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马尼亚大法弟子:去掉执著心讲清真象


【明慧网2004年6月30日】大家好,我叫Andrei Popescu,我是罗马尼亚的弟子。自从一年之前我开始炼习法轮大法开始后,我经历了好多事情。我想要把这些经历告诉大家,因为我觉得它不仅仅是对我有影响。

这些事情都是从几个星期前开始的。和一些日历有关——为了讲真象而做得很漂亮的日历——我们在冬天时收到这些日历并准备把他们送给世人。因为我没有学好法,在讲清大法被迫害的真象等一些方面上我不理解,也没有去掉一些执著心,导致被旧势力利用这一点使我怀疑自己是否可以讲真象。送日历给别人对我来讲有些困难,因为我担心被同其它宗教的“传道士”混为一谈。我知道这样想是不正确的,因为我们是在讲清真象和救度世人。但是(当时)我确实是那样想的。正因为这种想法和一些执著心,发送日历的事就被我给拖了下来。我提出很多一个比一个大的理由,但事实上他们都经不起推敲。是我自己对人们会怎么说和怎么想的怕心生成了这些借口。但是当时由于自己缺乏判断力,我一直抓着这些借口不放。

这其中有一个借口就是,当时我在等我的兄弟和他的妻子(也是大法弟子)一起去送这些日历。所以我就一直在等。但是那一刻就好像不会来一样。两个星期前我开始翻译师父在法会上对学员提问的解答,那其中有好多就好像是针对我的问题一样。这些问题就像是掴了我几个耳光。我开始问自己“为什么我不能自己去做这件事情?我为什么这么怕?”然后我感觉非常不好。但是那些提问和解答还在拍打着我,一天又一天,一次又一次。当时我是那样的看不清,我只是一直在等我的兄弟来,可是他没有来。

有一天当我在发正念并想要自己的思想冷静下来的时候,有一个念头不停的跑出,一次又一次。就好像是我自己和自己的对话一样。我在自己告诉自己去医院,去商店,去不同的地方讲真象,我甚至说出准备要说的话。很奇怪啊。但是我没有很严肃的去考虑它,我只是还是坚持我自己令人鄙视的借口。我心里面感觉很不好。就好像是在打仗。我不想等但却是一直在等。这是困扰我最多的问题:为什么?我向师父寻求帮助,想要一些启发和暗示,尽管我知道所有的答案都在我的眼前。我只需要睁开眼睛。可是我没有,我只是想要得到帮助。这之后,有一天也是在发正念的时候,哪个念头又出现了。几乎是一样的对话和一样的词语。是我自己又一次在和自己讲话。我说这一定要发生——去送日历——因为在这等待是错误的。所以我说“好吧,Adi,即使只有你自己去发你也要去,为什么要等你的兄弟呢?”在那些时刻我觉得自己很有力量和决心。

这以后两天之内,我拿了三十个日历还有一些真象传单和资料去派发。在我准备出发的那天早上,我觉得好像肚子里有个结。我知道这将会是很重要的一天,所以我出来了。我遇见了一位女性朋友,她准备去医院,于是我就陪着她一起走。在我给出第一份日历之后,我发现这件事一点都不难。我的意思是我并不在意人们会怎么说。我看到是我的执著心造成的怕心把我的脸包起来,让我有一种我不能够去做这件事的想法。人们都很好奇,思想也很开放,他们对迫害的受害者都持同情理解的态度。我认识到只有我自己才能阻止自己和他人对我的影响。当我认识到这一点之后,我不再有怕心和求心去做事了。我感觉到如果做事时没有求结果的心是多么的容易,只要去做就好了。我也明白了邪恶的生命可以通过我的执著心控制我。我以前也知道这一点,但不是真正的“明白”,我曾经读过关于这方面的法理但没有明白。

在路上,我去了一个电台。我只是决定進去因为我就是想给他们一些材料并和他们讲一讲大法和迫害真象。一个秘书找来一个男人收下了那些材料并且思想很开明。他告诉我说:“目前我还不能对你做一个电台采访,因为现在是选举的时候,我非常的忙。但是等事情平定下来之后也许我可以对你進行采访。”我告诉他我只是来给他送一些资料,但是如果可以做采访就更好了。这真的让我很意想不到,因为事情似乎在一秒钟内就发生了变化—电台要采访。我向他表示谢意然后就离开那里去了医院。

在那里,一些特别的事发生了。我陪我的朋友去做治疗并在那里和两位医生交谈起来--他们中的一个也是个病人。他们对我所讲的事情非常的感兴趣。过了一会儿,我还在和那个化疗医师交谈,我问他我应该去问谁才可以把这些挂历挂在医院里。就在这样的想法中我去找一个秘书,请她让我把挂历挂起来。我向她讲了镇压的情况和事实真象。我还对她讲,即使人们并不想更多的了解法轮大法,他们也会看到“真、善、忍”这一法理,这也是很重要的,因为在当今的社会上,这一法理已经被许多人给遗忘了。她同意我讲的话。向她表达了我的谢意之后,我又回到医院把日历给挂起来。事情连接的是那么的好!我看到了那一时刻,我放弃了一些执著心,事情就会出现转机就会发生。

在我回家的路上,我又在那个电台停下并将刚才那个男人的电话号码要了过来,以防发生什么事他不记得打电话或者是弄丢了那些我给他的材料。所以我们有短暂的交谈。他告诉我他已经作了一个关于法轮大法的小节目,在几分钟之内就要在电台播出了。我很惊讶“啊?现在吗?”我提出想要看一看他写的文章,怕万一他写错什么东西。但是他说作为一名新闻工作者他应该在没有别人的影响下,来让他自己写文章。但是他和我讲,他提到了我们的法理和被迫害的情况。大体来讲那是一篇好文章,只可能有一些小错误,但都是可以改正的。他还告诉我,他曾参加过一些在布加勒斯特(罗马尼亚的首都)的研究会,在那里有几个中国人告诉了他一些和我所讲的非常不一样的事情。他很惊讶的发现事情并不完全是像那些人说得那样。他的思想很开放,我对他所做的新闻表示感谢并且跑回家去听。这条新闻确实很好,有一些次要的观点可以用不同的方式来表达。但是可能会有一次采访那么这些问题都会被讲清楚了。

那一天就是这样子的。对我来讲,它特别并不是因为我做了什么重要的事,而是因为那些等着听到大法和其法理的人们(了解了大法)。我认识到如果由于我自己的执著心而不能让他人知道大法,我自己就太自私了。多谢师尊的帮助。我有《转法轮》和其他的经文,他们一直都在那儿。但是由于我自己对法的浅薄认识,我并没有看到和明白这一点。就好像一个被灰尘覆盖的窗户,如果你不将它清洗干净,你不可能看到窗子外面有什么,即使是很美丽或者是很重要的景象。那些灰尘就是执著心。你清理掉一些你就会看到一些事情会发生,就好像我一样。现在我越来越清楚的看到,当我思想处于无为状态的时候我可以做我应该做的任何事情。去掉执著心就好像是关掉一扇邪恶可以钻進来并由此的把我当木偶来任意操纵的门。我知道我要去掉很多执著心。

当我写这篇心得体会的时候,我想起了我应该改正的东西,我可以看到到现在才认识到的事情和在我身上我需要改正的很多不好的方面。现在,我可以更好的感觉和看到法的力量,并认识到执著心到底是什么。我一直在学但是我可以感觉到每过一关我都在提高自己。多谢大家!

(2004年欧洲维也纳法会交流稿)







相關文章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