患“类风湿”中西医束手 修大法全身疼痛消失


【明慧网2004年6月27日】我今年56岁,多年来就体弱多病,是法轮大法给了我生命和希望。

在28岁的时候,我患上了“类风湿”,象针扎一样疼痛难忍,当时我不知道“类风湿”是什么病,后来才知道“类风湿”是不死的癌症,我患的是“游走”性的“类风湿”,全身各个关节红肿,疼痛难忍,不能活动,连下巴挂钩处都疼,疼时不能张嘴吃饭,颈椎、膝关节、肘关节、手关节等各个活动关节没有不疼的,疼时发冷、发烧,大汗淋漓,到了晚上更难过,怕风寒,别人穿毛衣时,我穿棉袄、棉裤;别人穿线衣、线裤时,我穿毛衣毛裤;别人穿棉衣时,我得棉衣加毛衣。晚上穿毛衣毛裤睡觉,三伏天我得到处去晒太阳,有时疼得真想跳楼一了百了,每天都是泪水洗面,药吃得无法计算,吃“强地松”吃得身体发胖,到处打听偏方看广告,就连电线杆上贴的广告都试过,也不顶用。

有时上班都得我爱人背我上下楼,推着自行车驮我上下班,却不能骑车驮我,因为我怕颠。单位离家很远,坐不了交通车,当时家庭困难,工资都很少,孩子又小,所以只能咬着牙坚持上班,有时自己上班走路非常艰苦,就象小脚老太太走路一样艰难,而脚一落地象针扎一样疼痛难忍。

后来,单位领导看我病得很重,就让我去鞍山汤岗子疗养院疗养,疗养3个月时因犯心脏病回家了,到家没多久我就瘫痪了,生活不能自理,脚肿得青紫,一按一个坑,在坑里放上水都不会流出去,两只手指弯曲不能活动,脖子不敢动,一直吃着“强地松”,打着“地赛半松”,因患“类风湿”又引起很多病,“心脏病”、“肾炎”血尿四个加号、经常犯“神经性头痛”、“神经衰弱”、“胃炎”、“肠炎”,一天吃好几种药,“心脏病”一天犯好几次,夜间更严重,全身无力,每天都倒在床上,头发乱得象个疯子,真是无法活著,失眠、做噩梦,不能过正常人的生活。多年吃药,牙齿都坏了,直掉渣,直到满口都是假牙。我成了一个无用的人,什么活都不能干,自己恨自己,一定是前辈子没干好事,这辈子找上来了。平时别说高跟鞋,就是平底鞋我都穿不了。

中医、西医的治疗都没有见效,没办法,我也尝试练气功。在那些年气功高潮时,我花了很多钱,学了几种气功,半年也没有用。到处求医拜佛,供过“观音菩萨”,还供过“狐黄蛇”,每天都烧香磕头,求病好,买了不少“佛曲”磁带,还是不管用。有时说哭就哭、说笑就笑,真是神魂颠倒,也让“跳大神的”给治过。我是我们单位出了名的重病号,有时在单位犯病,领导派车送了好几次。一个人不能出远门。

在最艰难的日子里,一九九七年正月初七,经亲属的介绍,我有幸学了法轮功。法轮功真神奇,学功的当天晚上我就睡了一个好觉,所有的药我都停用,而且把供过的那些东西全部送走,一样没留,一心炼好法轮功,学好大法。

学法以后全身轻飘飘的,上下楼不用休息,一气到四楼也不气喘,拿东西上楼也不犯心脏病了,洗衣服、做饭、什么都能干了。类风湿也好了,全身哪都不疼了,以前身上所有的疾病都消失了,连感冒都没有过。

有一次,我的牙突然疼了,家里人让我到医院去治疗,我说我去看看书吧,可是我打开书看到了师父的法像,于是我求了老师说:“老师啊,帮帮忙吧,别让我牙疼了。”话一说完,马上牙嗖一下不疼了,打开书不到半分钟就好了,我马上高兴的去告诉看电视的家人“我的牙不疼了。”他们都说“太好了!法轮大法真的好!太神奇了!”

七年多来,我没吃过一次药,没打过一次针,没再住过一次院,为国家和个人节省了多少钱,也少遭了多少罪呀!高跟鞋也能穿了,海南、深圳、北京、哈尔滨等地我也能去了,飞机也坐了,心情特别好,是法轮大法救了我,给了我生活的希望,我真是最幸福的人了。不管压力有多大,我都坚修到底,决不动摇,我是法轮大法的受益者。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