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容县陈敏清遭迫害纪实

【明慧网2004年6月6日】我是一位法轮功修炼者,于1999年10月3日去北京为法轮功上访,在10月22日我回到家中。10月25日我再次去北京上访,刚出门就被早已埋伏的恶警覃旭宁、黄武祥等抓捕,并强行非法抄家,抢走一批我的大法书籍资料,把我关在容县拘留所非法审讯15天后转到容县看守所,直到11月24日,勒索我家属交5000才放我回家。

在2000年7月1日我再次去北京上访,至桂林途中被恶警覃旭宁、黄武祥、余辉等抓回,关在容县拘留所。女恶警何玉芬对我非法野蛮搜身,在搜不到钱时,还不知耻,毫无人道地威胁我脱下内裤,我拒不配合,并义正辞严地大声说:“我是一个大法修炼者,堂堂正正做人,你凭什么搜我身?凭什么要我脱内裤?你身为人民警察执法犯法!”这时何玉芬心虚了,一旁的叶会计劝她算了。三天后,又是何玉芬等恶警再次搜我,从我的小包抢走唯一的350元现金。当我家人来要求探望时又被勒索100元才准许接见。半个多月后,我被转到容县看守所关押,非法判我劳教二年,2000年9月4日送广西女子劳教所。在2001年5月上旬,我因高血压昏迷,被用担架抬到劳教所茅桥医院急救,于5月28日放我回家。

在2002年3月29日晚7时许,又是覃旭宁、黄武祥、何玉芬等成群恶警突然闯進我家,要我去公安局谈话,我拒不配合,恶警越来越多,十几恶警对我大声威胁吼吓,我家人被吓坏了,两个孩子被吓得大哭不止,搞得鸡犬不宁,十几恶警对我施暴强行带走。当晚我被关在公安局進行非法迫供,事后才知原因是从玉林市追至容县的几个大法弟子失踪了,怀疑我知情不报,可我根本不知头绪。恶警玩弄诱供、迫供等邪恶手段未果。在拘留所关半个月后,我被转容县看守所,而后他们将莫须有的罪名强加于我,还判我劳教三年,又進行非法强暴抄家,抢走我一大批大法书籍、两套《济南讲法》录音带,炼功带等。并在2002年5月8日送我去广西女子劳教所。

到劳教所茅桥医院体检时因我高血压而拒收退回,这时容县公安局的女警许微强词夺理与劳教所女警争执,死活不同意退回,再三胁迫强求劳教所收下我。劳教所见人命关天,怕承担不起责任就采取拒收的态度,双方曾一度僵持不下。后来在劳教所女警以身体不合格的理由坚决不收。直到下午6点多钟天都黑了,容县恶警许微见实在没办法送我進去的情况下,才一边唠叨不停一边叫车将我带回,又把我关在容县看守所,强迫劳动。

我的家人得知后多次找到公安局、跟610讲道理,要求放人,我当医生的叔父对他们说,“高血压的人关在那样恶劣的环境,随时都有生命危险,劳教所都不敢收,你们没有任何理由不放人,万一发生意外你们要负完全责任。”可是公安局与610根本就不讲人道,继续非法关押我,并强迫我劳动。

2002年6月6日,恶警黄武祥、何玉芬、杨锡容把我带到容县人民医院测血压,经林积全(原院长)等三位主治医生给我反复量血压都说在200度以上。量完了,恶警又把我带回看守所关押。过几天后,他们从外面弄来个“医生”,装模作样反复给我量血压,我问他血压多少?他不回答。随后在血压问题上弄虚作假,变成正常血压结果后,在7月11日,恶警再次将我送广西女子劳教所。到劳教所医院,医生反复给我量血压还是很高,并叮嘱我要小心。也许这回事先已弄通了关系,劳教所无奈只好收下我了。在2002年12月30日晚,我高血压加上胃出血,当晚12点左右送劳教所医院急救,住院几天后,2003年春节叫我家人接回家治疗。

在2003年12月30日晚6时许,又是恶警黄武祥、何玉芬、李桂安等突然闯進我家,在没有出示任何法律手续的情况下,强行抄家,翻箱倒柜,连孩子的卧室也翻遍,将肮脏的臭鞋在我床上肆意踏得一片狼藉,强行抢走《广州讲法》、《济南讲法》一套、炼功带一套及《转法轮》等书籍一批,连三盒新买的录音空白带也强行抢走。他们强行把我带到公安局审讯,怀疑我发真象资料。何玉芬伙同一男恶警对我施暴,抓住我的手强行按指纹。黄武祥胁迫我与大法资料一起拍照,我拒不配合,黄武祥又将一袋大法资料搬到我身旁企图拍照,我快速双手抱住大法资料,并大声说这是我的个人财产,你无权践踏!这时黄武祥野蛮地扑过来抢夺大法资料,当塑料袋被抢烂时,资料散落,黄武祥极端野蛮地恶狠狠地边骂边使劲将我推倒,伙同何玉芬把大法资料搬到另一边,在一群恶警的协同下,黄武祥用一张8开大的白纸用毛笔写上我的名字与大法资料一起拍照。整个过程都是执法犯法的邪恶可耻的行为。直折腾到半夜一点多才放我回家。

上述都是我所亲身经历的,做为一名法轮功修炼者,我没有违法乱纪、没有做一件对不起他人的事情,反而是我学了法轮大法身体健康了、道德升华了、时时处处严格要求自己做一个好人、一个堂堂正正的人。我才能够放下一切个人得失的去上访、去讲真象,出发点完全是为了别人好,为了让人们不被谎言所毒害,所作的一切也都是为了挽救他人。


目前陈敏清本人由于在岑溪马路镇向民众发真象资料而被关押在岑溪看守所,容县恶警也参与对其抄家并协助岑溪公安局给她罗列罪名欲要将其定罪。请善良的人们要分清、要明记,所有对大法弟子行恶的人都不可能逃脱历史的审判。人类几千年来都相信“善恶有报”。

在这场迫害中善与恶的对比是鲜明的,在这四年多的残酷迫害中,法轮功学员以和平、理性、非暴力的抗争赢得了全世界的尊重,越来越多的国家支持法轮功学员的和平抗争,谴责江氏发动的这场迫害。现在,全球都在起诉江泽民迫害法轮功学员犯下的罪行。这都充分表现出了法轮功学员的大善大忍的胸怀,而那些迫害法轮功的人也淋漓尽致的表现出了他们道德沦丧的一面。

容县当局或者某些恶人恶警在每一次迫害当地法轮功学员的时候都会得到报应。这难道都是偶然的吗?

佛法天理看人心 善恶真伪一杆秤
不因钱多不得病 不因权贵灾不生
人间富贵浮云过 不如有颗善良心
善待他人得福报 欺负好人灾降临
莫跟权贵一帮哄 细辨冤情留善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