皖风悲切——安徽省法轮功遭受迫害综合报道

【明慧网2004年6月8日】(明慧记者黎鸣综合报道)安徽省委书记王太华在美国波士顿访问期间被以“种类灭绝罪、反人类罪及酷刑罪”在麻州联邦法院被诉,诉状已于2004年5月24日清晨由联邦法院职业递送员在海港饭店递送到王太华本人手中。

诉讼涉及王太华在过去五年担任安徽省党政一把手期间,追随江泽民对法轮功的灭绝政策,多次在全省性党政会议上公开要求所属单位「坚决取缔」、「严打」、「深入揭批」法轮功。王并透过安徽省委将各类栽赃、陷害法轮功的录像、图片资料下达给安徽各级党政单位,误导民众、煽动对法轮功的仇恨。以王太华为首的各级610采取了抄家、罚款、恐吓、绑架、关押、强制洗脑、酷刑、精神病药物摧残等非法手段对法轮功学员進行残酷迫害,已造成14名安徽省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更多遍布安徽各地的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伤残、失学、失业、流离失所、家破人亡。

* * * * * * *

安徽省迫害法轮功猖獗 手段残忍

* 合肥市李梅、李军姐妹因坚持“真、善、忍”信仰双双被虐杀

李梅,女,28岁,因坚修大法于2000年6月被抓進肥东看守所,后抓至合肥女子劳教所。关押期间被毒打致内脏破裂,昏迷不醒,送合肥105医院不治去世。

李梅是一个非常文静纯朴的姑娘。原来体弱多病,修炼后积极开朗,身体各方面都明显转好。她非常诚实、善良,曾把自己正式的会计工作让给了一位残疾的同事,自己主动要求下岗。就是这样的好人,因为觉得法轮功好,不象电视上所宣传的那样,去了北京信访办上访,从而被抓被打,被判劳教一年半,被剥夺探视,被送往精神病院“治疗”,遭受到各种肉体和精神上的折磨,逼迫说违心话放弃信仰,最终被迫害致死。

事发后公安诬陷李梅“因痴迷法轮功,追求圆满,跳楼自杀”。在家属探视遗体时,公安不准照相摄影。家属发现尸体还有余温,但耳朵、嘴巴、鼻孔都被塞满棉花。法医只念死亡证书,没有说明死因。唯恐真象外泄,被发现迫害证据,安徽省副省长在现场强调一定要火化,公安、政法委、政法官员等均强调一定要火化。火化时,大批公安守住火葬场不许任何人進入,各级政府向家属施压不准对外泄露“机密”。

此后李梅的姐姐李军也因坚修大法被迫害致死,年仅30岁。

* 淮南市谢桂英被打断12根肋骨后死亡,老母亲沿街哭诉欲告无门

谢桂英,女,30岁,安徽淮南市泉山税务局职工,因依法上访被单位开除。2000年10月17日晚20:00左右,安徽淮南市朝阳区派出所的警察无故对谢桂英家進行搜查。引来群众围观,警察采用欺骗手段,分隔其家人及疏散围观人群后,揪着谢桂英的头发拳打脚踢,并强行将谢桂英带到朝阳派出所羁押。

第二天,18日凌晨,谢桂英因伤势严重被送市人民医院,据医院目击者说:当时谢桂英穿着单薄衣服,躺在木板上,没有盖被子,全身发抖,嘴唇干裂,痛苦异常,但尚能说话、喝水,被三个警察监管,当时未见有任何抢救措施。10月18日上午10时左右,谢桂英离开人世。下午16时,被公安送到市大通殡仪馆。

法医鉴定的结果是:谢桂英的肋骨右边断了七根,左边断了五根,后腹部浮肿,小腹内血块2600克,胸部有鸡蛋大的淤血。

谢桂英的母亲辛公花欲哭无泪,欲告无门,三年来逢人便哭诉女儿惨死的经过,菜场、商场、家属区、街道旁,认识的人和不认识的人,群众也在传播着大法弟子谢桂英被迫害死的经过。

* 合肥市三里街法轮功学员朱宗霞被从五楼推下身亡

朱宗霞,女,51岁,原来是省石油公司直属医院职工,2003年4月2日因讲真象、送真象材料,被三里街派出所抓去,治安拘留十五天。回家后一直受到警察和被谎言蒙蔽的丈夫的威胁、殴打,要她讲出真象资料的来源。5月20日上午数名警察又将她绑架到三里街派出所,并要送去劳教,其间又逼她交代同修。因朱宗霞坚决抵制迫害,警察恼羞成怒,对朱宗霞進行殴打,中午12时,朱宗霞被从五楼推下身亡。

* 临泉县24岁孙秀梅在非法审讯时遇害

孙秀梅,女,24岁,安徽省临泉县法轮功学员,家住安徽省临泉县谭棚大赵庄自然村。2000年2月初一,孙秀梅再次被劫持到谭棚镇政府洗脑班迫害。2月初二凌晨5点左右,谭棚镇派出所所长孙洪志派下属陈永福,将孙秀梅从被关押的房中带到办公室非法审讯,后来就传出孙秀梅突然死亡的消息。当天上午派出所就把遗体送往临泉,几天后才让家人把遗体运回家安葬。

