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正念正信,才能正行


【明慧网2004年6月3日】最近,我和周围的同修出现了不同程度的“病业”症状,较严重的是两位病故,一位住院,还有一位到医院一针下去差点送了命。对此,我谈一点个人的浅显的认识。

我们修炼的人所遇到的一切都不是偶然的。从表面上看,这些同修都是99年7.20以前的老学员,有修炼基础。但在正法走入最后的时刻,怎么会这样呢?纠其根本,我认为还是存在一个“正信”的问题。

同修A.一天突然浑身无力,心绞痛,喘不上气,走不了十步就得歇上一歇,检查自己,结论是:“我没做错什么事呀?后来一想,“哦,是邪恶的黑手直接在迫害我了。”紧接着加紧发正念,铲除旧势力黑手的迫害。过了几天,还不见好转,架不住七嘴八舌的劝说,终于在“我没那么高的层次,我过不去这个关了”的长叹中走進了医院,打点滴还不到十分钟就出现窒息,幸亏当时反应快,迅速拔掉了针头,医生、护士一阵救护,同修A终于回过神来,而后毫不犹豫的走出了医院。

同修B.有一天脑血栓的症状,手脚不灵了,孩子哭,老伴劝,坚持了几天后,无奈乘着夜色坐着自家的车悄悄的住進了医院,因为怕白天走叫别人看见丢大法弟子的“脸”,又怕给同修造成障碍。躺在病床上找自己的“漏”,都是一些表面的这个事没处理好,那个事不应该这么做。

无论是同修A,还是同修B,我认为虽然都在“向内找”,但是都没有真正的触及到自己的“根”,一个强大的障碍——你到底信谁?

《转法轮》第一讲第一部分“真正往高层次上带人”中便讲道:“我这里不讲治病,我们也不治病。但是真正修炼的人,你带着有病的身体,你是修炼不了的。我要给你净化身体。净化身体只局限在真正来学功的人,真正来学法的人。”我们作为大法弟子,扪心自问,自己是否真信师父讲的这个法呢?是否无条件的真心想跟师父修炼呢?

作为世人,有了病就应该去医院;作为一个修炼的人,站在什么基点上看问题就很关键。师父在《转法轮》中说:“我们作为一个真正的炼功人,应该在很高层次上看问题,不能用常人的观点去看问题。你认为是有病的时候,那可能说不定就导致有病了。因为你一认为它有病的时候,你的心性就跟常人一般高了。”我和这些同修一起八、九年了,靠着对大法、对师父的“信”走到了今天,“但是人的千百年来骨子里形成的观念”还没有最后清除干净,在生死攸关的时刻,在自己痛苦的时候,我们的第一念是什么?是大法、是师父,还是“病痛”、是医院?同修A说:“旧势力的黑手直接迫害我了。”可我们想没想到旧势力的黑手为什么直接迫害我?我们隐藏很深的那个根子对大法、对师父是不是还有些不稳?是不是心里在琢磨着我这是消业呢,还是真有病了?是不是还期待着现代的医学能为我们解决点问题?如果没有正信,哪来的正念,更谈不上正行,表面的华丽解决不了根本的问题。

我们是从旧宇宙中走出来的生命,旧势力给我们层层都安排了它们的一套东西,特别是那个“为私为我”的理,时时束缚着我们,它影响着我们的正信。如同修B,脑血栓的症状来了,家里人哭着闹着要往医院送,面对这一切的时候,如果把“我”摆在了第一位,那就不能保持头脑的清醒、理智,如果服从了旧势力的安排,那就是叫你干啥,你就干啥。当你完全把自己当成一个病人的时候,那你就是摆脱不了它的控制。说来说去,还是站在人的基点上,从这个现实社会中看问题,还是这个看得见摸得着的实在!

还有一位同修C,修炼八年了,在我们这里也算是“元老”了,其他方面也还行,就是到现在还要每天吃一点点药(一片药分几份),并说:“我的××病就靠这一点点药,加上炼功挺不错。”有时自知理亏,说:“我充其量在这一个问题上是常人。”拿着师父的话,去掩盖自己强大的执著,死死抓住不肯放弃。其实,不在于你吃不吃那一点药,还是一个正信的问题,一念之差就是人与神的区别。师父说过,我们剩下的时间不会太久了,那么你准备什么时候把“在这一个问题上是常人”解决掉呢?修炼是严肃的,来不得半点马虎。

其实,“你到底信谁”的问题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也时时体现出来。如买菜的时候,有时就会想,这个菜补铁,那个菜降血压;买水果的时候就会想,这个水果维生素C含量高,那个水果消肿利尿……。作为世人没错,世上所有的东西都是为繁荣人类而造就的;作为修炼的人,就得从另一个角度看问题,就得用高标准要求自己,这就是修。

从师父让我们“修改”(经文《修改》)到师父让我们“大法弟子神的一面也复活吧!”(《2004年复活节在纽约法会讲法 》),我悟到,这标志着正法進入新的里程,对于我们大法弟子来说,也要上一个大的层次;对心性标准来说要换一个大的容器;对于身体转化越来越表面,反应也越来越强烈,所以要求我们更要认真学好法,真正的在法理上提高。“经过这场魔难,有的学员还不清醒,你就将错过这一切。按照师父的要求做才是大法弟子在证实法、在修炼自己,才是真正的大法弟子。”(师父评注《清醒》)同修,关键时刻要什么是我们自己说了算!让我们共同珍惜这万古机缘!

在此向同修推荐一个故事。下面这个故事是一位外地的同修讲给我的。7.20以后,由于我对大法领悟不深,处于一种不知该怎么办的状态,生怕一步走错给大法造成不可挽回的损失,在这位同修的帮助下,我修正了自己,坚定的走到北京去证实法。——

有一位修道的人带了一群徒弟。有一天传出一个消息,说师父有病了,有些人便离开了师父;过了几天,又传出消息说,师父病重了,于是又走了一些人;最后传出消息,说师父病故了,大家都散去了,仅剩下了七位徒弟去为师父送行,这时师父坐了起来,带着这七位弟子修道去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