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世沧桑苦无常 大法破迷细思量

一位执教几十年的人民教师的人生经历

【明慧网2004年6月26日】小时候就常听人说“人间天堂”、“仙女下凡”两句俗语。仙女本来就是神仙,就在天堂上,却要下凡到人间来,这到底是为什么哪?显然,她想往更高层次突破,想提高她的境界,不料却误入歧途。可见,神仙把握不好也要犯错误,也得掉下来。而人也都带着幸福、美好的愿望与遐想甚至是奢望来到世间的。然而当他历经沧桑、饱经风霜之后才方知人间的一切是多么的残酷与狡诈,“人间天堂”这不知是什么人编造出来的弥天大谎,是颠倒黑白的骗局,是使迷雾中的人们误上贼船的把戏。人间真是那么的“美好”吗?!人来到这个世间真是为了这个美好而来的吗?人生在世犹如昙花一现,尽在虚无缥缈中,来去匆匆如梦如幻。正应了《红楼梦》中的那句名言:“假作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显然决不是为了这些而来的。那么,到底是为什么而来的,人生的真谛到底是为了什么?自古至今没有人能找到正确答案。

儿时的心是纯真无瑕的,没有一点观念。我们是亲哥五个,只有我性格个别,当看到那几个哥哥们跑得很远回家后被父亲用藤条抽打时,我的心都直蹦犹如打在了我身上了一样疼痛难忍。每次我都在一旁偷偷的哭泣,母亲看见了就说我傻。由于我胆子小,不敢远走,整天在大门口静观街道上的熙熙攘攘的行人和车辆。听母亲说,在我三岁时,我走出大门跑到街上去也不知怎么钻進了四匹马拉的大车底下(当时赶车的老板在车上不知怎么睡着了)被在车下边吊着的给车上有润滑的大油瓶子给撞到了,头挨着车轱辘,幸运的是没有压上。……

在那时社会还是比较净化,人心不浮动,都很诚信。46年到47年时的“土改运动”当看到“斗争地主”、“打土豪分田地”的情形。给地主和土豪劣绅上大挂用皮带、皮鞭子抽,用烧红的烙铁“烙”等刑罚,也不分男女和岁数,整死了不少人。有时在想:为什么要对他们那么残酷?这亲眼目睹的情形,也是我生平第一次感到“残酷”的事。

上了初中,我的心还象儿时那么的单纯和善良。一天到晚只知道学知识,对外界的一切不闻不问,也一窍不通。记得那是1957年的一天,在我们课间活动时,突然闯進校园里很多警察。他们疯狂的把老校长(张今式)、教导主任(张今)和辛民等许多老师都抓走了。为什么会这样?也不理解。因当时中共中央号召“百家争鸣、百花齐放”,后听老师说,因为“大鸣大放”给中央提意见,结果被打成“右派”了。这突如其来的噩耗使全体学生目瞪口呆,顿时感到非常凄然。

反右斗争刚结束,就赶上五八年“大跃進”刮所谓共产主义的浮夸风,吹牛皮“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亩产万斤粮”“人定胜天”“脚踏地、头顶天,一步迈上喜马拉雅山”。翻地、打井挑灯夜战,人用铁锹挖地把黄土都翻出来,满地里打了很多废井也没有水,劳民伤财。大炼钢铁,把各家的饭锅都砸碎了拿去炼铁。社员们都到公社吃“大食堂”。社员家里什么都不要了,一分钱也没有。如果遇到天灾、病业出现了,只能是硬挺。当时党内浮夸风盛行,不能实事求是。曾因说真话、庐山会议彭德怀因上“万言书”反映大跃進的错误结果遭到全党批判,被打倒了。

