、乃至国家政协副主席身份来排座次的。这里哪还有一点正教修炼的意味?有的宗教头面人物甚至公开叫嚷要与××党与时俱進。××党干的是满足少数人无底欲望的祸国殃民事,你怎么个与它与时俱進?正教修炼的最终目标是真修者返回天国。现在大陆的宗教界有几块干净的地方?实质上,表面的宗教系统已经纳入了××党的统治体系、邪教系统里去了,已成为其一部分了。所以,在洗脑班里,恶警在用各种酷刑“转化”不了某些法轮功学员时,就搬出了他们武库中的另类武器,某些宗教的书籍来引诱这些学员妥协,放弃能真正救度其生命的法轮大法。有的人至今还没明白过来。其实,只要稍微理智一些,就不难明白,为什么这些丧失了人性的人认可这些所谓宗教书呢?如果这些书也是叫人向善,那他们为什么在认可这些宗教书时为什么就不因此而稍微有一点善心呢?问题的实质在于,恶警在另外空间的邪恶生命操控下,就是要让你失去对能真正救度你的法轮大法的正信。它们知道其它宗教在现在根本就度不了人了。所谓改信其他宗教,其实是选择自毁。

当一个昔日的大法修炼者,以转入宗教来满足恶警的“转化率”时,你岂不是转化進了××党的邪教圈子里去了吗?不过是换了点花样,披了一块遮羞布而已。实质上和上文提到的陈斌为了当官而“转化”没有本质上的区别。都掉進了××党允许的思想圈子里,你哪里还找得到多少真正的自我呢?中国大陆宗教界的现状,和所谓宗教书籍已被恶警当作“转化”的武器这种现实,不正说明,现在的宗教已不能真正度人了吗?

再退一万步说,假设还有某些宗教能够修炼。佛道两大家,佛家修善、道家修真,其实都要修“真、善、忍”,都要求修炼人的心性要高于常人。对中国大陆发生的迫害,许多有正义感的常人都能站出来说句公道话,指责这场惨无人道的迫害,要求停止迫害、法办元凶,那么你们这些曾经得过大法和师尊给你们许多好处、甚至至今还在享受这些好处的人,在大法蒙难之时,不但走不出来,还按照邪恶的指挥去修其它所谓的宗教,岂不是默认、纵容邪恶的迫害吗?岂不是助纣为虐、协助迫害你的人去害别人吗?典型的为虎作伥行为。那么,有哪一个天国世界的主会欢迎这样心性的人去当众生呢?你连人的最基本行为准则都做不到,那天国若都是象你们现在这种心性的人去那里,那还叫天国吗?这可能吗?

再想一想,镇压洗脑后,走不出来的、妥协的昔日同修,是谁采用各种手段引诱、逼迫你放弃修大法而去修其它所谓的宗教呢?不正是××党邪教系统吗?你按照它安排的路走了,你就得听它的,它是没有天国世界一说的,你修什么,你修到哪去?表现形式有多种,实质上就是不让你修成,别说现今世界没有任何一门,除法轮大法外的其它能真正度人的修炼法门,即使有,这个邪教系统也不会让你去真修炼的!这是历史和现实已经告诉了我们的结论。

不管是求人中的名、利、情,得到人生过程中的各种感受的满足,还是寻求遮羞布,寻求短暂的精神寄托而走向其它宗教的,说白了都是在走××党邪教安排了的路,它同意了你的人生可以这样过,你就得在它划定的圈子里转,它是没有前途的、短暂的得势、短暂的疯狂逃不脱必然的解体毁掉的下场,这不是人力所为,乃是天理使然,不然的话,这宇宙,这人类社会怎么生存发展下去。昔日的同修,该醒悟了,快点找回真正的自我,不要陷在××党邪恶圈子里爬不出来。那是自毁呀!太危险了!

(待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