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齐哈尔劳教所摧残虐杀大法弟子

【明慧网2004年6月7日】齐齐哈尔劳教所(原双合劳教所)自一九九九年十一月非法关押大法弟子以来,恶警们采用吊挂、地环、不让睡觉、喂蚊子、铁椅子、强迫劳役制作有毒农药、勒索大法弟子钱物,和种种精神迫害等手段摧残大法弟子。二○○四年年初,齐齐哈尔劳教所派恶徒张志捷、郭丽等去马三家学习迫害经验,自此,齐齐哈尔劳教所紧随马三家更加邪恶的迫害大法弟子,迫害致死人数一直在增加。呼吁世界各界正义之士关注在齐齐哈尔劳教所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他们时刻处于生死边缘。

车轮战术、强制洗脑、酷刑折磨

由十几个恶警和犹大组成的洗脑小组,不分昼夜的向大法弟子搞“车轮战”洗脑。将大法学员弄至一房间,放邪恶录像、迫使大法弟子念诬陷材料,不从就强迫坐铁椅子,有的坐铁椅子长达二十七天之久。此种酷刑将人坐于铁椅子上,将两只手从铁椅子靠背特制的两个圆洞伸过去铐住双手,再用绳子把双脚固定在铁椅子上,再将绳子的另一端牢牢系在手铐上,全身各部位都动不了。铐子卡到肉里流血、流黄油,手、脚、腿浮肿的要崩裂似的,持续高烧,它们依旧迫害不止。寒冷的冬天大法弟子被罚坐铁椅子,恶徒们不给穿鞋、不给穿棉衣,有的还穿着夏天的纱料裤子。女大法弟子来例假,恶徒也不给卫生纸,任血浸染衣服顺铁椅子流到地面,经过折磨后的大法学员身体各部位严重变形。有的经此种折磨后精神崩溃、身体致残。

非法奴役、动辄毒打、野蛮灌食、无耻掠夺大法弟子财物

劳教所非法奴役大法弟子,逼迫她们糊药盒。如不能定期完成任务,王玉峰政委和王岩队长就下令对其大打出手。齐齐哈尔地区拜泉县的大法学员李静被打坏了双眼、双腿致残;拜泉县的学员李春霞来齐齐哈尔劳教所时身心健康,仅仅一年她已瘦得皮包骨已是癌症晚期,即使这样恶警依旧对她奴役,差一个盒未完成,王玉峰就把她吊起来毒打。大法弟子绝食抗议,它们便对其采取野蛮灌食。它们用又粗又硬的胶皮管子在食道内上下抽动、灌浓盐水、灌生玉米面水加重迫害。劳教所的恶警非法扣押大法弟子家人捎去的食品、衣物。挑捡剩下的才给大法弟子,甚至全部扣留。

制作虚假新闻欺瞒百姓

每每上级有关部门来劳教所检查,恶警们便将毒打致伤的大法弟子由几个人架着拖到库房藏起来。打扫卫生、拆洗被褥、被褥必须叠出线来。且恶警极虚伪的给没病的犹大喂饭,犹大帮凶人员就配合它们装作病重的样子,挂点滴瓶子。新闻单位又将这些丑剧制作成录像片,在齐齐哈尔电视新闻中播出。伪装劳教所如何“善待”大法弟子、劳教所的生活管理的“如何好”,以此欺骗善良百姓。

以王玉峰为首的严管队歹徒罪恶昭彰 竟立功受表彰

二○○四年二月十二至十三日,齐齐哈尔劳教所处于一片白色恐怖之中。歹徒们将整个四楼十二个房间全部倒出来成立了严管队。王玉峰为首的一伙男恶警,蹿到二楼将大法弟子强行拖拽至四楼。有的全身多处拖伤、有的裤子被拖掉了,与它们讲理它们说无理可讲,要讲去四楼。四楼的每个房间墙面上都用白纸黑字涂写着诬陷大法的邪恶标语。每个大法弟子一人一个房间,双手反铐、双眼都被蒙上一种黑色软布、有的被吊起来、有的双手反铐于铁椅子上、有的仰面朝天反铐于铁椅子的后背上,恶徒拉着铁椅子满地拖,还不时的紧绳子、紧铐子,也有的双手被两个圆圈套交叉套上再吊起来,双脚着地头搭在铁椅子背上,恶徒用绳子绑住身体仰面悬空着,还不断的紧绳子。在二楼都能听到男大法弟子撕心裂肺的惨叫声……就这样这伙暴徒不分昼夜四个班轮番逼迫大法弟子写“四书”。这期间市劳教局局长等一行男女到各房间窥视,有的法轮功学员奄奄一息、有的打氧气、有的打点滴,惨不忍睹!它们还逼迫大法学员谤师谤法,不从就是一顿毒打,有的被打伤腿脚不能下床。“四书”必须按照恶警的要求写,否则继续上刑。写了还要当众宣读,不读或交严正声明重新修炼的还要拖到四楼继续迫害。这些大法学员每个人有几个刑事犯严管,与坚定的大法弟子完全处于隔离状态。大庆让胡路区大法弟子王国芳在这期间被他们活活打死。年仅四十岁。

齐齐哈尔劳教所把这次邪恶洗脑行动叫作所谓的“破冰行动”。哈尔滨戒毒所还专程来人传授迫害经验。齐市劳教所为此开了庆功表彰大会,罪恶表现突出的竟被评为“优秀公务员”。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6/7/齐齐哈尔劳教所摧残虐杀大法弟子-7653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