由于我从小接受学校老师教育、信仰××主义,绝对相信和热爱××党,无限崇拜毛泽东,因此少年时加入了先锋队。14岁时加入共青团,并与1959年因受“爱国热”思潮影响毅然放弃升学,参加了中国人民解放军。在部队由于思想上進荣获过“五好战士”称号,在抗洪抢险中立过三等功。第二年就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时值三年自然灾害时期。我看到了伟大祖国的遍体鳞伤及党的弊端,中国人民又仿佛处于水深火热之中,造成全国疫病和饿死的人不计其数,瓜菜代、树皮都剥光,因饥饿光用盐水充饥,结果很多人都浮肿得象胖肥猪一样,头如柳斗大(在农村漉漉井里提水的用柳条编的容器),眼睛封得看不见啥。农民铲地躺在地上起不来。从此“人定胜天”的口号没有了,“亩产万斤粮”消失了,“一步迈上喜马拉雅山”的人们趴在地上起不来了。

参加数次的整党运动,实质就是残忍无情的政治斗争,就是残酷的整人。我所在的348团一股(作战训练股)任测绘员间内勤参谋时高股长是朝鲜战争时年轻的上尉干部,就因说一句:“刘主席万岁!”结果在整党整风中被折磨疯了,光着脚不穿衣服的满营房跑,此人后来销声匿迹,不知所终。由此我烈火般的上進心熄灭了,感到前途的茫然。后来提干我不干、上军校也不去,开始闹复员。退役回来后我参加了教师队伍,心情刚开始稳定,认为从此可以教育孩子树立正确的人生之路,培养道德观念、明辨是非、认识正邪。可是天不从人愿,不久就迎来“小四清”和社教运动,“四不清”干部都被软禁起来交代问题,发动群众揭批、并株连家属及亲朋。当时集体生产无人管、工作无人干了。地方党委和解放军支左人员就找到我谈话,让我回村当书记(必需服从否则就罢职开除党籍)就这样我就被调到村上当干部。

接踵而来的就是“文化大革命”。刚开始时,村上的一些污七八糟的人起来“闹革命”搞打砸抢,搞武斗。口号是:“造反有理,砸烂旧世界”,大肆宣传“无神论”和“人死如灯灭”等歪理,拆庙宇砸佛像,无所顾忌的搞破坏。当时的公社官老爷为了保住自己的乌纱帽就随意让他们搞所谓的“群众整党”。在“群众整党”中我变成了走资派,被揪斗和批判,因为抓不到我的错误,就给我造谣,扣帽子,说我家庭成分不清,入党时间有问题等等。这种歪曲事实颠倒黑白的作法是在让人恶心和受不了!且祸不单行,我爱人是本村小学教师,偏偏得了痢疾,去当地医院打点滴,由于医院同样处于无政府状态,给点上就没人管了,结果一针毙命。给我扔下了四个孩子和老岳母。这六口之家全靠我一个人支撑。生活的压力使我的精神几乎处于崩溃的边缘了。从此厌恶人生,对生活失去信心。开始吸烟、喝酒,整日整夜的看报纸、打麻将,步入了人间迷茫困顿与肮脏的苦海之中,由于长时间的劳累、操心加上过度的吸烟饮酒,就使多种疾病缠身,特别是脑血管病,严重的神经衰弱、风湿症、心脏病、胃炎、肾衰竭等,导致整天昏昏沉沉,体力不支,处于极度痛苦之中……

在头脑清醒时就想:人生为什么要这样痛苦,人生在世几时休,争名夺利苦相斗?我不能这样下去,我要跳出这个苦海。我所遭受的一切又算得了什么哪!那国家主席一夜之间就变成叛徒、内奸、工贼了,最后被折磨得含冤而死;而党章规定的党的副主席说变就变,变成了大阴谋家,随飞机坠入蒙古的温都尔汗。89年学生的请愿活动,头一天电台还说这是爱国运动,第二天就成了反革命暴乱,落得个尸骨无存的下场,连同当时的总书记因同情学生,也尽被打倒,而靠血腥镇压起家的上海帮的江××从此一举窃取国家最高领导权。……。这一切使我進一步看清了人间的险恶,看清了人间的虚幻与无常。而且经过××党五十年的高压与封闭的统治,中国人已变得麻木不仁。为了随和上层的意愿,说违心的话,做违心的事已成为国人日常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了。认为违心的言行才是正确的,而说真话的人不是疯子就是傻子。正是在这人人都说违心的话、做违心事的充斥着谎言、假象、荒谬、淫猥的世界上,正是在这一片世俗圆滑、尔虞我诈的海洋里,在这污浊腥臭的大染缸中,把我浸泡、憋闷得透不过一口气。然而却使我彻底看到人类的道德在一日千里的迅速下滑,人与人之间及社会的“狼性化”如果继续下去,人类已经彻底的没有希望了。

