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蒙古兴安盟突泉县恶警王景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事实


【明慧网2004年6月8日】自从99年7月20日,江氏流氓集团疯狂迫害法轮功以后,王景华作为内保大队长,不是保一方百姓的平安,而是充当了江氏的政治打手和帮凶。对突泉当地的法轮功学员進行肆意的迫害与抄家,并且株连九族。他昧着良心执行命令时,因迫害大法而得到所谓的荣誉,那些是用法轮功学员的生命和鲜血换来的。

法轮功从来没有告诉去杀人、自杀、自焚、投毒等这些恐怖的事情,更没有任何政治诉求。恰恰相反,我们修的是真、善、忍,打不还手、骂不还口,道德回升,做一个时时处处都为别人着想的好人。然而就是这样一群手无寸铁、善良的普通百姓,王景华每次都是不遗余力的参与非法绑架和关押。下面讲述的就是王景华亲自参与迫害的事实:

杨风文,突泉县物资局职工。在没有学大法之前,脾气暴躁,有许多不良嗜好,一身的病,认识他的人都知道。学法之后,他象变了一个人,改掉了坏毛病,身体健康了,与人为善。后来单位解体,经济来源困难。他去辽宁省营口市鲅鱼圈区打工。刚开始在工地干活,很苦很累,但是他每天坚持学法炼功,身体始终很好。99年7月20日之后,王景华和一周姓警察来到营口鲅鱼圈,找到杨风文,恐吓他必须写不炼法轮功的保证书,如不写就把他抓走关到监狱去,杨风文害怕抓走,就违心的写了保证书,后来王景华又多次打电话骚扰他和他的亲人。杨风文的精神受大了极大的打击,内心充满了恐惧,不得不放弃这个能使人有一个健康身体的好功法。

2000年4月30日经检查癌症晚期,家人借钱多方医治无效2000年9月(阴历)27杨风文带着遗憾去世了。去世头一天,他和他的亲人说后悔不该放弃修炼大法。上午出殡,下午王景华就派一个姓杨的警察去杨风文家,问他去哪里了?他家人说:人死了,这回你们放心了,永远不用再找他了。

如果没有这场迫害,如果没有王景华多次威逼他,杨风文是不会放弃修炼的,他的死王景华是有责任的!

杨风文的妻子张文芳,大法弟子。修炼之前一身病,修炼法轮大法不到一个月病全好了。99年7月20日早晨,王景华带人把她家给抄了,没收许多大法书籍,后来又多次抄家。她各地的亲属也受到了恶警的监控和骚扰。张文芳向世人讲大法受迫害真象,王景华又亲自带人去营口鲅鱼圈把她绑架回突泉,关到看守所,后又被非法劳教一年,送往图牧吉劳教所。在非法关押期间,由于长期的体力劳动,张文芳得了腰椎盘突出、脊髓炎、小肠疝气,疼的卧床不起。身心受到了极大的摧残,头发全白了。后来经家人保释才得以释放。

回家后因不放弃信仰,王景华又带人四处抓他,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太太,身无分文,过着流离失所的生活。

杨风文的大女儿修大法王景华也不放过。他多次伙同营口市公安局去鲅鱼圈抓她,并罗列了一些莫须有的罪名,造谣中伤,她被逼的流离失所,与她相依为命的孩子无人照管。杨风文的小儿子杨世民,不炼法轮功。因突泉县发现有法轮功真象资料,王景华等就把杨世民抓起来,关到公安局二天二夜,并且不给吃的。杨世民离婚的前妻听说后给他送饭,你说:你离婚了还管他?杨世民的前妻说:他又没犯法,你们不给吃的,还不允许我给他送饭吗?后来把发放真象资料的刘福利、刘福明被王景华绑架,杨风文的大儿子找到王景华问:发真象的人已经抓到了,你为什么还不放人。这件事过后,给杨世民的心灵和精神造成了极大的伤害。亲朋都不敢接近他,他走投无路,背井离乡出去打工。杨风文的一家,在以王景华为首的人的迫害下,妻离子散,家破人亡。

大法弟子刘占余,突泉县西柳乡人。一家五口去营口市鲅鱼圈打工,王景华带人去抓他一家,从那以后,他全家流离失所。他打工的亲属也被王景华等强迫返乡。刘占余讲真象被王景华非法判劳教一年,送往图牧吉劳教所,在那里遭受了非人的酷刑折磨,身体伤痕累累,后超期关押一个月放回。刘占余的妻子张文岭被王景华逼的无家可归,后来张文岭讲真象被判劳教两年,送往沈阳马三家教养院,承受了无名的苦难。刘占余的三儿子也因讲真象被绑架到营口市教养一年,精神上受到了严重的摧残,孩子的大脑现在反应非常迟钝。

刘占余的大儿子刘福利、二儿子刘福明在突泉县讲清大法真象时,王景华下令抓捕他俩,并和突泉县主管迫害法轮功的县长一起命令恶警酷刑折磨小哥俩,他俩被打昏死多次。后来你又把他俩了判三年徒刑,在那里继续承受非人的折磨。小哥俩正值青春年少,他们应该拥有的一切,就这样被剥夺了。

大法学员梁立新、刘淑荣、陆玉芹依法去北京上访为大法说句公道话,在大石桥市被劫持,王景华亲自带人把她们抓回并非法劳教两年半,关到图牧吉劳教所遭受折磨和精神洗脑。梁立新的丈夫无法承受身心的巨大痛苦,与她离婚了;刘淑荣在劳教所绝食抵制迫害,后得了白血病;陆玉芹被抓后,在鲅鱼圈的家当全都损失了……这一件件触目惊心的事实,哪一件都与王景华有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