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尔滨医科大学附属医院医生李力壮在大庆监狱被折磨


【明慧网2004年7月10日】外科医生李力壮,32岁,原在哈尔滨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工作,修炼法轮功后,曾拿出上千元为经济困难的患者配血做手术;98年发洪水时捐款2000多元。现在因为坚持修炼法轮功,被关在大庆监狱一监区,遭到惨无人道的折磨。恶徒们把他扔到高约1.2米的水桶里把头反复往水里按、浸;并用粗水管子和牙刷往他肛门里插。

2003年9月初,监狱长姜树臣找到李力壮,让他写悔过书。李力壮说:“大法教我们向善,让我往哪悔呢?难道让我悔成恶吗?向善想要做一个真正的好人有什么过呢?”姜狱长想了想说:“你不写悔过书那就写个保证书吧!”李力壮说:“信仰自由是我的基本人权,我没有必要向谁保证什么!”

监狱长姜树臣变色说:“你要不写,我就收拾你,不让你睡觉!”李力壮说:“你是一名共产党员不应该执法犯法,我虽然被关在这里,但我的健康权等人权是受法律保护的。”监狱长姜树臣说:“我就不给你人权,我看是你们‘法轮功’厉害,还是我厉害。”

当天,李力壮就被由厂区收回监舍,第二天,一监区副监区长叶文辉找到他说给你换个环境,调到二中队(还在一监区)。接着没几天,事务犯王欢庆带领其它六、七名犯人对李力壮拳打脚踢。李力壮说:“法轮大法是正法,信仰没有罪。”这些犯人不予理睬,反而打的更凶,并把他扒光衣服拖到厕所,往一个高约1.2米,直径0.9米的大桶中灌满凉水,把他扔到桶里,一冻就达半个多小时之久,同时用水管子不断往他头上浇凉水。

李力壮不蹲下,恶徒们就强行把他按到水里浸,用力往下拽小便,用劲捏睾丸。反复浸、打、“数肋巴”,还问“还说不说法轮大法好了?”李力壮还是说“法轮大法好!”。

恶徒们就把破抹布塞到李力壮嘴里,几乎把他背过气去。看看要不行了,就把他拖出水桶,待缓过来一些,再把他扔進去,反复折磨。

恶徒们还把冒着水的粗水管子插到他屁股里,接着再用牙刷插。而王欢庆等人却哈哈大笑,并口出污言秽语。犯人郑祖坤等人用过去改造中用的“推”、“划船”等手段折磨李力壮。

李力壮曾不只一次向副监区长叶文辉及其它干警反映被迫害的情况,可得到的答复是:我们也不能24小时陪着你或我们说了也不算等等。李力壮的右眼巩膜被打出一个大约0.3×0.5cm2大小的出血瘀斑,约2个月才下去。在这期间赶上省司法局来监狱检查,监区狱警把他提前藏到厂区鸡舍里,李力壮不同意,他们把他藏到另一间房子里,直到检查走了,才让他回监舍。

这段时间接连3~4个月狱警不让他家里人接见。在被折磨数次后,李力壮开始绝食抗议迫害,恶徒们不再往水桶里泡他了。但不久后,李力壮于2004年2月4日被王欢庆等人打成重伤,到医院拍片子证实右侧第3根肋骨骨折、同时左侧额头被打出血留疤、腰部软组织损伤、左眼后遗数块阴影在眼前晃动。

但监区对这件事情的处理:扣王欢庆2月考核,其它处罚形同虚设。李力壮认为处理不公,可监区领导以各种理由一拖再拖,不让李力壮见监狱领导,也不让见亲人,不让通过正常法律程序解决。


附:李力壮给领导写的信:

尊敬的领导:您好!

我叫李力壮,今年32岁,原是哈尔滨医科大学一名外科医生,现被关在大庆监狱一监区。我学炼法轮功强身健体,想按“真善忍”做一个真正的好人,可以说是一种信仰。我曾本着实事求是的原则为法轮功说过公道话,也只不过是自己的一些亲身感受和受益经过,我是热爱国家、热爱人民的,并没有反对国家,反对社会,也不象电视报纸所说的那样。我在单位上班的时候,对工作兢兢业业,业务上精益求精对患者认真负责却不求回报,有时患者经济困难着急做不上手术,我曾拿出上千元为他配血做手术;98年发洪水时,单位筹捐款,我拿出2000多元交上去,当时我的工资并不高。

在大庆监狱期间,我也乐于助人,但却遭到了没有人道的折磨。每次折磨都有8、9名以至10多名犯人参与,他们在厕所里把齐腰高的洗澡桶灌满凉水,把我的衣服强行扒光扔到水桶里,同时往头上身上浇凉水,把我的头反复往水里按、浸;我不往水下蹲,他们就打、捏、拧、“数肋巴”、往嘴里塞抹布,下狠手猛捏我的睾丸,小便使劲往下拽,至今我的睾丸仍留下后遗症疼痛,折磨近半个小时左右。看看冻的要不行了,把我从水里拽出来,抬到大厅,在众犯人面前由两名犯人架着、拖着、光着身子在大厅里遛,往身上用墨水写不堪入目的侮辱的话,看缓的差不多了再扔到桶里冻、折磨、反复数次。

甚至竟用流着水的粗水管子和牙刷往肛门里插,拉出来的都是水。我痛苦不堪,他们却哈哈大笑,污言秽语;犯人郑祖坤还用过去改造中用的“划船”等手段迫害我,一推就背过气去,整的几乎休克了才罢手。

至于拳打脚踢、不让睡觉、拿长钢板尺抽脚板、打头等都不值得一提了。从2003年9月中旬开始折磨我近一个月,在这期间我曾不止一次、二次向副监区长叶文辉和能见到的干警反映,可得到的答复是:“我也不能24小时跟着你或我说了也不算等等。”每次反映完,关上监门后,折磨得更厉害。可就是这样,我没还过手,也没还过口。

我的眼睛巩膜(白眼仁)先后两次被打出近小指甲大小的出血瘀斑,近两个月才下去,在这期间,上级领导来监狱检查,他们就把我藏起来,确认走了才把我放出来。犯人王欢庆甚至指使伺候他的犯人把他拉的屎留出来准备晚上给我灌進去,被监区长张国良知道后阻止。

2004年2月4日,犯人王欢庆在水房用手机往家打电话,我说了几句话,他们就纠集8、9名犯人一起把我打成“腰部软组织损伤”、数颗牙齿松动、肋骨骨折(已在监狱医院拍X光片证实),至今仍后遗双眼前数块黑影晃动(左侧为主)等。

事出后,我想通过正常法律程序解决此事,但监区领导不同意,用各种方式阻止和拖延,也不让我见监狱领导,我给监狱领导写的信也被监区扣压,下情不能上达,现在法律在逐渐健全,相信一定会有伸张正义的地方!!

诚恳请您在百忙之中过问和关心此事,使这件事能得到公正处理!
                      
致礼 

李力壮
2004年5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