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评论:警惕江、曾把国家恐怖主义蔓延到全世界


【明慧网2004年6月30日】追随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曾庆红与薄熙来于2004年6月26日晚抵达南非,进行为期4天的访问。6月27日,法轮大法信息中心发布消息,称法轮功学员将在曾庆红访非期间进行和平请愿。6月28日,9名澳大利亚法轮功学员抵达南非约翰内斯堡国际机场,他们准备在南非以灭绝人群罪控告曾庆红。

当地法轮功学员前来机场接机,然后分乘两辆车赶往南非首都的总统府宾馆。途中,约下午8点半左右,一辆白色轿车从侧后方,向坐有五名法轮功学员的第二辆车扫射,至少有5枪击中车辆。目击者说凶手用的武器是军用AK47,车上留下弹孔,车胎被打破,一名梁姓法轮功学员中了两弹,一脚粉碎性骨折。他既是唯一中弹者,也是车中唯一身穿写有“法轮大法”标记服装的学员。抢救他的医生(SINEVICI)证实子弹火力强大,穿骨而过。该医生说,只有稳定骨架和预防感染,才能保住梁先生的右脚。

曾庆红是江泽民的心腹,主管党内特工系统,这次雇凶暗杀准备起诉他的法轮功学员,曾庆红难逃干系。

自99年7月江泽民迫害法轮功以来,海外的各种特务人员和中国驻外领使馆成为江泽民在海外骚扰、恐吓、袭击法轮功学员的主力军。

从给各国政府机关和民间组织散发诽谤法轮功的黑材料,到阻止外国政府给法轮功褒奖;从威胁有关单位给法轮功出租活动场地,到干涉美国大学校园中国学生会的选举;从拒绝给法轮功学员的护照延期,到组织侨社揭批法轮功以便反销到国内媒体;从唆使留学生用横幅挡住法轮功学员在中国领导人来访时的请愿标语,到要挟、欺骗当地警察对法轮功学员采取过激行动;从不让法轮功参加当地的庆典游行,到收集黑名单,不让回国,威逼他国政府不让法轮功学员上飞机;从监听电话、破门而入、死亡恐吓,到烧毁汽车、利用黑社会流氓打手直接辱骂围殴法轮功学员,制造恐怖活动等等等等。

这次曾庆红南非之行,竟雇用黑社会杀手,黑枪扫射,更是把江泽民一伙的国家恐怖主义的暴力行径推到了极端。

共产党从起家一开始,就是以暴力为手段的。“共产党人不屑于隐瞒自己的观点和意图。他们公开宣布:他们的目的只有用暴力推翻全部现存的社会制度才能达到。”(《共产党宣言》)。除了自己采用类似黑社会的暴力行为外,直接利用黑社会人员,更是他们的斗争策略。

迫害法轮功以来,在海外刚开始江泽民集团多是指使领馆人员直接出面,进行骚扰、破坏,他们很快发现这些共产党的文革遗风在西方国家并不好使,在他国的土地上骚扰恐吓当地百姓的作法,很容易遭到当地政府和人民的谴责。所以,他们改变策略,倾力培植、收买、利用当地亲共侨社来出头攻击法轮功。比如,以当地华人名义在报纸上买版面刊登中国大使馆提供的诬陷材料来诽谤法轮功;侨社办活动,中领馆暗中施压,不让法轮功参加;最后发展到网罗有黑社会背景的人制造恐怖行动,对法轮功学员大打出手。

中共历来和各国当地黑社会来往密切,青睐有加。一九九三年,北京公安部长陶驷驹讲起香港的黑社会组织,说是那里的黑社会人员负责保卫过国家总理过境的安全。这番谈话引起香港报刊的强烈不满;中共在美国的特工也同当地黑社会混在一起。97年中共国务院港澳办一位要员曾公开说:黑社会也有“爱国”人士。除此之外,街头泼皮与无业游民也是中共经常利用的对象。

2001年7月13日在芝加哥中领馆前发生涉嫌由中领馆纠集的流氓当众在领馆门前殴打法轮功学员和流氓恐吓事件;2001年9月7日芝加哥华人黑社会流氓郑继明、翁育军在领馆前,殴打法轮功请愿者,后被捕在刑事法庭认罪,被判监管;2003年6月,纽约华人圈中替中共出面的头面人物梁冠军、花俊雄等,在领馆官员出席的地方暴力围殴一法轮功学员而被控告调查。

虽然这些人都会一再声称自己同中领馆没有关系,但是,毕竟这种关系是路人皆知。美国有议员提出相关议案,要求谴责江泽民集团在美国本土骚扰法轮功学员。

而现在发展出来的利用当地黑社会势力,在远离中领馆和领馆官员的地方,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恐怖袭击,就具有很大的隐蔽性。江泽民集团是在暗中操纵,表面上看起来不容易引起当地政府和居民对江泽民一伙的不法行动的注意。

这次,江泽民、曾庆红在南非直接雇用杀手的极端恐怖行动,正是江、曾流氓集团骨子里无法无天的恐怖主义细胞急剧膨胀,发展到在“天高皇帝远”的南非,干脆雇用枪手明目张胆的持枪杀人,一来为了阻止起诉,二来想“杀一儆百”、阻止海外法轮功学员的反迫害行动吧。孰不知法轮功学员是为真善忍而存在的,绝非个把不敢公开出来承担责任的枪手及其雇主所能吓倒的!

同时,我们既要冷静的认清江氏集团的日薄西山,又不可对恐怖主义分子的丧心病狂掉以轻心。今天,江、曾一伙雇凶暗杀的恐怖行径发生在南非;明天,会不会发生在世界其他各地?今天,江、曾一伙目标锁定法轮功学员;明天,会不会扩大到其他所有他们不喜欢的人群?南非枪击事件发生后,已经有网特冒充海外法轮功学员在网上散布恐怖气氛。看来他们真的想把迫害这条路一直走到底了。几个心灵晦暗、扭曲的狂徒,不可能成什么大的气候,但是一旦做出什么,却总是伤害无辜、危害社会的恐怖份子的下流举动。

我们有责任,在他们的恐怖主义蔓延之前,把江、曾在镇压失败后丧失理智而诉诸恐怖的变态心理揭露出来。在全世界的反恐浪潮中,我们必须制止江泽民、曾庆红一伙在国家恐怖主义的道路上迈出更危险的一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