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看待邪恶对大法弟子的洗脑迫害


【明慧网2004年7月10日】这个问题虽然以前思考过。但一直没有提笔写出来。最近看了明慧周刊里面的一篇功友写的文章(从写史记的提议说到精神迫害)后才觉得应该把自己的认识写出来与同修交流一下。受层次所限,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其他同修从不同的角度谈到了这个问题,今天我想从正念上来说这个问题。全国各地自从邪恶开始迫害大法后,办了不少洗脑班,现在还在办的地方也不少。为什么邪恶要办转化班呢?为什么邪恶会采用洗脑这种办法来迫害大法弟子呢?邪恶一定是针对我们心上有漏而来了,不然就不会有这样的事情。许多弟子在邪恶警察残酷的肉体折磨下都没有放弃修炼。反而更加坚定。但是在邪恶的洗脑迫害下能够正念走过来的却是少数,这个问题不得不引起大家的深思。一些同修写文章谈到了邪恶在对大法学员進行洗脑迫害时采用的各种方法,花样繁多。大家虽然看这些介绍。但自己受迫害时却不知如何应付当时的情况。常人都说“你有千变万化,我有一定之规”虽然大法弟子层次有高低,理解大法的内容有深浅。但对理解大法是不是正法,师父教我们按“真、善、忍”做人、是不是好人应该有共同的基本认识。

如果我们在这些基本问题的认识上模糊不清,那么在邪恶迫害自己的关键时刻。在人心的带动下可能就会随着邪恶的想法而邪悟受蒙骗,还觉得自己悟得好。自己被邪恶迫害得很惨却还不知醒悟,这是多么悲哀的事情。如果一个人说真话、办真事、用慈悲之心对待所有的人,在与别人发生矛盾时打不还手,骂不还口。这样的人在世间是坏人的话。那么那些教人侵犯他人利益伤害他人生命反而是好人了?如果法轮功教人做好人是邪教的话,那么那些教人侵犯他人利益伤害他人生命反而是正教了?正教和邪教并不是由政府里的某领导人来决定的。你说是邪教就是邪教?你说是正教就是正教?难道真理就掌握在政府的某个领导人手里吗?我们都在按照师父的教导做好人,我们的道德品质比起常人中的优秀共产党员高、比起常人中的模范人物高得多。那么凭什么对大法弟子進行迫害?我们错在哪里?我们违反了哪一条宪法和法律,邪恶怎么说不出来呢?邪恶口口声声说99年4.25大法弟子去中南海上访是反对政府。请问如果没有天津市公安局乱抓了几十个大法弟子,天津市的大法弟子去天津市委要求放人。天津市委说这件事公安部已经插手,他们管不了,你们上北京上访吧!这些弟子会去中南海吗?肯定不会。就是去了中南海上访也没有错,因为宪法上规定公民有上访的权利。一去上访你就说别人反对政府,这不是违反宪法和法律诬告他人吗?犯了诬陷罪和诽谤罪。还有一个问题就是邪恶会说大法弟子到处发宣传资料是犯法的。请问99年7月份以前大法弟子到那里去发过宣传资料了。江泽民践踏人权,违反宪法和法律发动了一场迫害法轮功弟子的运动。我们去上访邪恶说是反对政府,去法院状告无门。法泽民控制国家宣传机器对我们進行诬陷和丑化宣传。把我们这些好人说成是坏人,让老百姓仇视大法,对我们進行肉体和精神迫害。判大法弟子劳改、劳教、送精神病院、送洗脑班、开除工作、停发工资等等。在这种情况下,我们用自己省吃俭用节约的一点钱来制作了一些真象资料。向广大的老百姓说出真实的情况。我们是被江泽民迫害的一群好人。让大家来评一评理,是我们错、还是江泽民违反宪法和法律迫害我们。我国宪法规定,国家保障和尊重人权,中国政府对内对外都在宣称依法治国。我们何罪之有。既然我们没有错,那么我们在受到邪恶的迫害时为什么要去依从邪恶的要求写什么“保证书”呢?承认自己有错呢?难道我们不做好人要去转化做坏人吗?如果认为国家不准炼,自己又炼,去上访,去发真象资料是错的,那么邪恶抓你去坐牢就是应该的,为什么?因为你自己都认为你自己的行为是错的。惩罚你就是理所当然的事。这是从世间法律的角度讲我们没有错。从修炼的角度来讲我们讲真象是在救人,难道救人还有错吗?

