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接见证人讲出张雅丽等三人被迫害致死的真实情况

揭露郑州十八里河女子劳教所的残酷“转化工作”

【明慧网2004年6月26日】

明慧编辑部的同修们:你们好!

我叫范金平,是2001年2月14号被南阳市邪恶的610送到郑州十八里河女子劳教所的,我想就张雅丽、张保菊、管戈她们三位同修的被迫害致死的真实情况向你们反映一下,以便于你们能够对事情有一个更全面的了解。把我们的明慧网办的更好。

我曾和张保菊、张雅丽、管戈同在郑州十八里河女子劳教所劳教,在二大队被非法关押,张保菊和管戈是2002年的10月份从3大队调到2大队的,张雅丽是2003年2月份从4大队调到2大队的,我们一直在一起。那时邪恶黑窝里的迫害已经疯狂到了顶点,惨无人道的酷刑折磨大法弟子。以所长吴红儒为首的黑手已经开会研究好,要把全所所有的不转化的大法弟子,统统酷刑折磨到人人写转化书,否则一个也走不出劳教所大门。我们一下子变成了无期限[关押]了。

2003年的4月10号,管理科姓尚的一位科长,老家大概是东北人吧,跟管戈老家都是东北人,出于老乡吧,私下告诉管戈说这次不转化不行,不转化就出不了劳教所大门;隔了几天二大队队长姜艳玲把大法弟子白娥单独叫过去谈话,谈到最后同样告诉白娥这样的话:不转化一个也走不出劳教所的大门;还有队长应美玲同样告诉白娥这样的话:不转化一个也走不出劳教所大门。

2003年4月22日,邪恶黑窝成立了强制转化组,它们是从3队开始下手,因为3队法轮功人多,我们这几个队法轮功人少,我们2队同修知道3队同修12个人一个都没有承受过来,包括非常坚定的人。所以我们就想到了邪恶肯定用了非常狠毒下流的手段,要不然不会连一个人都走不过来。我们有的时候在一起切磋这件事情,也想到了怎样抵制邪恶对我们的迫害,当时我们就是那样想的——宁可死也不能向邪恶写一个字。

因为我们不能经常在一起说话,我们就找机会在一起切磋交流。保菊说:“我们不能看着邪恶把我们的同修一个个就这样折磨、转化,我们得放下生死震慑邪恶。”我们在一起也谈到了师父在《去掉最后的执著》经文中也讲到了“如果一个修炼者无论在任何情况下都能放下生死之念,邪恶一定是害怕的”。我们在劳教所也看到了师父《在2002年美国费城法会上讲法》,我们在切磋交流中也谈了自己对法的认识和不同层次的状态,有时在一起交流中也在想用什么办法镇住邪恶疯狂的迫害,我们也曾经大家集体发正念解体邪恶的强制转化班,也想了一些其它办法,都没有明显好转。我们每天看到3队的同修被酷刑折磨得不像人样。最后保菊说:“我们只有放下生死这一念,放弃肉身。”[1]她们完全是站在维护大法的基点上,站在誓死捍卫大法的角度去做的。[2]当时保菊、雅丽、管戈她们三个每人都写了遗言,每人身上都带一份,雅丽写了二份,给同修白娥一份保管,内容是:“我们不是自杀,我们就是在邪恶疯狂迫害酷刑折磨大法弟子的严重情况下做的,因为作为一个真正的修炼者,我们都知道师父在《转法轮》第七讲杀生问题中阐述的非常明确。为抵制和抗议邪恶对其他大法弟子的酷刑折磨,为同修到期能顺利走出劳教所的大门,为同修着想,献出自己年轻而宝贵的生命!”[3]

当时保菊给我们说过这样的话:“你们能活着出去的人一定要把我们不是自杀的事情说给不知道的人。”我和白娥说:“你放心吧,只要我们能活着出去,就一定把你们不是自杀的这个情况说出去。”她们三个是2003年6月4日晚上八点左右在一间一直没有住过人的房间里一起上吊的。[3]

这件事也真起了震慑的作用,4号晚上她们为真理而献身,5号,邪恶的转化组解体了。事隔没多少天,邪恶所长吴红儒也不知道那里去了。黑窝的恶人也不象过去那样,看见不转化的人视为它们的眼中钉、肉中刺,也不那么邪恶了。

注:当时郑州十八里河女子劳教所在郑州晚报上刊登了她们是自杀的消息。

大陆大法弟子:范金平
2004年6月25日

* * * * *

编者注[1]这几名学员在受到郑州十八里河女子劳教所的残忍迫害的情况下,选择了以死抗争、以死震慑邪恶之徒、以此保护同修的做法。作为普通公民,她们是善良无私的,值得所有善良人士的同情;其所受到的残酷迫害和造成这场迫害的元凶江泽民集团,也应该受到世界上所有正义人士的强烈谴责。但是,作为修炼的人,这几名学员在生死问题上却没有达到修炼人的标准,没有能够理智的、正确的理解法轮功关于“放下生死”的法理,以致于造成莫大的遗憾。

法轮大法是性命双修的修炼法门,而且修的是主意识,没有肉身是修炼不了的,怎么能言放弃呢?何况,放下生死不是主动去死(主动放弃肉身),而是要洞悉生死的本质,不再象常人那样把死亡看得那么重,以便更超然的在世间修炼好自己。从超常的理讲,师父给大法弟子们安排的是修炼圆满时带着修成的肉身一起走,所以主动放弃肉身其实等于没有走师父安排的路,反而符合了旧势力的安排和旧势力对大法修炼的破坏。

[2]所谓“誓死捍卫”,也是当事学员掺杂了常人心而产生的错误想法。“誓死捍卫”是共产党的斗争思想,法轮大法修炼中没有这样的内涵。打个比方说,大法修炼的目地是要从常人中的好人做起,最终彻底超越常人的境界,修成佛/道/神。试想,神佛哪里用得着和人用人心及人的方法去斗争呢?何况法轮功学员受到的迫害既不是人对常人的迫害,也不是常人之间的斗争,而是宇宙中的邪恶势力通过操控和利用世间的坏人、邪恶之徒施加给修炼人的迫害。修炼人是超常的,大法弟子的反迫害也有超常的理跟着,我们只有彻底超越常人在常人中搞斗争的心态和思想方法,才能彻底清除邪恶、解体迫害。

[3]法轮大法的法理规定严禁杀生,包括自杀,并讲明了杀生会造下很大业力(与修炼的方向相反)、以及自杀后的生命处境极其悲惨等道理。因此修炼人判断是否自杀,不是根据动机,而是看是否由于自己采取了主动行为才造成失去肉身来判断。换句话说,主动放弃肉身就是自杀,一旦采取这种行为,就会产生过去佛教修炼中出家人“破杀戒”后所面临的严重问题。所以在这些问题上修炼人的想法是不能流于常人的。只要修炼了,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再难都必须冷静、理智、清醒的对待修炼、珍惜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