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读《窦娥冤》


【明慧网2004年6月9日】「感天动地窦娥冤」是元朝剧作家关汉卿之经典剧作,故事发生在十三世纪中叶──一个官吏贪污腐败、社会公理无存、百姓任人欺凌宰割、充满冤屈与悲愤的悲剧性时代。

剧中因窦娥家贫被迫成为蔡婆家中的童养媳,长大后嫁作蔡家媳妇,不到两年,丈夫就死了;后因无赖张驴儿父子无意间救了蔡婆一命,于是趁机就住進蔡家,并要挟婆媳与他们父子成亲,但为窦娥坚拒,张驴儿眼见无法得逞,便设计毒害病中的蔡婆,不料阴错阳差毒死了张父。

张驴儿藉此要挟窦娥,仍不为所动,于是张氏告官诬陷窦娥。昏庸无能的官府不但不能洗清冤情,反而行刑迫害婆媳二人,窦娥虽受万般凌虐坚不就范却不忍婆婆遭受酷刑,便含冤招认杀人。

行刑当日正值六月酷暑,临刑前,窦娥要监斩官在旗枪上挂上一条白练并对天立誓:一若是我窦娥委实冤枉,刀过处头落,一腔热血休半点儿沾在地下,都飞在白练挂旗上;二若窦娥委实冤枉,身死之后,天降三尺瑞雪,遮掩了窦娥尸首;三是我窦娥死得委实冤枉,从今以后,着这楚州亢旱三年。

当刀落下,但见那鲜血直溅白练无一落地,而忽地乌云蔽日天降大雪,紧接着楚州大旱三年,窦娥誓言无不应验…

回看今日神州大地,遍地异象,干旱、蝗害、沙暴、洪汛遍扫大地,更让人称奇的是二○○二年四月十六日成都山区大雪、七月二十九日山东临淄飘雪、八月五日温州降下了长达十分钟的雪花,有人将上述种种以科学论点归纳于气象的突变,但是,看看今日神州大陆,处处充满了冤屈与悲愤,上自中央下到地方,官员的贪婪腐败、人民备受欺凌荼毒,再想想窦娥冤屈六月大雪,事情可有偶然?!

中国三位知名学者最近在北京最新一期的《战略与管理》上发表调查报告,警告中国当局要提防中国再次進入社会不稳定时期,此篇名为「最严重的警告」一文中指出了当局所面临的三大危机:中央到地方的腐败贪污、全国贫富差距扩大。加上,江泽民任内没有解决中共的最高权力交接制度化的问题所引起的政治危机。这与章家敦《中国即将崩溃》一书所论不谋而合。

在世人引为注目的高经济成长背后,中国却隐藏了巨大的社会、经济与政治问题,其中最为人神共愤的,便是对人民信仰的严重迫害,尤其是对法轮功、天主教、基督教、佛教等正法的全面迫害。在山西以坦克车压毁教堂,在西藏以强迫还俗迫害喇嘛,在全国各地江氏集团更以七十亿人民币的代价关押、劳教、虐杀法轮功修炼者,造成了上千名修炼者被虐杀致死,数十万名善良百姓被关押,上百万家庭被迫拆散流离失所。

就以此次下雪最大的四川成都为例,政府干部和派出所放下经济发展、社会治安不管,只管迫害修心向善的法轮功学员。许多无辜善良的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抄家、逮捕、关押、毒打、折磨、精神摧残,甚至被迫害致死。最近才传出成都大学副教授张川生于二○○二年二月被迫害致死的消息。回看四月十六日成都山区的那场大雪,能是偶然的吗?这位年已五十四岁,在教育部门辛勤耕耘了三十多年,桃李满天下的大学老教师,却因为坚持修炼法轮功被成都市看守所恶警毒打后活活勒死,怎不人神共愤?

窦娥在公堂上遭致冤屈时无奈的唱道:地也,你不分好歹何为地?天也,你错勘贤愚枉做天!哎,只落得两泪涟涟……!天地岂无情?在窦娥冤死的那一瞬间,天地为之震怒,血溅旗上白练,天降六月大雪,楚地大旱三年。今日神州遍地异象,不正也昭示人类:人不好德,天地不容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