就在我精神萎靡、生命即将垂危的时刻,95年末我有幸得到了万古难遇的法轮大法,是大法使我明白了一切。明白了自古至今人间的一切现象都不是偶然存在的。人生的目地是为了返本归真,人无限度的放纵自己的欲望,从而造成道德的大败坏、人人为近敌。

明白了一切都从自我做起,主动提高自己的道德水准,改掉吸烟喝酒打麻将的恶习,从一个悲观厌世的人变成了一个乐观向上的人。大法明白的告诉我们:人的生命是最宝贵的,因为人的生命可以通过修炼转化成高级生命。接受了法轮大法的人们,就有了明确的人生目地,就能够自觉的从自我做一个好人做起。面对社会道德日益下滑的现实,我们不再灰心;面对自己遇到的不公,我们不再抱怨;而随着我们的修炼,也在改变着我们周围的环境。我们在工作中先人后己,任劳任怨,忍辱负重,不计个人得失,以自己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向整个社会传播着真诚、善良、宽容与友爱,促進着我们的社会道德回升,人心向善。

就这样随着不断的深入实修,身体上原来的病渐渐的不翼而飞了,脸色红润、精力充沛,这样就使我以更大的热情投入到教学中去,而且比以前更加兢兢业业、保质保量的完成教学任务,对待学生象对待自己的孩子一样耐心、负责任。所以多次受到学校和家长的好评。……

然而1999年7月20日,一场对法轮功的血雨腥风的镇压开始了。

江××一伙出于对法轮大法受到老百姓广泛欢迎的强烈妒嫉,不顾法轮大法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的事实,疯狂的造谣镇压。比当年文革手段有过之而无不及,亿万大法弟子遭到迫害,亲友受到株连,近千人被迫害致死,几十万人被劳教、判刑。

当时中央一些别有用心的人为了掩盖事实真象,把大法著作焚毁,把信访部门当成了抓人办,把大法弟子的口堵住,不让说真话。有敢于说真话者,就会被关進监狱和劳教所。而在其控制的媒体上长篇累牍的造谣、揭批。强制大法学员写不修炼的保证。

那个时候,我自己也是经历一番激烈的思想斗争:那些媒体究竟说的对不对,特别是经历过那么多年的阶级斗争过来的人,都知道××党搞运动的手法是多么的惨烈和卑鄙。

当看到电视上说什么,炼法轮功不让人吃药而死人,宣扬大劫难,和什么宣扬释迦牟尼转世、自杀之类的之说,我看了都好笑。在大法著作里对这些问题有明确的回答:

“问:能不能吃药?

师:有的人问我若修炼法轮大法吃药的话就不行了吗?你吃不吃药我不管,我这里只是要求炼功人按照炼功人的标准去做。你做不到这一点,你没有按照这个心性标准去做,到时你不吃药出了问题了,你说李洪志不叫你吃的。大家想一想,你不能把你当作炼功人,你出现问题了,你不吃药当然会出现危险了。常人他就是那样的。我们学员也不要把它当成新学员入门的条件或规定,要叫其自己悟,但可以点化。”(《转法轮法解》)

“我可以在这里严肃的跟大家讲,所有称在1999年将要发生什么地球的灾难啊,或者是宇宙的灾亡啊,这样的事情是根本就不存在了。”(《在北美首届法会上讲法》)

“问:您前世是谁?
师:我就是李洪志。我可不是释迦牟尼佛。”(《转法轮法解》)

“杀生这个问题很敏感,对炼功人来说,我们要求也比较严格,炼功人不能杀生。”(《转法轮》

“问:那第三个问题就是书里边说到杀生问题。杀生是一种很大的罪业,一个人他自杀算不算罪呢?
答:算罪。……自杀了还有一个罪。因为人的生命是有安排的,……”(《在悉尼讲法》)

