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肠癌痊愈 因炼功被酷刑折磨


【明慧网2004年6月5日】我是赤峰市建昌营镇建昌营村的村民。得法之前身体不好,得了很多病,特别是肠癌,每天不知吃多少药。去医院看病都得家人搀扶着、背着,走路艰难,家务活一点不能干,更谈不上去外面干活。93年和94年,我两次去北京空军医院治疗,那里的医生想尽了办法,最后的确诊是肠癌到了晚期,已经治不了了。当时我真的不想活了,病魔折磨得我生不如死,精神几乎到了崩溃的边缘。

96年夏季有缘看到了《转法轮》,我明白了人生的许多道理,明白了人长病的根本原因。在不断的学法炼功中,我的心情不断地转变,思想得到了提高。我就象变成另外一个人似的,身体的病不知不觉地消失了,全身感到一身轻,不但能干家务活,连生产队分的几分园田,我都一个人干了。看到我的改变,家人、亲人都很高兴,很支持我炼功。因为我为他们减轻了精神上的负担,为家庭增加经济收入减少了支出,使家庭增添了欢乐的气氛。

可是我万万没有想到,99年7月20日,国家下令非法取缔使我身心受益的法轮功。我弄不明白,这么好的功法,为什么就不让炼呢?大法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我要把我亲身受益的体会告诉大家,用我的行动来证实大法。

99年10月1日,我因为炼功被当地派出所非法绑架到平庄看守所关押7天。

2002年,我被邪恶的610强行绑架到赤峰法制基地洗脑班。他们采取强制手段迫害我,不许站着,只能蹲着,我整整蹲了半天加一宿,蹲得我大腿一面起了一个筋疙瘩,这次被非法关押8天。

2003年12月7日,我再次被绑架,他们把我带到元宝山区云杉路刑警队。我不配合他们,给他们讲理、讲法轮功真象。建昌营镇派出所恶警副所长闰军一连打了我4个耳光,把我打得眼冒金花,转了两圈退出二米多远,接着有十几个人对我拳打脚踢,还采取各种方式对我進行迫害,如不给饭吃;蹲马步,胳膊腿稍微低一点,弯一点,电棍就打下来。两天两夜的折磨,把我前肋骨打伤,脚踝骨打碎,大腿上的血水直流,肿得象根棍子,大腿筋聚集了一个筋疙瘩,头上全是大疙瘩,全身没有一点好地方。我被折磨的全身虚脱,不断的喝水,不断的排泄,一天上厕所十几次,至今没好。他们看到残酷迫害动摇不了我对大法的坚信,最后他们把我送到平庄看守所。

由于我被打的严重,不能走路,不能坐着,整天躺在冰凉的木板上。一天恶警王磊把我拖到值班室,用脚踢、电棍电、用羽绒服包上放在暖气跟前,我由于出汗多,身体虚脱,全身出现抽筋。然后他们强行给我灌药,把腮帮上的肉裂开,一个多月才好。当时它们怕我出现危险担责任,每隔一段时间到医院检查一次。按理这钱应由国安大队出,可是它们趁家人看望我时,向家人索要现金500元。

这里也有一些明白真象的警察,看到我被迫害成这样很同情我,说:“快炼炼功吧,你们炼功就会好的”。可是当时连坐都坐不起来,怎么炼呢?两个多月我被折磨的骨瘦如柴,家人看到我,心如刀绞,再也不忍心让我遭受痛苦,承受非人的折磨。本不太富裕的家庭,向亲朋好友借钱,托人送礼14000元,罚款现金300元。就这样,才把我从人间的地狱里解救出来,使我获得自由。

今天我把我的遭遇简单的告诉大家,同时还有很多和我一样的修炼者,为了修炼“真、善、忍”,现被关押在看守所、劳教所、监狱,每天承受着不同程度的迫害折磨,生命时时都有危险。我希望所有有善心、有良心的人们,用你们的正义之声来帮助那些正在遭受迫害的修炼者,使他们早日回到亲人身边。善恶有报是天理,也为你们的未来奠定美好的基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