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省定兴县恶警暴行:烟头烧胳膊、针锥扎臀部 【明慧网】

河北省定兴县恶警暴行:烟头烧胳膊、针锥扎臀部

【明慧网2004年6月26日】我是河北省定兴县姚村乡一名大法学员,现已修炼七年。我因修炼法轮功,在2001年被强行抓進乡派出所進行迫害。我刚下车,就被他们拉進屋狠狠地打耳光,不知被他们打了多少嘴巴,打得我两眼冒金星,脑子嗡嗡响,他们还用棍子打我的屁股和双手,用鞋踩我的脚尖,用烟头烧我的胳膊,用皮鞭在我的身上乱抽。

一天,他们拿来纸和笔让我写保证书,我不写,他们就用钳子夹我的手指,这种痛苦的滋味真让人难以忍受;晚上不让睡觉,让我做各种姿势,不做他们就拳打脚踢,还用针锥扎我的屁股,我外面穿的两条裤子都被扎了好多洞,渗出了血,他们把我的两臂吊起来,脚下垫一块石头,脚尖着地,还不停地用棍子打我;他们用棍子打我的手,我的手被打肿得老高;他们用细钢丝抽我的屁股,屁股被打得血肉模糊,变成了黑紫色,坐立不得,不难想象七八天,天天毒打,迫害会是什么样子。

最残酷的迫害是在第八天晚上,他们拿来削好的粗木棍子,对我和另一名大法学员没头没脸的一顿乱打,打倒了爬起来再打。他们打了将近两个小时,直到无力动弹,他们才住手。

第二天一大早,他们又用棍子对我们毒打,让我们念诽谤大法的话,不念就又是一顿毒打;下午,他们把我弄到一间屋子,把他们准备好的一杯黑糊糊的东西让我喝下去,我不喝,他们就把我绑起来,找来一只针锥扎我的屁股和胳膊;我还不喝,他们就揪住我的头发,使劲将我按在床上,捏着我的鼻子往里灌;我不张嘴,他们又找来毛巾捂着我的嘴,捏着我的鼻子,不让我出气,憋得我喘不过气来,他们怕把我憋死担责任才住手,反复灌了一下午。他们见怎么也灌不進去,就恶狠狠地把那杯黑糊糊的东西泼在我的脸上,我感觉脸又烧又麻,一种说不出的感觉。一会儿,恶徒们去收大粮,说回来再收拾我们。

傍晚,我们趁机离开了派出所,在派出所外面的玉米地里,被他们包围住,大概有七、八十人,当时有许多人目睹了这一惨景。一个人抓住我的头发,后面跑过来一人恶狠狠地给了我一耳光,打得我两眼发黑,头发晕,站立不得。另两名大法学员当场被打昏,不省人事。他们把一名大法学员的上身衣服撩起来,背贴地拖着往前走,到了马路上,抬起来摔,又把这个大法学员扔進路边水沟里,在里边用水和泥涮了涮,再弄上来拖着走。又有人在他们身上到处乱打,当时他们已经昏迷不醒,他们的背磨破了皮,流出了脓水。

后来,我们又被弄到派出所非法关押两三个月。迫害我的主要恶人有乡政法委书记王俊义,派出所所长张贵江,乡职工金涛(女),何剀,蔡艳利0312-6868181

这就是江氏集团残酷迫害大法学员的内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