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半年 寿光市农民晚期癌症痊愈


【明慧网2004年6月9日】我是山东省寿光市的一名普通农民,在2003年5月我被寿光人民医院诊断为“子宫内膜分化腺癌”(即癌症晚期)侵达线肌层,实行了子宫全切术+附件切除术。手术后住院长达二十多天,出院后,大概有十几天,倒在床上实在闷的难受,于是打电话找一个好友来玩。她向我讲炼法轮功很好,于是我便开始修炼了,我想把我得法的过程和我所亲身经历的事说出来,也许会对别人有所帮助。

因为我不识字,开始只能听听磁带。但感觉身体一天一个变化,一天一个新起色,开始能起床去活动了,但自己老觉得是中期癌(原来我不知道自己的病情),也许还能治,于是又去医院打针。第一天打到十点钟,打着打着全身难受,不能忍受,只好让医生拔下针来,疼的在病床上乱碰,最后由于手脚抽筋,身体弯曲成弓形,不能伸直,吓得同室的病友不知所措。突然我的脑子中闪过一个念头,我学了大法,我求老师救我吧。于是我跪在床上,双手合十,举过头顶说:“我是炼功人,李老师救我。”我的手举过三次后,身体一下子直起来。同室的人惊的目瞪口呆。通过这件事,我一下子明白过来,是大慈大悲的师父救了我,我站起来就离开了医院。

回来后在功友的帮助下,我逐渐学起法来。但过了一段时间,阴历九月,在女儿的劝说下我又去济南化疗,花去8、9千元不说,也没丝毫好转。当时学法不深,没有明白师父的点化,当我排队到机器旁边时,头一个劲的转圆圈,我于是出来闭上眼,头还是不停的转,一睁眼,旁边的人都在看我。但是头一直在转,我无论如何也制止不了它,硬着头皮交上钱。但在这期间,连拉带吐,吃不下饭,有时坐公车去医院都止不住拉在裤子里,所以强制自己先吃上止泻药这样才能坐公车到医院。住了二十多天,实在住够了,但在女儿的劝说下,我不得不又住了十多天,回来后不但没有好,体重还减了十多斤。

这时,有的功友来劝我,既然得了老师的大法,就应该按照大法去做。于是我自己也感觉到反正是癌症末期了,什么办法也用了,用现代的方法再也没法办了(通过去济南進一步确诊为末期癌),我听从了功友的劝说,又继续听师父的讲法,下决心修炼。

从2003年阴历11月开始学法,到现在我一粒药未吃,身体也好起来。记得刚刚炼动作时,我的手指都伸不直,身上一点力气都没有。但我刚刚开始打坐,就感觉到师父的法轮在给我调理身体。我原来曾住院两次,还有腰椎、颈椎病,耳朵、眼睛等都不好,可以说全身都是病。学了大法,我亲身感觉到老师的法轮不住的给我清理,先是小腹、后是腰、颈、头等。我的耳朵原来家中的所有钟表我都听不到嘀哒声,突然有一天我听到了,我知道是老师给我调理好了。我的眼睛以前是250度的老花镜还看不清,准备换个300度的,还没等换呢,有一天我去帮人家做被子,原来连裤缝都看不清,现在不戴镜子都能引针,我们一屋子的同岁数的人,只有我的眼能看到能引上针,我知道我的眼已调理好了。更神奇的是,我一个不识字的人,现在竟然能看懂大法书,从看大法书到现在总共三个多月,我能认识书中95%的字,我想这就是大法的威力。

我的丈夫看到我的明显变化,他也学起来,刚刚学了一两个月,他原来的心脏病就好了。如今,我真是体味到了无病一身轻的滋味,病折磨的我死去活来,现在我有缘得法,走上修炼的路,我真心的感谢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如果不学大法,我现在也许还倒在床上,内心无法用语言表达我所感受的一切,只好加倍学法、洪法,让更多不明真象的人明白,法轮大法是正法。我发自内心的说:法轮大法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