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恶警迫害大法弟子的酷刑之一:吊水桶(图)


【明慧网2004年6月6日】2002年7月25日晚,我在去同修住处时,被当地蹲坑的恶警抓捕,开始时它们是拳打脚踢,恶警很邪恶,专门踢胸部和腹部。后来胸、腹部都呈黑紫色,头被打破了,脸也肿得不成样子。


“吊水桶”酷刑示意图

后恶警又用车把我带到很远的一个地方進行迫害。它们拿来专门在渔船上捕鱼用的那种又粗又硬的尼龙绳子,把绳子挂在屋顶的暖气管子上,把我的双手绑上吊了起来,往脸上泼水,又弄来两个装满水的塑料桶,桶是长方形的,一个桶大约能装40-50斤水。它们说:“看你是个女的,给你弄大半桶。”前几天给A(另一同修)装了满满两桶水。它们找来了一个长布条,两头系在水桶的把上,把两只装了水的水桶挂在了我的肩膀上,放了一会,恶警看没怎么样,就把系桶的绳用水打湿,本来天气很热就出了汗,这样一来绳子就贴在肉皮上,两个恶人一个人拉一个水桶,一个在前一个在后,就这样拉来拉去没几下肩膀和脖子上的皮肤就磨破了。两个桶吊在身上又累又疼,脖子上的筋都勒得生疼的,过了一会手就开始发胀。有一恶警很下流,用手挠我的腋下。

又过了半个多小时,我的两只手臂就失去知觉了。当时还想:怎么就不疼了,还以为是放下来了,抬头一看手依然吊在空中,桶依然吊在脖子上。就觉得恶心,喘粗气,这样迫害持续了近四个小时。当把我的手放下来的时候,整个胳膊任何知觉都没有了,东西拿不起来,过了半个月手才能拿东西,半年之后才渐渐恢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