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刑展:曝光罪恶才是爱我中华

看清罪恶才能制止罪恶、有益社会


【明慧网2004年6月29日】在国际反酷刑日,法轮功学员在世界各地举办酷刑展,以真人模拟大陆江泽民政权对法轮功民众的酷刑摧残。在凝重的音乐声中,酷刑展的震撼力是文字和图像所无法比拟的,海外民众真实的看到了江氏政权的血腥和残毒。

对于此次颇具声势的酷刑展,江氏集团的御用文人可能又会重弹所谓“投靠反华势力”的上纲上线。而海外的华人可能会想起“家丑不可外扬”的老话。可是如果我们心平气和的想一想,就会得出结论:曝光江氏罪恶才是真正的爱我中华。

江泽民一伙当权者根本不代表中华民族,也不代表中国人民,甚至也不代表中国政府中的各级工作人员和中共的六千万普通党员。他们只不过是一群“窃国者侯”的犯罪团伙。他们对无辜百姓的野蛮迫害和酷刑摧残是对人类文明的侮辱、是对中华民族的侮辱。遭受他们迫害的不仅仅是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民众,还包括地下基督教会的信众,还包括各地的“越级上访”和抗议拆迁的民众,还包括仅仅因为在互联网上发表文章就被判刑的杜导斌们,还包括仅仅因为没有暂住证就被活活打死的孙志刚们,还包括为探讨中国未来而入狱的新青年学会四君子,还包括去年揭露非典疫情和今年呼吁为六四正名而遭软禁的蒋彦勇。这些被迫害和可能被迫害的人们才真正代表了中国人民,他们来自各个阶层,受江氏迫害的人们可能是我们的父母子女,他们可能是我们的兄弟姐妹。我们揭露江氏集团的罪恶,就是制止他们的罪恶的第一步。只有制止他们的罪恶,这些残忍的迫害和酷刑才不会降临到其他中国人民的身上,才不会发生在我们的至爱亲朋身上。

江氏集团之所以如此残忍的迫害所有他们视为异己的中国人,以他们自己的话讲就是所谓的“稳定压倒一切”、“把一切不稳定因素消灭在萌芽状态”。这个“稳定”根本不是百姓生活的稳定,而是江氏集团以及依附于他们的贪官奸商和被其收买的既得利益者的稳定。在这种“稳定”下,大量的国家资产被侵吞,巨额的银行存款被窃取,江泽民的儿子更是在此过程中成为亿万富豪,这是何其罪恶的“稳定”!这种“稳定”是建立在迫害和酷刑之上的,而这种“稳定”伤害的是中华民族的福祉。揭露这“稳定”之下的迫害才是真正的有益于中华。揭露酷刑就如同当我们家中闯進匪徒和窃贼时我们必须报警一样,这是维护我们的生命、财产和尊严,而不是“外扬”什么“家丑”。

江泽民不代表中国人民,这就如同希特勒不代表德国人民、萨达姆不代表伊拉克人民一样。二战之前的德国在希特勒的统治下,也是经济高速发展,人民的民族主义高涨,同时纳粹集团还粉饰关押犹太人的集中营,邀请记者去参观,欺骗世界舆论。可是结果呢?六百万犹太人被屠杀,德国民众也在战争中生灵涂炭,美丽的家园成为一片瓦砾。二战之后,战胜纳粹的英美各国将希特勒纳粹的暴行曝光于光天化日之下,让世界震惊,也令德国民众震撼和反思。没有任何德国人指责对希特勒的揭露是“反德势力”,也没有任何德国人认为被揭露出来的罪恶是不可“外扬”的“家丑”。相反,人们认识到,假如这些罪恶能及时被曝光和抵制,假如其它各国的政客们能够早一些强硬的抵制邪恶,那么悲剧也许就不会发生。如今的江氏集团也是一方面粉饰太平,一方面鼓吹民族主义,并效仿纳粹粉饰集中营的办法,把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劳教所打扮成度假村,欺骗世界。江氏的贪残统治实际是把中华民族拖進深渊。法轮功学员努力揭露江氏集团的罪恶,从客观上讲,也有助于避免中华民族面临的悲剧。

在西方文明社会,政府官员的一举一动都受到在野党派、新闻媒体、民间团体的严密监视,因为政府官员是纳税人的钱养活的,是人民的雇员。如果政府官员有一点过失,新闻媒体都会全面报道、揭露谴责。如果百姓对政府的政策有任何不满,都会走上街头、抗议责骂。当年克林顿的性丑闻被媒体大肆报道,没有人认为这些媒体在“反美”,也没有人认为这些媒体在“外扬”“家丑”,克林顿更不会以“稳定压倒一切”为理由把记者投入监狱。当权者的这种不稳定才造成了美国人民的生命和财产的稳定,才使得这个国家得以三百年来长治久安。与西方政客的过失相比,江氏集团的罪恶简直不可同日而语。对于这种罪恶,我们有什么理由视而不见呢?

去年非典肆虐之时,江系的卫生部长仍在粉饰太平,江泽民则逃到上海躲了起来。如果不是蒋彦勇医生站出来揭露谎言,将会有多少中国人死于瘟疫?显然真正反华的是江系人马,而揭露谎言才是爱我中华。江氏的残暴统治和愚民谎言为祸之烈更甚于瘟疫,我们把江氏的罪恶在世界曝光才是爱我中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