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担负写文章重任的同修交流


【明慧网2004年6月27日】随着正法進程的推進,有越来越多的同修主动参与到各项讲真象工作中来,充分利用和发挥自身在人世中的各种技能、经验、特长为正法所用,那一项项看似平常的工作构成了我们讲真象的整体。各项工作协调好就会作用巨大、威力无比。写文章即是其中的一个重要环节。

一篇篇取舍适度、切中要害、有针对性、能充分体现大法慈悲与威严的正法文章确实能起到讲清真象救度众生,震慑和消除邪恶的作用,其作用之巨大、责任之重大不言而喻。这一点、相信承担和即将承担此项重任的同修深有体悟。

今天在此不是与同修切磋文章具体怎么写,而是想与同修交流一下在写文章这项具体讲真象工作中所包含的修炼的因素、所包含的让我们从中提高的因素。

其实写文章与其他各项讲真象的工作并没有本质上的区别,都是讲真象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只是表面形式不同、略显特殊而已。自然会包含修炼的因素在里边。

我们应该清醒的认识到: 写文章的同修被赋予此项责任,其在世间所获得相关能力和积累的各方面知识与经验其实都是师父和大法给予的。作为大法造就的一个生命,溶入大法的一个粒子,我们的一切来自于大法,没有一样是自己的。所以不论我们自己觉得在某方面能力再强,知识和经验再丰富,那都不过是大法赋予我们在此关键时刻演好这一角色所必需的那么一点点而已。能力非自己的能力,文章非自己的文章。荣耀归于师父和大法。

写过文章的同修都有这种感觉:有些文章呀真是克服了重重困难才写成的(因为写的过程就是一次证实大法的过程,其间不知有多少邪魔烂鬼、旧势力黑手从中阻扰),其中凝结了自己多少心血;其中经过了多少次反复推敲。写成后觉得:真是称心如意、面面俱到……。

也许正是因为感觉来之不易,觉得自己本着为法负责已经考虑充分了。所以就出现了一个问题:自己写好的文章别人碰不得了,改不得了,谁说要改动那真是忿忿不平……。个人发现,这在写文章的同修中是一个较为突出的问题。

笔者也有过这方面的经验:有时觉得自己花费心血或在一个比较好的状态下写出的文章挺不错的,表面上还是拿给同修说是再参考、再完善。其实内心深处已经定好:完全可用了,根本不用改了。谁知一拿回来还真改动了不少地方,应该去掉的人心这时就被触动了,有时,那不服气的心啊象火苗一样腾腾的往上冲……:你们根本就不了解我的真实想法嘛,我这样写是有我的用意的嘛,我这种写法是经过实践考验了的啊……。对同修的意见不以为然。

然而每当我冷静下来,本着为整体负责,认真考虑同修的意见时,往往会有这样的感触:同修改得真好!我当时怎么就没注意到、没有考虑到这一点呢?有时甚至会惊出一身冷汗:我开始写的确实不够慈悲、不够理智,幸好同修及时给我提出来了。所以后来有同修再提出什么不同想法,或修改意见时我都会认真的去考虑的,因为我知道任何事都不是偶然的,当我们真的站在一个为大法负责的高度去思考我们所做的一切大法工作时,自私自我的那么一点东西就带动不了我们(尽管有时那些人心被表面为法负责包裹着,可能使我们一时分不清)。

世间有句话:当局者迷,旁观者清。修炼者不清醒时何尝不是如此:看别人很清晰,看自己爱糊涂。师父让我们遇到什么事都向内找,我们认识到这包含到我们在正法修炼的方方面面。向内找才能使我们在同修面前谦逊,把自己摆在学员之中而不是在学员之上;向内找才能使我们头脑始终清醒、敏锐;向内找我们才能时常保持那洪大的宽容和慈悲。

另外,一个人哪怕他能力再强、阅历和经验再丰富也是有限的,这是从人这一层讲。从大处讲,一位修炼者他的智慧和能力和这无边的宇宙大法相比起来更是微不足道的。师父讲过:“法力是整体的体现”。一篇文章看他是否能起到那么大的威力不只是表面的内容,更主要的是其背后的内涵。文章在我们写成后,带有我们的信息,如果再有同修本着为法负责,从中修改使其更完善,那么是不是又加進了更多更好的东西?我们都是大法的一个粒子,圆容在一起那是不是威力更大了吗?

同修能看到问题是好事,哪怕他表面上这方面能力不如我们,甚至他根本还没写过文章,但想过没有:也许正是师父安排他来给我们指出问题让我们改進的呢?当他需要这方面的智慧时,师父随时可以给他,大法无边啊。

以上是个人体会,希望对同修有所启发,若有不妥,望慈悲指正。
敬录师父《洪吟(二)》的两首诗互勉:

震 慑

神笔震人妖
快刀烂鬼消
旧势不敬法
挥毫灭狂涛

读学员文章

利笔著华章
词劲句蕴强
科学满身洞
恶党衣扒光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