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病还是虐杀(图)

重庆茅家山女子劳教所残酷折磨法轮功学员纪实

【明慧网2004年6月30日】从1999年7月22日以后,重庆茅家山女子劳教所成为迫害重庆市女法轮功学员的黑窝。那里的恶警和吸毒劳教犯所使用的迫害手段毒辣残忍,无所不用其极。所谓治病“敷药”、“喂药”成了迫害甚至于虐杀大法弟子的重要手段。

在这个所谓的文明劳教所里,卫生条件极差。臭虫、跳蚤、虱子、蚊蝇很多。他们长期把法轮功学员关押在阴暗的监舍里。动辄就是毒打和手铐或关進黑暗潮湿的禁闭室。很多大法弟子身上被打坏出现红肿溃疡,或被蚊虫咬出红疙瘩,或出现湿疹现象。2001年4月25日,中央电视台《焦点访谈》节目造谣说上海一名法轮功修炼者,因患疥疮,拒绝治疗死亡。劳教所的邪恶警察们在“人道主义”关怀的幌子下以“治病”、“擦药”、“喂药”为名对大法弟子進行了丧心病狂的迫害。

所有的法轮功学员只要身上有点搔痒或红疙瘩或溃疡,他们就说是疥疮,就要强迫擦治疥疮的“硫磺软膏”。恶警们指使吸毒劳教人员强迫法轮功学员擦药,手段极其残暴。所有的法轮功学员被抹药后,无一例外地出现了全身红肿、创面扩大,小疮变大疮,已经好转的又恶化甚至化脓等状况。

法轮功学员拒绝邪恶的迫害,拒绝接受“擦药”。劳教所恶警杨明就指挥吸毒劳教犯進行更残忍的迫害:他们让6~7个吸毒劳教人员对付一个法轮功学员,或在监舍里或把法轮功学员拖到操场上,浑身上下衣服全部扒光了,几个人按在地上,用手套抓起硫磺膏一把把往身上乱抓乱抹。有的法轮功学员身上的疮已经化脓了,手套上沾满了脓血和尘土,也不更换,继续又给另一个法轮功学员身上抹。对坚决反抗的法轮功学员抹完了就用手铐吊起来。一个个被擦药的法轮功学员满身灰尘、分不清哪是脓血哪是药膏。在邪恶的迫害下许多法轮功学员全身疮痍满目,有的疮面感染更加严重。

“灌药”是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的又一毒辣手段。恶警杨明专门组织一个灌药组,有吸毒劳教人员谢贵平、贺小平、刘承玲、聂娟、沈玲、王素晓等。他们让6~7个吸毒劳教人员把法轮功学员按在地上用膝盖压在胸膛上,先是殴打,再不行,就掐脖子、捏鼻子,用竹块、木条撬开牙关往里倒药,或用针筒直接往喉咙里插强行推药進去。


王积琴在茅家山女子劳教所被迫害致死

恶警杨明多次命令吸毒劳教犯以“治病”为名,对法轮功学员灌不明药物。大法弟子王积琴多次被灌休克。其中一次是劳教所房××(医生)直接指挥,王积琴被当场灌昏死过去了。为了推卸责任,劳教所将生命垂危的王积琴送回家。回家后王积琴一直吐血、便血、胸闷、气喘咳嗽、呕吐、腹泻、腹部剧痛,胸部以下严重浮肿,四肢无力,不能入睡。2002年9月23日身心受到严重摧残的王积琴含冤去世,年仅29岁。

法轮功学员龙岗,劳教所恶警对她野蛮灌食,致肺部穿孔,在被迫害得奄奄一息时,恶警说她有肺病,把她长期关進四面不透风、空气非常污浊的黑屋里,长期睡在地上,并强行给她灌药。劳教所怕承担责任才同意家人接走,4个月后龙岗在家中去世。

劳教所医生有时甚至故意使用有禁忌的配方给法轮功学员,摧残她们的身体,周成渝就是被她们乱涂药造成感染,乱用药造成腹部肿胀死于劳教所。在重庆市劳教局统一口径指使下,女子劳教所和重庆西山坪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说:周成渝是患癌症死的。

大法弟子邱翠香,恶警杨明经常把她反铐起来,指使吸毒劳教人员毒打她,由于手铐经常在后腰臀部磨擦,造成大面积溃疡。恶警杨明为了达到迫害目地,硬说是长疥疮,会传染别人,让吸毒劳教人员强行扒光其衣服,按在地上,往身上抹“硫磺软膏”(抹药后又吊铐起来);还让吸毒劳教人员以暴力对邱翠香進行灌药。用自来水兑药后用针筒插入喉咙强行灌药,结果溃疡越来越严重。2002年4月25日,劳教所让杨明把邱翠香带到重庆市第一人民医院皮肤科看病。医院皮肤科专家仔细察看创面后,作出是长期戴镣铐金属磨擦造成伤害的诊断。杨明却仍然用硫磺膏抹,用大针筒插入喉咙强行灌药等方法折磨邱翠香,必欲治死地而后快。整得邱全身发乌,骨瘦如柴,极度衰弱。可杨明丝毫没有放松迫害,仍然罚站、戴铐殴打,不断折磨。

这只是女子劳教所在“人道主义治病”的幌子下所施恶行的一小部分,却足以证明江氏集团指挥下的重庆茅家山女子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进行迫害的残暴。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