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省天水市女青年自述遭迫害经历


【明慧网2004年6月8日】我是甘肃省天水市一名大法弟子,1998年得法。修炼前,我身体一直不好,病魔折磨我很多年,最后连正常上班都无法保证,精神和肉体的痛苦无以言表。自从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后,在极短的时间里,久治不愈的各种顽疾却奇迹般的消失了。当我正享受着大法带给自己的美好幸福时,一场蓄谋已久的迫害发生了。

1999年7月20日,江泽民处于个人妒忌,以权代法,推翻政府的决定,强行发动了这场对法轮功的迫害运动,动用所有媒体以铺天盖地的方式,制造了一个又一个欺世谎言,毒害了千千万万个老百姓。作为一名大法弟子,我认为修“真,善,忍”没错,法轮功没有任何政治目地,我们应该坚持自己的信仰,这是宪法赋予公民的基本权利。

2000年正月初7,我和同修在一次法会中被当地公安非法抓捕,当他们得知我已怀孕5个月的情况下,仍将我在派出所关押3天才放人。丈夫没有经济收入,后来我自己的单位因此事也停发了我的下岗基本生活费,从此生活处于无保障状态,再加上江泽民制造的这一全国恐怖迫害给自己的精神带来的巨大压力,在怀孕7个月时,导致婴儿流产。同时在恶警的多次骚扰和迫害,丈夫精神上的压力很大,最后与我离了婚。

2000年12月22日,在天安门广场我打出了“法轮大法好”的横幅。当时恶警对我连踢带打,但我内心没有一丝恐惧,心胸坦荡。因为我做的是最正最神圣的事,而恶警们的惊慌失措正表明了邪恶对法轮功的迫害是最见不得人的,最怕被曝光的。下午,我由天安门派出所被转到北京门头沟看守所。在那里我绝食抗议,邪恶就对我强制灌食。后来在一邪悟者的影响下,自己的常人心被带动,说出了姓名、地址。很快我就被家乡的警察押送到当地看守所。关押一个月后,又以办“政治学习班”为名,由“610”办公室恶人、区政法委书记林向阳、公安恶警绑架至当地戒毒所强制洗脑。戒毒所的所长王守奎、副所长王建设、指导员王谦一配合当地恶人对我们大法学员進行迫害。强制我们看、听诽谤大法的电视、书籍等。当时戒毒所共关押了25名法轮功学员。大家坚持每天学法炼功,利用各种机会给里面的警察、犯人、工作人员讲真象。最后,有15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劳教(男6人,女9人)。并于2001年3月9日凌晨在未履行任何法律手续的情况下,不告知家属,也不告知本人,偷偷摸摸把我们押送到甘肃省第一劳教所(男6人),又称平安台劳教所,9名女法轮功学员被送到甘肃省第二劳教所(安宁区和平滩一号)。

在劳教所环境更加邪恶,法轮功学员白天被强制干重体力活,而且超时间、超负荷的干,有时甚至干通宵。晚上看诽谤大法的电视、录像、资料等,对学员進行精神洗脑迫害。逼着写“转化”书(就是逼迫学员放弃信仰)之类的四书。对不配合的法轮功学员采取毒打、体罚、吊铐、关禁闭、不让睡觉、关严管室等残酷手段折磨。有一次,大家集体炼功时,我喊了一句“法轮大法好”的口号,被恶警把我双手吊铐在室内双层床架的最高处(约1米8左右),这期间我绝食抗议。3天后,恶警指使几名犯人把我压在卫生所的一张铁床上(监管场所用来绑犯人的一种酷刑床,每根不足10公分宽的铁条,间隔10公分左右,整齐排列组成平整床面,上下能活动),我的头、手、腿、脚,全被犯人压着,动不了。他们捏住我的鼻子,用平时刷皮鞋的刷子把,撬开嘴往里灌,突然一块糊状的面疙瘩一下吸入气管内,猛觉得气憋得要窒息一样,这时忽然想起师父,心想师父不能让他们把我迫害死,刚动了这一念,就感觉有人把我拉起来一样,有一股强大的力量使我猛的一下推开压我的犯人,“呼”一下坐了起来,气也顺了,呼吸也畅通了。啊!是慈悲的师父救了我,我心里十分明白这一切。犯人面对我的举动,表现出惊慌、害怕、沮丧。只听一名犯人说,别灌了。我的泪水不知中涌了出来。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在自己强大的正念下,又一次见证了大法的神奇。

2003年初,我回到家中,经过静心学法,并与同修進行交流,对怎样跟上师父正法進程有了更深的认识,那就是做好三件事,救度更多的众生,揭露邪恶的谎言,在各种环境中证实大法,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