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离休老人的人生经历


【明慧网2004年6月28日】我1948年时就离家参军,因完成任务出色,经常被评为模范,“文革”中无辜遭迫害;体育锻炼一生,到老却还是一身病。1996年元月,就在我走投无路之际,开始修炼法轮大法,获得了新生。99年7月法轮功遭受迫害之后,我因炼功、上访说明法轮功真象,遭受了非人的迫害。

一. 体育锻炼一生 到老却一身病

我一生爱好体育运动,原来以为各种体育锻炼可以得到健康的身体,坚持体育锻炼一生,如跑步、打篮球、乒乓球、游泳、冷水浴、气功、戏曲的基本功等等,除打篮球与冬泳运动外,其它都坚持了几十年,风雨无阻。年轻时确实是少病体壮,但年近花甲后,一点感冒发烧,就被击倒卧床。

我体育锻炼一生,却积病一身:头上斑秃、红眼、角膜炎、鼻出血、鼻炎、牙痛、舌下囊肿开刀、心瓣膜狭窄、肝功能反常、肾炎、右腹脐疝开刀、右腹阴囊水肿开刀、淋巴痛、痔疮、脱肛、便秘、左大腿骨折、脚气以及脸、耳、手脚冻伤等……从头到脚,无一点不用药之处,已达几十年之久。

二. “文革”中无辜遭迫害 平反后欲行报复

因年幼父亲早逝,家境贫寒,1948年我未成年时就离家参军。无论在部队还是参加工作后,因完成任务出色,我经常被评为模范,76年我又被评为先進,但得到的不是象以往的奖励,而是“文革”的大字报、挨批判、万人斗争会等等,逼得我跳楼把大腿摔断,还被劳改三年。而实际在劳改农场长达十年之久,所受的打击承受到了极点,但我带着伤腿,仍是任劳任怨,因此十年中次次被评为模范。

平反回家乡后,五六十岁的我还是认真负责的干工作,年轻人都不干的体力劳动,我还是拼命完成。由于超负荷的体力,导致肛门震脱出来,形成水肿,硬如管子收不回去;肠子从左腹震出来顶住皮肤形成脐疝。特别是以后联想到虽然平反多年了,仍只给一点点生活费。那一天我从医院回来,积压十多年的新仇旧恨一齐涌上心头,愤愤不平的心就象火山般爆发了:我想毁灭这世上的一切坏人,我无法活了,我要让整我的人也不得舒服,我要用炸药与那专整别人的人同归于尽!因为那时自己简直被逼得走投无路,很长的一段时间,我一直在想着要用死的形式欲行报复。

三. 走投无路得大法 迷途知返获新生

1996年元月,就在我走投无路之际,过去的一位同事介绍我去炼功场学法轮功。当我一翻开大法书后,我真的是废寝忘食,巴不得一口气看完,我无法形容当时的兴奋,真正如我过去演戏中说的:“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那几十年累积如山、压得我无法喘息、既撑不住又找不到摆脱办法而只能等死的灾难,顷刻间被击得粉碎!我万万没想到还能生还,还能找到这把解开我死亡枷锁的神奇钥匙!我终于幡然醒悟,明白了人生的真谛!真的是善有善报啊!

我迫不及待的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一个月后的一天,我洗澡时,突然发现长了几十年的两个瘤子,不知何时不见了!那年我在武汉做脐疝开刀手术前,武汉医院的专家说此瘤要做手术,但不能根治,现在竟不翼而飞了。之后不长的时间,前面我所列的从头到脚无处不用药的病也都消失得无影无踪!

自从修炼后与大家一起学法切磋时,听到了许许多多真实而又神奇的事。法轮大法使每个修炼者都获益非浅,是真正能指导修炼者走上返本归真的大法大道!

介绍我炼法轮功的同事,因重病访遍名医无法治,一位名中医劝她炼气功。后来她还曾在一门功法中当骨干,但是夏天仍要用毛毯包住身体。修炼法轮功后,几个月就陪同丈夫、儿子去游泳。

另一与我同台演戏的黄太婆,不仅每天被药护着,而且每年还是几次被抬去医院输氧抢救,医生见她好长时间未住院拿药,以为她去世了,碰到她见她红光满面还显年轻了,简直不敢相信,一打听才知是法轮功的奇效,一粒药也没有吃,就把医院治不好的病给祛掉了。

六十岁的王老头,胆结石病发了,医生告之治此病先要用激光射碎结石,后用药物舒张和排石,约45天的疗程。炼法轮功后不久,每天的小便是混浊的,约十五天后,“铛”的一声响,一大粒石子落入痰盂中,他洗净后至今还保存着。

我性格内向,从不主动和别人交谈,但是在小组学法交流时,听到的各种真实故事说也说不完。因此无论是那《光明日报》96年的诽谤,还是“99年7.20”开始对法轮大法的迫害,丝毫也动摇不了我坚信大法的心。

