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疾病痊愈 讲真象抵制迫害


【明慧网2004年6月3日】1998年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坐火车去上海,途中遇到两个北京大法弟子,交谈中得知他们修炼大法后的巨变,他们给了我一本《转法轮》,回家后我一口气读完,泪水已经湿了衣服。回想半个世纪所经历的人生岁月,所有的不解豁然开朗,我明白了人生在世的真正意义,从此坚定地走入了大法修炼。

得法前,我身患多种疾病,风湿性关节炎、骨质增生、气管炎、神经衰弱,严重的神经衰弱使我夜不能寐,精神恍惚,后来又被类似附体之类的外来信息干扰控制。动辄摔东西、打人、骂人、心情烦躁,精神难以自控,曾两次被家人送精神病院治疗,花费了大量钱财也未能治愈,我身心极度痛苦,丈夫也被折磨得对生活失去了信心。

自从修炼大法以后,我的生活发生了根本的变化,炼功不久,各种疾病不治而愈。每天能够正常入睡,精神状态全好了,性格也变得安定了。在日常生活中,我以修炼人的标准要求自己,时时处处都用大法来对照自己,严以律己,宽以待人,家里的环境也恢复以往生机,全家人和身边的好友都为我高兴,感到法轮功的神奇,都明白是法轮功救了我和我的全家。

1999年720以后,这样一部利国利民的好功法却遭到邪恶的疯狂迫害,一时间电视、电台造谣宣传铺天盖地,手段卑劣、语言恶毒史无前例。大批的炼功人因向政府说真话即被残酷迫害,无数家庭支离破碎、家破人亡,恶毒的谎言使大批不明真象的百姓深受其害,许多世人在邪恶的操纵下为这场迫害推波助流,他们的生命面对着毁灭的边缘。我认识到救度众生的重大使命,自身在大法中受益的真实情况也促使我走出来讲法轮功的真实面貌告诉世人,告诉他们善恶必报的天理,让他们停止行恶,不要在无知中毁灭自己的未来。从此以后无论春夏秋冬、刮风下雨,我毅然走進了讲清真象的行列,走遍城镇、乡村、大街小巷。其间虽多次遭邪恶抓捕,也没阻止我救度众生的脚步。

2001年7月,我去农村发放真象资料,打算把真象光碟往住户门上贴,因农村养狗的很多,院子狗一咬,主人就要出屋看看,正巧发现我送的光碟,当时因为没有正念铲除邪恶,心也不稳,被邪恶钻了空子,被农民举报,抓到了当地派出所,那时因为法理不清,配合了邪恶,交了2000元钱才被放回家。

2002年夏天,我在车站发放真象,被一个60多岁的老头举报被抓,被送進看守所。我一直不配合邪恶,他们把我铐在地上一天两夜,直到正念正行显神威才停止迫害。但邪恶之徒还是不甘心,强制地把我送到精神病院,我一直不配合,并正念正行铲除邪恶,三天后我被放回家。

2002年春节前夕,我在买菜途中,向世人讲真象,发真象录音带,没想到此人是公安便衣,他强拉带扯的把我抓到了派出所。我正念铲除邪恶对我的迫害,全面否定邪恶的安排,师尊的话在我耳边响起:“我的法轮会保护你,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转法轮》)这时,屋里的恶警都上楼了,只剩我一人,我正念一出,这是师尊让我马上走出去,恰好外面响起了出租车的喇叭声,我大大方方的走出了派出所,坐上了出租车,顺利的回家了。

2003年春天,我在长途汽车站发光盘,被社会闲散人员蹲坑发现,当场被绑架到国保大队,我不配合邪恶的一切要求,我求师尊演化身体,身体出现病态,他们怕承担责任,无条件的把我释放,当时国保大队给我付了出租车费。回到家,想起自己被抓都是自己没有向内找的问题,修炼是严肃的,我开始重视学法,找自己的不足,知道在这方面下功夫。师尊教导我们说:“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象,用慈悲去洪法与救渡世人”(《理性》),以后我不管到农村,到什么地方都很稳,做得很好,这是师尊给我的智慧,听师尊的话才能大丰收。

这期间邪恶之徒在一次非法抄家中,拿走了我的价值1000元的小录音机,一块白色价值3000元的手表。偷走后,家人把录音机要回,提到手表的事,国保大队领导说:“现在警察素质太差,去几个人不知道是谁偷的。”就这样手表被恶警盗走就不了了之了。

邪恶的疯狂迫害,不但没有阻挡我的修炼,反而更加坚定了我修大法的信念,使我在助师正法的路上,更加清醒、理智、成熟。我将把全部的精力都投入到讲真象中,不遗余力的去救度更多的被谎言毒害的众生。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