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省清苑县恶人王增学迫害大法弟子遭恶报


【明慧网2004年6月7日】2000年11月18日夜12点,河北省清苑县某乡邪恶的综合治理办公室大规模抓捕大法弟子。到我家不叫门,翻墙而入,叫我去乡政府,我坐起来没动。恶人郑全海急不可待的大叫:“去乡里,快穿衣服!”我80岁的老母亲听到后,未穿外衣跑到我房间抱着我不放并对乡综治办公室的说:“不去,你们这是砸门火的,绑票儿就是不去!我们没犯法,不怕你们。当年的小日本崽子也没有像你们这样!”郑气急败坏的说:“你就这么说?”母亲这时非常严肃的说:“这是真的,当年的老干部都是我掩护的,我是‘防空洞’。”几个邪恶之徒顿时蔫了,没办法,在屋里磨蹭了半小时,灰溜溜的走了。

第二天,十几名大法弟子都被抓到乡政府,每人拿100元的租车费,共计1000多元。20日,我们去大队找治安员讲真象,并将以上的情况说明。治安员陈建社说:“民兵去没有?”我说:“没见到。”“这乡里太不像话了,不通知大队就抓人。我知道了,你们走吧,书记来了就不好说了,你们快走!”

不一会儿,大队书记王增学来了,大家又将发生的事情向他说了一遍。王增学马上就凶狠狠的说:“你们这是聚众闹事,围攻大队!和上中南海没有什么两样,你们谁也不能走!”随手打了我两记重重的耳光。接着说:“谁都是一样,谁不让我当官都不行!”这是多么一付丑恶的嘴脸,多么一个丑恶的灵魂。接着王增学拿出手机把综治办公室的叫来了,将我们推上车,拉到乡里,将我们一人一屋,不由分说,把我们按倒在地,把拖布头去掉,用拖布棍子狠狠的打我们。才开始打我不觉得疼,后来感觉疼,有点受不了,我紧咬着衣袖,后来我被打昏过去了。

夜深了,我们被带到派出所,他们问我们还炼不炼?我们说:“炼!”第二天就被他们又强行绑架到县拘留所。晚上同号的人看到了我说:“真狠哪,打的血还流呢,都开花了!”

我们采取了绝食来抵制邪恶的迫害,我们都是修“真、善、忍”的好人!绝食三天后放我们回家,并让每人的家属拿了300元钱。

99年7.20后,王增学极力追随江氏流氓集团,带领乡干部到各村抓人打人,许多大法弟子都曾遭到他的迫害。他还提出让每个法轮功学员每人交1000元做为押金,逼迫学员骂大法,骂师父,真是坏事干绝了。

2001年春,王增学因作恶太多遭报得病了。2003年非典过后,他到处求医住院,但无法医治,最后烂死了。

在此警告那些现在还在追随江氏镇压法轮功的人,赶快清醒吧,为了自己和家人的未来,改恶从善现在还来得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