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同修的安全负责,就是对自己的未来负责


【明慧网2004年6月8日】最近师父发了评注:“对大法弟子安全不利的一切行为都要停止。”我们想把本地区长期存在的一些问题讲一讲。这些不利于大法弟子安全的行为表现在方方面面,突出的问题是不顾忌他人的安全。

明慧网上大家都能看到,一些地区资料点大面积被破坏,许多同修被抓捕。之后那些地区的一些同修出于各种原因来到本地,作为这些同修无论在当地做的是不是很好,自己的地区发生这么大的问题,作为其中一员自己首先应该向内找,为本地同修负责,不要把那里的不安全因素再带到这里。

但一些同修可能因为在当地是一呼百应的人,来到本地之后耐不住寂寞,到处打听谁是这里修得好的、悟得高的、做事做得大的。听说之后就要想方设法,甚至不择手段的约这些同修相见。已经被约出来的同修为了这些学员的安全着想,善意提醒他们:“你们刚来,很多情况不了解,这里看似平静,实际非常险恶,有特务,你们一定要注意安全,不要急于联系、过多的接触不认识的同修。”但这些学员不但不能克制自己,仍然还在频繁接触更多人,而且只要见过谁之后,马上到处宣扬“我见过×××。”“连×××都是我的朋友!”把认识某些同修当做证明自己修得好的资本,把大法修炼当成了扩大自己社交范围的手段。

一个人是否修得好是用大法来衡量的,所以这些你们急于想见的同修是否修得好不是简单用他们做过什么事或一些同修的评价决定的,那么想通过这些同修的声望来提高自己的名气,就更不对了。即使这些同修真的修得好,他们的好也证明不了你也好。修得怎样无需去表白,自己扎扎实实的修,天长日久,同修们自会给你一个正确的评价。

师父曾经讲过现在的西方人去教堂已经不是为了修炼,而是一种文明举动和社交手段。师父决不是为了批评现在的宗教而讲法,讲出来的法都是指导我们修炼的,从中我们应该看到现在的变异人类在修炼中的错误认识,引以为戒。但我们学法时往往都把法当成是对别人讲的,没有用大法衡量自己,结果把自己的变异做法带進了纯净的大法修炼中。

这些学员请你们想想,当你们到处探听这些同修的情况、或是不顾他们的修炼与生活安排,执意利用各种渠道约见他们时,他们是什么感受?不管他们曾经在风口浪尖上做过什么,都只是大法弟子应该做的,对于他们来说已经成为历史,为了做好以后的工作,他们尽量保持着低调。

显示心和欢喜心最容易被魔利用,当这些学员津津乐道的向别人讲述自己在什么地方又认识了什么人的时候,你们想过那些对你们表示羡慕的“听众”到底是什么人吗?

还有的学员刚来本地时一些本地同修曾好意解决过他们生活上的一些困难,但他们不但没有帮助这些同修一起做好证实大法的事,离开后还把他们在同修家里看到的同修做的事和同修的情况随便讲给新结识的人,根本不经过同修同意。常人还懂得要尊重他人隐私,何况是中国这么险恶的环境下正法弟子的所做的事。作为大法弟子,应该明白要尊重同修的意愿,并为同修的安全保密。

结果当他们口无遮拦的向他们新认识的所谓“大法弟子”讲这些同修的事后,这些“弟子”马上表示要见被提到的同修。那些学员又在不事先与该同修打招呼的情况下,直接把这些人带到同修家里与同修相见。这些自称是“弟子”的人当面向同修发难说:“你有什么权利不让别人转化?”又问了很多该同修做过的事,这些事是警察都不知情的。同修只得运用智慧一一化解过去。这些人走后,同修问那位学员怎么什么都对不相干的人说,那位学员不但不知错,还得意的说:“我可有心眼儿了,你干……我没告诉他们。”但如果连那件事也说了,和叛徒还有什么区别?

这些事情的出现,使本地已经很严峻的形势变得更加复杂。这些学员不是特务,却在起着特务起不到的作用,成了消息泄漏的途径和瘟疫传播的渠道。一些同修本来环境很宽松,在铲除邪恶、救度众生上发挥着重要的作用,现在却要花更多的精力用于防守。这些同修并不畏惧邪恶,但我们有必要制造这种内耗吗?这些学员既然这么爱结交新人,这么能说,把这些时间和特长都用在接触世人、讲清真象上多好啊!

我们本地的学员中也存在着对同修安全不负责任的情况,表现形式与上述情况正好相反,不是张扬,而是由于怕心一味保护自己,让同修去承受。

由于长期生活在强大的压力之下,本地很多学员怕心严重。但他们也知道不能放弃大法,所以还向同修索要大法资料。同修做好了资料到约定地点给他们送资料,他们却因为害怕不敢来拿,又不通知同修不要送,让同修拿着这些资料在约定地点转了两三个小时。

你们连把资料接回家都觉得危险,那你们想过这些同修又要为你们做资料,又要为你们送资料,还因为你们不赴约拿着资料在你们指定的公共场所停留这么久是不是更危险呢?难道自己的安全就比别人的安全更重要吗?

有些学员又提出让同修把资料直接送到自己家里,但同修送到门口他们却连门都不敢开,有时还让同修再拿回去。这些同修为了让那些怕心重的学员安心,情愿自己多跑路,每次提前到约定地点,先到旁边的商场转一大圈,确信没人跟踪再到约定地点见这些学员,或者本来去9楼,坐电梯多坐几层再走下来到学员家。有些学员听到同修的做法后非常感动,自己也在改進。但有些人仍然躲在自己家里,一切等着别人给。

这些学员请你们想一想,同修为你们着想了有多少,你们又为同修着想了有多少?新旧宇宙的根本区别就是私与我。“其实你们以前的本性是建立在为我为私的基础上的,你们今后做事就是要先想到别人,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佛性无漏》)如果在大法修炼的群体里都是一味的向别人索取,又怎么能有那样的容量去救度众生呢?

还有的同修由于前文所讲的原因被警察问到了(因为警察搞不清楚他们到底是怎么回事),一些老学员马上告诉其他学员“此同修很危险,不要和他联系”,使同修陷入孤立。同修遇到困难的时候,正是我们应该支持、援助、接应他们的时候,大法工作不分彼此,你的事就是我的事,我的事就是你的事。但这些学员在同修有困难的时候不但不主动分担,还在家里等着他们把资料送上门。

结果同修超负荷的工作。谁都知道学好法是大法工作安全的根本保证。这些在家里等、靠、要的学员当然有更多的时间学法,就告诉同修要多学法,以为自己这样的劝告是对同修安全负责,其实只要大家肯帮他们分担哪怕一点,他们就能保证每天一定的学法时间。

还有的流离失所的同修用自己的观念衡量同修的行为,自己把大法工作当作事业来干,问到这些同修,同修说的全是正常生活中的话,就质问他们“状态不对”,非要刨根问底问出个究竟,同修不说,他们就认为这些同修不重要,不需要保护,就把他们的情况随便向别人谈论,结果一些情况很快传到特务那里。

师父已经在多次讲法中告诉我们,我们是在给未来人留下人成神之路,我们就用符合常人状态的方式去修炼,我们的证实大法、讲清真象就安排在这个过程中。所以大家只要合作好就可以,不必象领导一样视察这些同修到底在做什么,更不能用自己的观念来评价他人该做什么。

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每一个粒子的力量都是宝贵的。珍惜其他的粒子就是珍惜自己,对其他的同修安全负责就是对自己的未来负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