* 七旬老人张朵云遭警察追杀含冤而逝

张朵云,73岁,安徽合肥市法轮功学员,曾是安纺法轮功炼功点的义务辅导员。老人一生磨难重重,文革时心灵受到严重打击,夫离子散。修炼法轮大法9年,身体健康,没有花单位一分钱医药费,待人和善。

法轮大法遭迫害后,警察先后進行五次对张朵云進行搜捕。2001年9月27日上午,安徽合肥和平路派出所所长宋某、警员王某伙同东市公安分局高某、三里街派出所王某等五人开着警车窜到张朵云女儿家,抓捕张朵云。由于其女儿全家人坚持抵制,未能带走张朵云。第二天,警察又到其女儿家对他们威胁和恐吓,当得知张朵云已去上海探亲时,警察们十分恼怒和震惊,扬言要到上海通缉张朵云并将其送入洗脑班。

张朵云从上海回家后,为躲避追捕,被迫流离失所,整天生活在警察的精神胁迫下,于11月13日晚含冤而去。

* 副教授吴晓华、区教委干部李纪娟被精神病药物致残

安徽建筑工业学院副教授,优秀教师吴晓华因坚持修炼经历了强制洗脑、打骂、戴镣、灌食、关小号、用擦厕所的抹布及带污血的卫生巾堵嘴、强迫服用精神病治疗药物、绑在床上电击等许多毫无人性的残酷折磨。吴晓华在精神病院被强迫打针、吃药、通电、电击,吃药打针后,出现昏睡,意识麻木,坐、立、卧不安,头昏、剧烈呕吐,月经失调,大脑思维出现空白现象,记忆减退,视力间隙性模糊,短距离看不清人、物,听力明显下降。身体非常虚弱,有时一天昏倒三、四次。

李纪娟是阜阳市颍泉区教委中教科的干部。她从小身体就孱弱,成家有了孩子后身体更是每况愈下,最后十几天不解一次大便,走几步就心跳、气喘,失眠、烦躁。到处投医,不见缓解。修炼法轮大法后使她绝处逢生。所以她逢人便说:修大法吧,法轮大法好啊!说真话却遭来无端迫害,她被强行送到精神病院,在精神病药物摧残下她连续发烧,频繁呕吐,转胺酶指数高得惊人,她丧失了对事物的正常反应能力,整日整夜睡不着觉,每天神情恍惚、心烦意乱,象万蚁噬心、痛不欲生。

* 阜阳市十几名法轮功学员遭绑架

今年4月16日,在安徽省国安厅的直接策划下、阜阳市610恐怖组织、阜阳市国安局、阜阳市公安局颍泉区的张祥林、许敏等不法人员,公然绑架阜阳市十几名法轮功学员。

江泽民及其追随者为了维持这场非法、非道义的对法轮功的迫害。他们一方面操控所有国家舆论工具对法轮功進行诬陷造谣,一方面全方位封锁法轮功的真象,迫使广大民众在完全封闭中被强制灌输谎言和仇恨。与此同时他们还以前途、职位提升、工资、奖金等作诱饵,使许多人在个人利益的诱惑下直接参与迫害。特别是公安警察,为了执行所谓的上级命令,完成江氏集团对法轮功学员的“转化率”,用尽各种酷刑对法轮功学员進行灭绝人性的肉体折磨和精神摧残,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导致死亡和伤残案例大量出现。

年幼的孩子在株连迫害中首当其冲

在这场对法轮功的灭绝性迫害中,法轮功学员的亲人惨遭株连迫害,特别是那些未成年的孩子。他们小小年纪整天提心吊胆生活在恐怖惊吓之中。警察会突然闯進他们的家進行打、砸、抢,然后抓走他们的父母亲人;他们时刻面临被学校开除、失去亲人、失去生活来源、流离失所;更悲惨的是他们随时都可能永远的失去父母成为孤儿。

* 合肥市肥东县张桂琴被酷刑迫害致肺叶穿孔死亡,留下两个女儿

张桂琴,女,37岁,安徽合肥市肥东县法轮功学员。因为坚修法轮大法,被肥东公安非法监禁3次。2000年7月24日,因散发法轮功真象传单被抓,再次遭到看守所的殴打、迫害性灌食、上大镣、电击等等酷刑。导致张桂琴身体极度虚弱,高烧。送医院检查发现张桂琴已经肺叶穿孔。2001年1月17日下午2点,骨瘦如柴的张桂琴溘然辞世,身后遗下9岁和12岁的两个女儿。