在法理上认清了之后,我就觉得修炼“真善忍”没有错,我的生命是大法和师父给的,我决不会做那种不仁不义的卑鄙小人。在单位里领导让我写保证,我没写。他们就不让我上班,三天两头骚扰我的正常生活,后来没办法自己只好流离失所。几年中,自己为了证实大法進京上访,向世人讲清真象,多次被关押,罚款,受尽了肉体和精神的折磨,漫漫之苦不想细述……

当看到我如此的坚定,不少亲朋与同事时常劝我说:识实务点儿。言外之意就是应该按照××党所说的去做。我正色道:别的不说,你看现在镇压的不断升级,在有的地方,不踩法轮功创始人的画像不准上车,不骂法轮功不准通过,连学生都得答诽谤法轮功的习题。这不仅是对“真善忍”的迫害,也是对人类仅存的道义与良知的迫害。我们都是在那个搞运动的年代过来的,当初“浮夸风”盛行的时候我们如果都坚持说真话,不畏强权的向政府反映实际情况,哪会饿死不计其数的人呢?事后想来我们自己没有责任吗?!而且在那不计其数的人口中,我们自己的亲人有多少,我家远房的哥哥一家五口在山东就是饿死了。

在“文革”时的红卫兵小将们,当时依照中央号召起来革命,打砸抢、文争武斗,批判刘少奇、邓小平,反对右派可谓猖狂一时,可好景不长,不久就被上边一纸文件驱赶到最艰苦的农村与山里,一呆就是好几年,有多少年少的青春乃至生命扔到了他乡。那几个学生领袖在文革过后不都被绳之以法了吗!历史没有因当时是执行或听从上边的命令而给过任何人宽恕。这些教训我们难道都忘的一干二净了吗?!

再说远一点的,大家记得《窦娥冤》吗?窦娥本来就是冤枉的,但不明真象的人们却在窦娥被押赴刑场时打她、骂她,说她不守妇道,甚至把唾沫吐在她的脸上,不觉之中站在了邪恶一边违背了天理,结果招来了六月飞雪,三年大旱。学过历史的人都知道,古罗马曾经多么的强大。罗马皇帝尼禄为了表白自己的圣明,让全国人民尊他为神明,基督徒信奉基督,尼禄便在皇宫放火嫁祸基督徒,从此开始迫害基督徒,只要他们承认自己是基督徒,就将失去财产,沦为奴隶,甚至失去生命。无数的基督徒被杀害,被迫害,结果引发了罗马四次瘟疫,强大的罗马帝国从此衰落。

你们看江氏集镇压团法轮功这几年来,中国大陆出了多少的天灾与人祸,沙尘暴一年比一年多,南旱北涝或北旱南涝,各种病虫害经常突如其来,非典型肺炎过后禽流感登场,各种交通厂矿事故频发……这一切不都是上天在警示世人吗!

法轮大法现在已经洪传世界上60多个国家和地区,仅台湾一地就有30万人以上,并荣获各个国家和地区的1200多项褒奖,获得了世界人民广泛的喜爱和认同。镇压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和罗干等人在海外近十个国家被起诉。由100多个国际组织和个人组成的全球公审江泽民大联盟已先后在巴黎、慕尼黑、法兰克福、科隆、柏林和海牙举行了六次公众聚会。目前审江的呼声越来越高,许多非法轮功的正义人士也纷纷地参与,为法轮大法鸣不平。国内民众也越来越看清了江泽民造谣毒害百姓的丑恶行径,明白了事实真象的群众越来越多。

听了这番话,他们许久也没有出声……

几年来的修炼都沐浴在师父的佛恩之中,有过欢笑有过眼泪,一直走到现在。是师父让我明白了:生命是为了别人而活着,要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如果我们大法弟子的真言善语能使您明白法轮大法的真象,清除头脑中被强行灌输的谎言,我们承受的再多也无怨无悔!!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