还有些同修说牢里不是大法弟子呆的地方,写个保证骗邪恶一下出来后好去发真象资料救人。但是你知道世人是怎样看待这种行为的吗?常人都看不起这种背信弃义的,说是小人所为,不是君子所为。何况我们是修炼的人。更何况我们要走出一条证实大法的路来。这种行为对吗?值得深思。有的同修在受邪恶肉体折磨承受不住了时答应了邪恶的要求写了保证书。但内心深处应该清楚自己的行为是不对的。应该找机会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虽然师父慈悲我们。一再给机会让我们修好,但我们不能拿师父的慈悲开玩笑。时间对大法弟子是有限的,正法越来越到最后了。我们不能在犯此类原则性的错误了、要不然无法弥补自己给大法给自己造成的损失。

也许有的同修会说我是纸上谈兵,没有遇到那些关卡。2001的4月底的一天晚上。我和一位同修正在看我拿来的真象资料时,我们却被本地区邪恶当作重点迫害对象進行抄家,当时就把资料和书抄了出来,马上就把我们带到了公安局進行审问,追问资料从那里来的。我们不说就把我们送到了拘留所。出来时公安局长打电话给单位的党委书记。用开除工作和停发工资强迫我们放弃信仰,同修没有悟好就写了保证书。党委书记派公安处长把我接到了单位。我一到单位党委书记已经在那里等着了。我俩谈了起来,他口口声声说为了我好,叫我写一个保证就行了。我说不行,这是原则问题。我说你的好意我心领了。我知道你是对我好,但是人各有志。他一看说不服我就威胁说如果你要上班就把保证书写来。叫我考虑好再去答复他。那几天家里的亲人、朋友都来劝我写一个保证算了,不然工作就要打脱了。40多岁的人到时候去那里找饭吃。当时心里觉得很苦,真是有四面楚歌的感觉。过了几天我去答复他们说,我还是坚持不写保证书,但是我要吃饭,你们不给我上班我就不上了,我到外面去打工,到时候不要说我跑了。给两天时间叫公安局的人来谈。那天我就去了单位的公安处。公安局的还没有来人。等了个把小时局长带了3个人加上党委书记和处长,我就和这六个人开始针锋相对的谈话。我心平气和的回答了他们提出的问题,说明了真实的情况是怎么一回事。他们最后威胁我说如果不写保证书就送我去劳教。我坦然无所谓,他们没有什么招术了就说“你先回家去。等我们研究决定后再去通知你。”隔了两天单位派处长亲自到我家里告诉我明天去上班,其它问题以后再说。从此对我進行了重点监视。2001年9月中旬的一天晚上恶人突然去抄一位同修的家。把我放在他家的书也抄了出来。同修没有守住心性,说出了是我放在他家的。凌晨三点钟突然来抄我的家。公安局的警察進门就给我几嘴巴,抄出了几本书和几张宣传资料。马上带我到单位的公安处强迫写保证书。公安局长说“今天晚上无论如何都要把保证书给我写出来。”根据它来对你处罚,是送你劳教还是上班。我说,好,我写一个决心书给他。他们拿去一看,说你这是保证书吗?我说我脑子里只有这几个字、其它的一片空白。我是这样写的:“我认为做一个好人没有错,法轮功教人做好人,我将继续炼下去,我不知我错在哪里。”签上了我的名字与年月日。恶人说顽固不化,明天送你去劳教就走了。第二天等了一早上他们没来我就回家了。只要上面一有风吹草动邪恶就找麻烦。到现在我的家被他们抄过四次。找谈话都记不得多少次。不过在多次谈话后,我也给他们讲了不少真象。后来的谈话中他们有点不好意思,说他们经常来打扰我、希望我谅解他们的难处。我对他们说我理解他们的难处。有一次一个领导故意为难我提了一个很难回答的问题,叫我马上回答。我思索片刻冷静巧妙的回答了他。要走时他握着我的手说:“从现在认识了是兄弟,今后在哪遇到都是兄弟。”和我谈过话的人都说“我这个人通情达理,头脑冷静,思维敏捷。这几年虽然邪恶对我進行重点监视,真象资料我照发,照样与同修去交流。现在反而来找过我麻烦的人,单位的领导、同事、邻居、朋友对我比以前客气比原先还要尊敬。修炼环境越来越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