* 阜阳市西湖镇大田中学教师刘杰被折磨致死,幼儿仅仅三岁

刘杰,男,35岁,安徽省阜阳市西湖镇大田中学教师,为人正直、善良、诚实,在学校任教兢兢业业、任劳任怨,在同事和学生中口碑很好。因坚持对“真善忍”的信仰被阜阳市看守所非法关押。

2003年10月11日下午3点左右,看守所所长突然给刘杰的弟弟打电话说:刘杰正在阜阳市第二人民医院抢救,让他赶快去。刘杰的弟弟到医院看到哥哥躺在床上四肢不会动弹,嘴里往外流口水,已经不会说话了。刘杰的弟弟很难接受这个现实:本来身体健康强壮的哥哥,被迫害成了这个样子。

后来看守所来人叫刘杰弟弟写担保书等,他没有写,来人就把文书扔在刘杰的床上扬长而去。从那以后就再也没有人来过问刘杰的事了。家人到看守所找所长评理,他不见,打电话一听是说刘杰的事看守所就把电话挂掉。610和公安局的人还在医院门口布置了便衣,看谁来看望刘杰,企图進一步迫害其他法轮功学员。

刘杰在医院里昏迷不醒,一直是他的家人在照看他。家人为他治疗先后花了4万元。2004年3月初,刘杰在经受了近5个月痛苦折磨后,撇下刚满三岁的儿子和家人,含冤而逝。

* 淮南化机总厂技术员吴庆斌被虐杀,儿子12岁

吴庆斌,男,37岁,大专文化,安徽省淮南化机总厂技术员。吴庆斌因依法到北京上访,讲法轮功真象,几次被非法抓捕关押,遭到非人迫害,导致胸积水,身体状况很差。2001年7月5日左右,吴庆斌被保外就医。7月19日大通政法委到山南把吴庆斌找回送進大通劳教所,在第二天也就是7月20日,吴庆斌在大通劳教所被灌尿致死。儿子当时才12岁。

*阜阳市小学生马航宇和妈妈一起被非法关進看守所

2004年4月上旬,安徽省阜阳市临泉县610恐怖组织、临泉县公安局警察,将正在临泉县中医院上班的医院护士、法轮功学员马俊平绑架到公安局,后又送到临泉县看守所非法关押。

马俊平质问不法人员:你们把我绑架关押在看守所,我上学的四年级孩子在家中无人照看,你们还有没有点人性?临泉县610人员张连海、临泉县公安局副局长刘刚、政保科长王玉民等不法之人不仅没有立即释放无辜的马俊平,还竟然将正在上学的四年级孩子受教育的权利也剥夺了,把年幼、无辜的孩子同妈妈一起非法关進了看守所,把迫害直接强加在一个学龄儿童的身上。

这场对信仰真、善、忍的修炼人的血性迫害正在受到全世界善良人的共同谴责,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帮凶罗干、周永康、李岚清、刘淇、薄熙来和王太华等已在世界多个国家因积极推动对法轮功的迫害而被起诉。那么,这些直接参与迫害,双手沾满法轮功修炼人鲜血的人又将面临什么呢?江氏集团的“上级命令”绝不会成为他们的护身符,二次大战后对纳粹的大审判和中国文革后公安系统的大清算就是历史的镜子。

江氏及其追随者的“上级命令”使国家宪法法律尊严扫地

宪法是国家的根本大法,代表着国家的尊严。但在迫害法轮功运动中,江泽民及其追随者的肆意妄为、倒行逆施,使得宪法和法律尊严扫地。五年来,所有迫害政策和行动无一合法。江氏集团凌驾于国家宪法和法律之上,不断下发各种迫害密令,促使全国上下踢开一切法律条文,唯“上级命令”是从,对法轮功学员進行着一系列违法的、灭绝人性的虐杀,法庭也成了他们迫害法轮功的工具。

2003年8月22日星期五,合肥市瑶海区法院一号法庭再一次对合肥市李钧等三位法轮功学员進行非法审判。审判前,瑶海区法院的340101号法警对李钧等三位法轮功学员進行毒打,并在庭审中没有進行任何法律庭辩程序就开始审判,使得到场旁听的亲属、好友感到非常愤怒。法轮功学员李钧等唱起“法轮大法好”,歌声响彻法庭内外,令善良的人们感动。法官们见此情景草草收场,并企图尽快把三位学员送走,李钧等三位学员坚决抵制非法审判和迫害,警察开始施暴,围观的人群纷纷指责警察的非法迫害行径,警察不仅不知悔改,反而见谁说话就打谁,威胁群众。

群众的愤怒引来了法院院长等人,院长不得不答应李钧同家人说话,同时表示要惩处打人的警察。然而事隔仅两个月,李钧就被迫害致死,年仅33岁。

五年来,成千上万的大陆法轮功学员遭受着非法庭审、非法关押和酷刑摧残。当一个国家的司法系统遭到如此大面积的破坏,国家还有何安定可言,老百姓还能安居乐业吗?江氏及其追随者对法轮功的迫害,受害者远远不止法轮功学员本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