吸取经验教训,救度更多众生


【明慧网2004年6月26日】我是意大利大法弟子。我于1996年得法,2000年10月因工作培训来到了意大利,那时意大利的法轮功学员不多,于是我积极地参加了当地的洪法和讲清真象的活动,之后我决定留在意大利继续洪法,讲真象。下面与同修交流一下4年多来在意大利证实大法救度众生的经验与教训。

真的发自善心,结果就会向好的方向发展

虽然我想留在意大利,但并不知道怎样做才最好。当时想不管怎样,做为法轮功学员,我不能违背意大利的法律法规。若不能尽快拿到合法居留,就算我回到中国会受到迫害,我也会在签证到期的前一天回国。后来律师建议要最快的获得合法居住在意大利,就是申请避难。2000年底我和另两位意大利同修来到警察局。一位同修向两位警察说明来意。开始警察不但不相信反而怀疑我们有不法企图。

当时我悟到留在意大利是一定的,警察并决定不了什么,我们来这只是为了讲真象。于是我便请另一位同修翻译,平静的向警察讲诉了我及家人在中国因信仰真善忍而失去工作,被非法关押的遭遇。在讲诉过程中我内心希望他们能明白真象而做出正确选择,不是为我而是为他们自己的未来。他们听完后,不但帮我办了居留,还热心的帮我找免费住处。

通过这次讲真象我悟到,当我们真心希望对方好,真的发自善心,为别人着想,结果就会向好的方向发展。因为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

清醒大法弟子的责任,扎扎实实的讲真象

我一直以来都认为自己在努力的讲真象, 以前罗马华人学员只我一个,而罗马又是旅游城市,华人游客很多。那时我几乎每天都在景点或华人区发资料。但有一次一个当地华人问了我个问题令我很震惊,我不得不问问自己到底是怎么讲的真象。其实那个问题具体是什么我已忘记,也不重要,关键是我曾在那讲了两年的真象,她还有这样的问题,而在这之前我以为她已经是属于明白真象的人了。

我问着自己为什么是这样,原因在哪儿。我发觉我太重表面形式,每天出去讲真象发资料,甚至一个人经常跑到很远的华人多的城市发资料。花那么多时间,克服经济困难跑那么远的路发资料,可是真正讲的时候却忘记了自己的责任,没那么用心,敷衍了事,其实那也正是自己心性所在与体现。表面的积极把自己都给骗了,一直以为自己挺不错的。

我并没注意到我很多时候的心态就象师父在《有为》里讲的“建庙拜神事真忙,岂知有为空一场;愚迷妄想西天路,瞎摸夜走捞月亮。”修炼是严肃的,救度众生也不是一般常人的工作,也决不存在没有功劳也有苦劳这一说。仔细想想其根本原因还是一个私。另外,我之所以没那么用心是因为我欠缺大法弟子的责任心,慈悲心。

师父在《2003年华盛顿DC法会上的讲法》中说:“当我们走过这段历史的时候,回过头来每个大法弟子都能够说我做了我要做的,(鼓掌)那才是最了不起的。(长时间鼓掌)可是,也有许多学员,对不起自己,没有兑现他自己所要做的、历史赋予他的。”回想起来真是痛心,可后悔也没用,损失已造成,只有爬起来加倍弥补。

为使真象讲的更好,我发觉同修之间的交流非常必要。记得一段时期对有些华人(特别是大陆游客)带有挑衅的问题,我总是不知如何回答;有时还会被自己的常人心带动与其争吵,就是不争吵也回答不好。在与同修交流后,我认识到首先要保持冷静,自己不要被人心带动。

再遇到此问题时我会平心静气的笑着说:“就你这话这么挑衅,我要不炼法轮功我都不搭理你,但我现在可以堂堂正正的告诉你,我敢说自己讲的话都是真话,我不骗人了,在日常生活中我也能多为别人着想了,不那么自私了,我能坦坦荡荡的做个好人了,我就到了这个程度,做好人。”听我这样讲后,往往对方的挑衅劲儿没有了,还笑着点头称是,有道理。

