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不足再努力


【明慧网2004年6月27日】我在明慧网上看到同修建议可以用手机发短信的方式讲真象,我就买了一个卡,专门用于发短信讲真象。

由于短信最多可打70字,我就把明慧上的劝善信整理了一下,然后按照明慧上的恶人名单开始发短信。这个过程暴露出我的干事心,没有逐篇核对恶人犯罪事实,而是以群发的形式发给了很多网上刊登的手机号码。正在大批的发着短信时,手机突然有人回电了,我和妻子(同修)都有点惊讶,那一定是刚才发短信的那些恶人中有人回电了。可我们不知道回电的这个号码是谁的,有什么犯罪事实,不了解情况怎么接电话讲真象呢?我们迅速的查找,这时电话还在响个不停,一共打来两次电话,我们感到师父的慈悲,这个人看到短信能回电话,这不是救度他的好机会吗?我们找到附有这个电话号码的文章,详细地看这篇文章,发现这个人的名字在迫害文章中并未提到,只是写在文章后附的责任人和相关人栏中,不管他是不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还是仅仅是受蒙蔽的,我们决定再把电话打过去,讲清真象。

电话打通了,我怀着善心对这个警察说:“你是×××吗?”当对方回答是的时候,我接着说:“我刚才给你发过短信,你来了两遍电话,我没接,现在给你打过来是想告诉你法轮大法的美好,炼法轮功的人都是好人哪!”对方带着委屈的声音说:“我没迫害炼法轮功的人哪,你怎么在短信上写着迫害大法丧尽天良?你这是措辞不当,我都没有心情工作了,我只是被派去参与对法轮功学员的一次行动,我没打过人,我可是一个刑警呀!”我很耐心的对他说:“如果我哪句话措辞不当伤害了你,我向你道歉,给你发这个短信也没有别的意思,就是想让你明白真象。大法弟子是被迫害的,现在新闻在造假,在污蔑造谣,大法弟子都是好人,迫害好人是有罪的。”他说:“我知道你们都是好人。你这么能说,是干什么工作的?”我诚实相告:“我过去也是搞公安工作的,就因为修炼大法,有家不能回,我们按照大法去做真正的好人,你说我们就应该这样被迫害吗?”他很同情,我们又聊了一会儿,我对他说要记住法轮大法好,就挂了电话。

由于这是第一次直接打电话讲真象,心里有些紧张,虽然知道要发正念,但是感觉自己正念不足,最近法学不够,不然会讲得更好一些。还有,我认识到发短信也一定要认真分清对象,不能只求数量多少。于是,我又准备了其它真象小诗,这些小诗给人感觉针对性小一些,而对于那些有严重犯罪事实、邪恶凶残的坏人与恶警就要用那种正告式的劝善书。

还有一次给沈阳一个恶警打电话时,他好象正在酒桌上喝酒,拿起电话一听说是讲真象,根本不让我说话。我这次感觉自己说得非常不好,自己都感觉到很苍白,反倒让这个恶警说了不少话。事后,我找了自己的心,感觉讲真象当中,自己有点陷入常人的争论之中了,而且当时发正念也没有太纯正,因为我确实没想到此人如此邪恶,如此嚣张,我想还是多学法,重视发正念才能把讲真象的事做得更好。

虽然讲真象中很多人反映都不一样,有的能听你说完;有的非常害怕,匆忙挂了电话;有的根本不听,或者否认说打错了,但是我想都在不同程度上震慑了邪恶,救度了可救的人。所以,用电话讲真象我要更好地做下去。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