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庆大法弟子熊显清自述被迫害经历


【明慧网2004年6月26日】我叫熊显清,今年68岁,是黑龙江省大庆市射孔弹厂职工。得法前我浑身是病,如心脏、肺、肾脏等都不好,外出随时可能晕昏过去,不能听见水声,手、胳膊不能动,饭碗都端不了。各大医院都看过,大夫说“综合症没法儿治,回去能吃点啥就吃点啥吧!”就这样的身体,勉强的活着,那时的我真是生不如死。

就在我濒于绝境时,96年秋天经人介绍学了法轮大法,半年之内我浑身的病全好了,浑身轻松,心情格外的舒畅,大法太神奇了,我内心的高兴和对恩师的感激无以言表。就在我按照师父的要求做一个好人、更好的人时,99年江泽民一意孤行开始镇压法轮大法。

99年4月27日,我怀着对政府的信任和同修去省城哈尔滨上访,但在哈大公路上被大庆市公安局截住,九厂派出所把我们接回来又让射孔弹厂接回去。弹厂让我们看诬蔑师父和大法的录像,关了我两天,罚款500圆钱才让回家,钱至今未还。

2000年夏天,创业派出所所长田平带几个人到我家来绑架我,我不配合,他们把我抬上车拉到派出所,又到我家抄走讲法带、炼功带,师父法像。田平说有人举报说资料都是我发的,粘贴都是我贴的,田平抓着我头发往墙上撞,然后又把我的头按到地上打我,说要扒我的皮,判我三年,还把大庆公安局局长叫来审我,我给局长讲真象,讲我从大法中受益经过,后来局长让我走了。

2000年10月1日,我和同修去北京上访,射孔弹厂上北京没找到我们。我回来后,弹厂把我叫去写保证,把我关在黑屋里,开除了我的党籍,我不写保证又把我送到创业派出所。

2001年11月份的一天中午,我到楼区发真象资料被坏人举报。派出所刘赫带两个人把我抬到派出所,所长冯力民踢我两脚,一大胖恶人、解金喜和韩春文都打我,把我送到红岗区拘留所,我绝食抗议对我的迫害,八天后被释放。

2002年12月18日晚9点左右,邻居吴兰英带派出所冯力民、解金喜等四人敲开门,把我从熟睡中拽起来弄到车上拉到派出所。派出所六、七个人又到我家抄家,抄走十多本大法书、师父法像、讲法带、炼功带、录音机。冯力民把我的脚趾踢坏,当天晚上把我送到大庆看守所。我绝食抗议,看守所给我灌食把我弄昏过去了,又把我拉到医院打针,十三天后才被释放。

由于江氏邪恶流氓集团的迫害,我至今不能回到我的房子居住。我按照“真、善、忍”做好人有什么错?在这里我发自内心的向我家乡所有善良的人们说一声“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请你们记在心里,不要受江氏谎言的欺骗,都有一个美好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