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高阳劳教所的“春风化雨”实为腥风血雨


【明慧网2004年6月8日】河北高阳劳教所女子中队第五大队一直采用高压酷刑洗脑,被劫持在全省其他劳教所的坚强不屈的法轮功学员被送往这里。为了追求“转化第一”的名利,得到上级的巨额奖赏(据说,强迫一个法轮功学员违心表态放弃信仰,奖励8000元),劳教所恶警不顾一切的進行邪恶迫害,采用电、打、拧、“蹲茅坑”、撒辣椒、侮辱等流氓手段逼迫学员放弃修炼法轮功。

“蹲茅坑”这种私刑非常痛苦,就是将两条胳膊拉紧上铐,下蹲姿势,长时间受刑就会使手铐勒進肉里,腿脚青肿,难以站立,腰酸背痛。2001年4月8日,河北邯郸市财政局副局长刘海琴,40岁左右,由于坚定对法轮功的信仰,在抗议迫害的绝食中,被施以这种酷刑,同时还受到20多个恶警的发狂似的围攻,他们有的用电棍电,将刘海琴的嘴上电满大泡,又被他们打烂;有的踢,有的扇……就这样连续迫害72个小时。

崔秀珍,女,61岁,河北省深泽县人。有一个月,每天晚上7点钟,恶徒把她拉到大野地或偏房里“蹲茅坑”,两根电棍一齐上,电耳、嘴、鼻、手、脚、脖子、腿内侧,连脚趾缝都插上钉子电,烧烫辣椒往鼻子里插、塞满嘴,过后嘴里、鼻子里出来的都是血块儿。恶徒们还用杆杖粗的柳条打脚面,用带牙的钳子拧十个脚趾,用二寸来长的钉子划脚心,把炮捻儿点着烧脚,还指使吸毒卖淫的劳教犯拧乳头、两胁、腿裆等,那些恶警还邪恶地说“把她治出声来”。崔秀珍还被拖到雪地里,趴在雪堆上,坐在冰上。失去人性的恶警还弄来大便强迫崔秀珍趴下去闻,臭味儿小了,再泼上开水,就这样每夜三次,反复折磨,有时折磨到凌晨两点,才拖架回宿舍。一个月内,崔秀珍被连续高强度迫害十次,身体皮包骨头,只有80斤。在她绝食抗议期间,恶警对包括她在内的5名法轮功学员强行灌屎,导致5人胃感染,血压只有50,这些披着人皮的禽兽恶警,超过渣滓洞集中营施酷刑的豺狼,其兽行令人发指。

长期蹲着不让起来:有的一蹲就是一天,最长的甚至几个星期,更有甚者,拿铐子把你铐在那里,只要你动一动就用电棍电你,或拳打脚踢。

不让睡觉:只要不按照它们的要求“转化”,就把法轮功学员强行铐到高阳劳教所五大队后面的仓库内,然后在地上钉上铁圈做成的桩子,正好是两个手伸开铐上的距离,逼迫学员蹲着或坐着,但不能动,晚上不能躺,只要犯困就电或打。

用高压电棍电:这个是高阳五大队常用的刑罚,不论到五大队哪个队长的办公室、值班室,里面都摆着好几根电棍,为的是随时使用。它们不但自己电学员,还指使犯人电大法学员。在强制洗脑的时候更是好几根电棍一齐上,有时一电就是几个小时。有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学员,被六个人摁着,恶警王志台、王国友两坐在沙发上,整整电了两个多钟头,电得两腿大泡连着小泡,满屋都是烤肉的焦糊味。

电话机摇:这种刑罚十分残忍,恶警王国友是狱医,会找穴道,专门把电话上的两根线连在穴道上,一般连续摇的时间不能太长,否则人就得休克过去,据说一次的电压是三千多伏,这种刑具用上人痛苦异常,生不如死。恶警郑琪用电话摇一位女法轮功学员,整整摇了一个多小时,惨叫声不绝于耳。一个劳教犯人说:我这才知道什么叫死去活来了。

杀小绳:此种刑罚极其残忍,即用很细的绳把人的两臂绑到背后能够着后脑勺,不能超过五分钟,否则两臂全废。一般至多一两绳,有一名大法学员一次被上了八绳。

开水灌嘴,用烟头烧,用大钉子钉手背,用竹签子钉手指,挖大坑把学员扔里头然后填土,往猪圈里扔,在雪地里冻着,强迫插鼻管灌食(一天两回)拳打脚踢,拿鞋底子打脸,另外还有超体力劳动等等。

这就是高阳劳教所“春风化雨”的真实面目。

*********
高阳劳教所恶人榜
刘惠丽、刘亚敏、马丽、孟红、王亚杰、杨泽民、叶淑仙、张艳艳、张瑞英、赵二红、周海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