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医疗人员修炼故事系列:生命的觉醒与归宿(图)


【明慧网2004年6月7日】

一、学医与学佛

我是一名台湾的开业牙科医师,今年四十三岁。自幼生长在纯朴的宜兰小镇,高中时负笈台北就读建国中学,母校的自由学风开启了我思索人生与生命价值的求真之路。1979年進入医学院时,因缘际会参加了佛学社团,就此约有20年我沉浸在浩如烟海的三藏十二部经典中。其间经历了服兵役、進医院服务、开设诊所及结婚等人生大事。别人眼中的我,是位兢兢业业的牙医;在佛教界中,当时也小有名气。但我内心深处兀自明白──佛理虽好,高不可攀,却始终没能改变自己的身心状况,忧郁症与失眠曾伴随我很多年。

二、幸得遇大法

1999年台湾大地震,当时全台约有三千人死亡,目睹许多生离死别的惨事,我猛然发觉生命何其脆弱,不能再如此浑浑噩噩、虚掷宝贵的青春时光了。此时有幸得遇大法,当我一打开《转法轮》这本书,就知道这是一部真正的佛法正道。书中将宇宙人生的奥秘和盘托出,所谓大法破迷,彻底解答了我长期在佛教经书中不得其解的疑惑。从此枯渴的心灵得以润泽、尘封的本性渐渐苏醒,「法轮大法」成为我生命的归宿!

三、炼功修心性

初期炼功学打坐,吃了不少苦。虽然第一天就能双盘,但几个月下来始终只能坚持半个多小时。后来我痛下决心,干脆炼静功时拿系带将双脚缠绕起来固定住。前三天真是痛彻心肺,之后渐入佳境,几个月后拿掉带子,也拿掉了我依赖的心理。

法轮功强调修炼心性,要求提升道德,做个符合「真、善、忍」的好人。我的个性急躁、倔强刚直、难忍不平之事,容易与人冲突。学炼法轮功后,这部份進步较慢,但原来自私自利的狭隘心胸开阔许多,逐渐能学习书中要求的「做事先考虑别人」(《转法轮》)。也许是这个原因,困扰我多年的忧郁症与失眠在学炼后便不药而愈,迄今快五年没去看医生吃药打针,其实这种情形在学炼者中是个普遍现象。法轮功在强身健体、提高道德上的卓著成效,使一亿多人身心受益,广获世界六十多国政府与人民的肯定,目前已获颁一千两百多项褒奖。

四、洪法讲真象


参加澳洲的讲真象活动

在中兴国小演讲并介绍法轮功

台湾有句广告名言:「好东西要与好朋友分享」。我学炼法轮功亲身受益后,影响了妻子与父亲加入修炼的行列,也经常受邀到各级学校、政府机关与公司企业演讲,一般我都从生命教育与医学专业切入,谈到法轮功在祛病健身、净化心灵的速效,希望引导有缘人入道得法。

我有上网阅读资料的习惯,学炼没多久,就从网路上发现中国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的情形日益严重。我深知法轮功不收钱不收礼,不涉及宗教政治,仅仅因为在大陆学炼人数太多而遭当权者嫉妒而无理镇压。江氏集团为掀起全民仇视法轮功,还炮制许多自焚或自杀伪案,以谎言造假欺骗民众。看到这些和我同看一本书、同修一部法的大陆学员,仅因坚持「真、善、忍」的信仰而被关押判刑甚至虐待致死,我的内心很难受,决定运用便利条件向外界讲清法轮功的真象。

除了前述演讲或写文章投稿外,我数十次参加海内外的洪法讲真象活动,足迹远至欧美亚澳各大洲,向世界各国的政府人民揭露江氏集团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许多人疑惑不解:「身为开业医师,经常休诊一星期去国外,时间与金钱的损失不是很大吗?」单单从饮水思源、感恩图报这一层做人的基本道理,我认为自己就应该这么做。我也谨记李洪志老师所教导的:在常人社会中应该把工作做好,在哪里都要做一个好人。所以在参加活动前后,我都会利用休诊的时间加班,将门诊病人安排好,使他们就医看诊不造成影响。

我庆幸身在台湾,政府与社会各界都支持法轮功,我们能自由学炼,但我更盼望大陆上受迫害的学员也能早日恢复和平的修炼环境,毕竟这是人与生俱来的基本人权与信仰自由。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