师父在2004年芝加哥讲法时讲:“救度众生,在神的眼里看,绝对不是象人类社会的一个人犯了错误、去用人的方式使人改过那种做法。神是慈悲的,有着最大的宽容,是真的为生命负责,而不注重人的一时一行,因为神是从本质上使一个生命觉悟,从本质上启迪一个生命的佛性。从这一点上来看哪,大家在讲清真象中还要加大一些力度,还要做得更深入,做得更好、更扎实,绝对不能敷衍了事,认真做好才能够救得了那么多的人。”

我悟到其实我们在向常人讲真象时,我们就是个神,神怎么会被人所带动。在讲真象那刻,如果我们能清醒记住自己的责任,以神的慈悲,大法弟子的宽容,会做得更好的。

突破常人观念,救度更多的众生

由于语言障碍,我一直打怵向意大利人深入的讲真象。只能是发发传单,简单的介绍介绍在中国发生的迫害。2002年的一天,同修告诉我到罗马的一家影响比较大的全国性报纸去讲真象。按照惯常的想法,我会想:哎呀,我的意大利语也不好怎么跟他们讲啊。可那天当听到此消息时我的念头就是:我要叫该家报社的每个工作人员知道法轮功是什么。

当时并没想会有什么样的结果,也没去想语言的障碍,如何获得和记者约见什么的。于是我便连续三天在上下班时间到该报社大楼门口发传单。几乎大楼里每个人都拿到了大法的传单。发了两天后还有的人主动跑到我这要传单。几天后同修告诉我报社已给她打电话了,告诉她:他们知道法轮功是好的,谁也不会再相信那谎言了,并声明不会再发生此类事情。

这件事的结果有点出乎我的意料。仔细想想为什么,我想关键在于当时我只希望他们了解法轮功,别被谎言欺骗,并没指望他们怎么怎么做。其实世人知道了真象,人心正了,自然知道该怎么做。

学好法,坚信师父,坚信法

我很长一段时间处于魔难之中,主要表现在日常生活方面。虽然也学法发正念,但并没找到根本原因所在。有时以为找到了根,好象好一点儿,没两天又不行了。后来魔难越来越大,吃住都成了问题,连学法时都在想如何摆脱魔难,有时甚至怀疑师父不管我了。常想既然无能到连份工作都找不到,找个荒山野岭坐那儿饿死算了。

师父在《转法轮》里说“修炼本身并不苦,关键是放不下常人的执著。”可我怎么觉得这么苦,这么难啊。我开始问自己到底想不想修啊,是不是真修啊,相不相信师父啊。我发觉我修炼已不是为了同化法,好象是为了没有魔难而修了。我害怕有执著被旧势力钻空子。我怕承受生活无着落的那份苦。我也怕因为我有执著师父没帮我。总之一点大法弟子的正念都没有。

那时唯一的一点正念就是不管怎样我都修。随着学法我慢慢认识到,关键的原因是:不坚信师父,不坚信大法。随着对法理的清晰我认识到,作为一个修炼中的人有执著并不可怕,关键是坚信师父和大法,要有正念。就是我们的执著的去掉,也不是自己能力所能达到的,也是因为师父看到我们想修的心而去掉的。明白了这些,我不再害怕执著与魔难了。

师父讲:“你坚定正念的时候,你能够排斥它的时候,我就在一点一点的给你拿;你能够做多少,我给你拿多少、就给你消下去多少。(鼓掌)可是作为修炼的人来讲啊,你得真正的能够象修炼的人那样要求自己,虽然你有时还做不到,最起码你得有这样的正念,你得去修自己。”(《2004年芝加哥法会讲法》)

我知道我还有执著,也许还有没发现的根本执著,修炼的路上还会有难,但这都没有什么可怕的,因为我想修,师父有的是办法使我认识到执著,去掉它,使我成为一个同化宇宙大法的新生命。

谢谢伟大慈悲的师父,谢谢同修。

(2004年欧洲维也纳法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