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市南方中英文幼儿园住园医生工作期间被绑架


【明慧网2004年6月6日】我叫司兵,女,47岁,曾在部队担任主治军医,93年12月转业到地方。98年1月有缘开始修炼法轮大法,身心都得到很大的升华。在99年邪恶开始打压大法之后,我曾四次到北京上访,和平和善意的向领导反映法轮大法的真实情况,却被江××政治流氓集团非法判刑劳教三年。在广州小岛非法劳教期间,受到的种种迫害与折磨是难与言表的。

我的小女儿和年迈的老母亲也受到恐怖万分的精神迫害。2003年4月我被释放回家,可是我已经没有自己的住处,只好到妈妈家暂住。2003年10月我应聘到广州市南方中英文幼儿园任住园医生。

中英文幼儿园有许多外国孩子入托。该园有近二百名幼儿,全托幼儿有70多名,年龄最小的不到二岁。按国家有关文件规定,有全托幼儿的园所必须有医疗保健人员在园,以保证幼儿在生病、意外事故中能及时得到救治,保障儿童的生命安全。

我是住园医生,夜间要处理孩子们的急症、高热、腹痛腹泻、呕吐、鼻出血等各种病症,有高热惊厥和各种重症疾病要及时抱孩子到医院急救,同时负责给孩子夜间喂药,巡视幼儿睡眠情况及房间消毒和第二天的晨检等全部医疗保健工作。我热爱自己的工作,不计报酬,不求索取,对工作尽职尽责,得到孩子们、家长和老师们的认可,在上学年被全园教职员工无记名投票选为优秀行政人员。

2004年2月23日夜间,在我工作时间,有两名我不认识的女性谎称受我朋友所托,来找我,并要求我离开工作岗位出园。我解释说我在工作时间不能随便离园,她们便要求進园,按园所规定,为了孩子们的安全,不许陌生人入园。

后来五山派出所的张警过来说找我有事,我认识他,便请他入园。他说我必须马上跟他走,我说我在工作不能离开,有什么事明天再说。他说不行,上面的命令要带我走。我问及原因,他说不清楚,也没出示任何文件、证明等。我说工作规定我不能离开工作岗位,这时候从外面進来5-6名男子汉,强行把我拖走。这些人中没有一个人是着警服的,张警也没有着警服。此事有门卫阿超和托班的老师们见证。

当时这些绑匪甚至连工作也不让我交代一句,使有心脏病需长期按时服用心脏病药物和需服用抗生素及其他药物的幼儿治疗因此而受影响。它们把我强行推進面包车,拉到广州市法制学校拘禁后再无人过问。

2月26日我口头向该值班王教员提出请求:要求面见天河公安分局领导反映情况,但一直未见来人。2月30日我向广州市公安督察部门和广州市人大常委会写了投诉信,并请学校转交,但直到目前仍未有答复。

此次违法抓捕事件,是明目张胆的执法犯法的行为,直接侵犯了公民权,同时非法停止了该园所有幼儿医疗保健工作的進行。对所有幼儿的健康和生命安全构成了直接威胁,给幼儿园小朋友带来非常不利的影响,其后果是严重的。

目前被非法关押在广州市法制学校的大法弟子,还在遭受着各种从精神到肉体的折磨,不法人员为了强迫我们放弃信仰,放弃对真、善、忍的修炼,采用的手段都是非常恐怖和不人道的。

我呼吁社会各界正义人士,立即制止广州市法制教育学校践踏人权、疯狂的迫害大法弟子的执法犯法的行为,使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无条件早日释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