四. 在天安门见证恶警的残暴

为了将自己修炼前后的情况向信访办反映,2000年6月我到北京证实大法。20日,我到了天安门广场,突然听到广播声很轻细急促的说:“注意那个男孩”, 我扭头看,声音来自列队并排齐走的巡视公安,腰身后挂着手机,虽然因为时间早,游人稀少,但已戒备森严。

游人渐渐的多了,突然一阵喧嚷声,不远处有几位大法学员打出“法轮大法好”横幅,被一帮便衣、武警拳打脚踢,并往警车上拖。我正准备过去,另一边也出现了这样证实大法的功友,紧接着四面八方陆陆续续都有大法学员证实大法。便衣、公安、武警、警车忙乱一团,对学员大打出手,极其野蛮的对待着这些喊“法轮大法好”的大法学员,而且多数是些老年人。

有位灰发老太太被一群便衣打得昏死过去后,几个便衣提起老太太的手脚就往草坪上一扔,当几位大法学员将老太太抢救、调理醒来,将她扶起还未站稳,几个便衣赶来就将老太太拖上警车,这时抢救老太太的大法学员虽互不相识,但上前与警察讲理,却全被拖上警车开走了。警车一辆接一辆的押着大法学员开出广场。此时正值上午11点多钟,广场上游人正多。刚才还在激情洋溢拍照留念的各种肤色的国际友人,被眼前的惨景惊呆了,人家是仰慕这个有几千年文明的古国而来,今朝这个大国的警察竟如此野蛮,真是丢尽了中国人的脸,可耻!可悲!

我走到哪,旁边就有挂手机的年轻人跟着,我索性到了广场外围,后碰到了几位外地同修,我们坐在一起交流,并准备一起炼功,一辆警车开到我们旁边监视着,后无趣的走了。之后我们一起打手印炼第五套功法,但很快就被抬上了警车。警察拿着打人的大竹板,威胁我们报出姓名住址。当大法学员都回答名字是大法弟子时,拿着竹板的恶警转眼怒目盯住我吼道:“你这老家伙,肯定是个国民党!”我平静的笑着说,我不仅不是国民党,我曾经还是个小八路呢!那人竟想不到的问:“小八路,什么时候?”我说:“1948年,我还未满16岁就参了军。”又问:“那你应该是离休的了”?我答:“对呀,我离休证都办了好几年了”。再问:“党给了你这么好的待遇,你为什么要反党?”我说:“我从小就跟党工作,直到离休,几十年了,凭什么说我反党。实话跟你说,你太年轻,对很多事情不了解,我们炼功只是想得到一个好的身体。”

后来我们被拉到了派出所。那里的三间房内都关满了大法学员。他们都在整齐的背着经文。恶警为了获得这些大法学员的地址姓名,利用各种卑劣手段残酷迫害着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修炼人。我堂堂正正的讲我的亲身经历,正念闯出派出所后回了家。

五. 在体育场炼功惨遭无理关押

6月下旬我从北京证实大法回家之后,第二天我去体育场炼功,被以“扰乱公共秩序”的罪名与其他一些同修被带到公安局,我坦诚的向他们讲真象:“我一生都在参加体育锻炼,还练了几种气功,却毫无效益,唯独学法轮功后,时间不长就受益非浅。”之后我们仅仅因在公园炼功锻炼身体竟都关到了看守所。

单位的领导来看我,我堂堂正正的告诉他们 ,既然现在被标榜为中国最好的人权时期,我出去后要用电话告诉我那台湾的弟弟,请他为我这哥哥请一位名望高、在国际法庭都有一定威望的高级律师,我将不惜一切的为讨回最起码的人权公道全力打这场官司。单位的领导劝我要冷静。

在看守所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学员,每天被罚去干重体力劳动,如搬水泥、筛砂、运石头等,连我这七十的老头都不放过。

这次非法拘留,拘留证上写着15天,可我却被无辜超期拘押了近20天,恶警不仅要单位扣我的工资500多元交看守所的生活费,“610”还无缘无故罚单位交1500元钱。单位领导东拼西凑借来了2000余元钱才将我从看守所接出来。

六. 在洗脑班继续遭受迫害

我被单位领导从看守所接出来后,不但不让我回家,反而直接将我送到洗脑班继续迫害。恶人们用威迫利诱、恐吓等手段做大法学员们的转化工作,因坚持信仰不转化,大法学员们被强迫在烈日下长时间军训,年纪大的妇女和我这七十多岁的老头也未能幸免,整天曝晒,导致我在一个多月的时间里,皮肤一层又一层的脱掉。又经历了半个多月的精神与肉体的双重折磨后,恶人们无计可施,不得不无条件的放我回家。

因考虑到单位困难,我主动交付了单位被勒索的2000余元钱,单位的职工都见证到了大法学员的无私与恶警们的贪得无厌。因此对大法有了正确的认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