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省青岛市大法弟子尹信昀一家遭受的迫害(图)


【明慧网2004年7月10日】九九年七二零以前,尹信昀和奶奶、妈妈及兄嫂,一家人生活美满幸福,尹信昀和哥哥尹信晓、嫂子张万侠均修炼法轮功。七二零以后江氏集团对法轮功学员有系统的迫害开始了,村委会、街道、办事处、团委、区政府、派出所、公安局、610、不断派人来家里让他们放弃修炼,派出所更是隔三差五传讯他们,严重干扰了他们正常的生活、工作与学习,给他们一家特别是两位善良的老人增加了巨大的压力。由于坚持信仰并進京上访,哥哥尹信晓于2000年6月12日被行政拘留十五天,7月25日又以涉嫌“妨害社会管理秩序”为名刑事拘留三十天,2000年10月26日被非法劳教三年,当时他的妻子张万侠已怀孕七个多月。母亲已六十岁了,奶奶快八十岁了,她们不修炼,是善良的老百姓,哪受得了如此打击,整天在家以泪洗面,奶奶的身体本来挺好的,家中遭此大难,奶奶的头发也白了,腰也弯了,走路都很困难,并且一听到电话铃声与敲门声心脏就嘭嘭直跳,马上就要跑厕所又拉又尿……


尹信昀

尹信昀的嫂子张万侠和孩子

尹信昀在1996年夏天得法,每天晚上参加当地的集体学法和炼功。1999年7.20以后,他去北京上访,被遣送回青岛。尹信昀一直正念正行,在巨大的压力面前理智讲真象。

尹信昀的单位是事业单位,由于坚持信仰,尽管他工作认真负责,政府部门一直压着单位不给他转正,其他人能享受的待遇他一概没有,奖金也比别人少。610指使单位层层对他“负责”,每逢节假日单位便向家里打电话问他的去向,要求向他们汇报,保证他在家不出去 。2002年5月1日前,他们单位组织员工旅游,原李沧区610主任刘会兴担心尹信昀出去讲真象,便把他绑架到青岛市610学习班(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洗脑班)。尹信昀拒不配合,被非法拘留。因为没有任何书面和口头的通知,焦急的家人不知尹信昀的去向,等了七天,学习班才将他放回。一个多月后他们见尹信昀依然修炼,便把他送至青岛第三劳教所(淄博市法制教育中心)继续迫害。劳教所查体时发现尹信昀心脏有问题,拒收。青岛方面又托关系、找人,硬是将他收下。随后尹信昀绝食抗议对他的无理迫害,到第四天,由于他们都怕出人命担责任,便将尹信昀放回。

2004年5月11日上午,李沧区反邪教科与兴华路派出所将尹信昀从单位绑架走,尹信昀的单位办公桌与家里均遭非法搜查,抄走大法书籍与真象材料若干。尹信昀在兴华路派出所关了两天,于12日晚上被青岛市公安局李沧分局以涉嫌“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非法刑拘在青岛市第一看守所。在看守所的一个月里,尹信昀一直绝食抵制迫害,对邪恶之徒的任何要求都绝不配合;为此,他所在的C204监室的一个姓王的管教曾授意和教唆同监室的犯人殴打虐待他并被强制灌食,使尹信昀身上多处受伤,健康情况堪忧。6月12日尹信昀家人在派出所见到他时,他的脸上、背上均有伤。

6月14日尹信昀被送至青岛市劳教所,非法劳教两年。劳教通知书上的理由仅仅是因为:1、尹信昀曾给一个学员在出租车票后面写过明慧网的网址。2、在尹信昀办公桌内搜到的大法材料。

直到现在劳教所也没让见人,只知尹信昀现在仍在绝食抗议,其它情况一概不知。

尹信昀的嫂子张万侠在怀孕及哺乳期间一再受到派出所、610等部门人员的威胁,说只要她一出哺乳期,就随时劳教她三年。张万侠在生完小孩三天后出院回家的当天晚上十二点多,派出所的十几个人以查户口为名闯入家里進行骚扰与威胁。

在这种情况下,张万侠既要照顾嗷嗷待哺的小孩,又要照顾她自己的母亲。她的母亲在修炼前得的是绝症,修炼后变成了一个健康的人。七.二零后在单位、街道、派出所等部门的不断骚扰下,老人看不了书炼不了功,病情又慢慢的恶化了,于2002年初含冤离去。当时小孩也快一周岁了,张万侠被迫流离失所,有家不能回。

2002年十六大期间,尹信晓想方设法将妻子找了回来,没想到她刚一到家便被强行绑架到了青岛市610学习班洗脑。一直到2003年5月1日,由于SARS流行,各处都疏散人员的情况下才被放回家。张万侠在既无法律依据、又无法律程序的情况下被非法限制人身自由达半年多。

2003年9月23日张万侠被李沧分局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非法刑拘,当家人问警察为什么抓人时,那个警察说:“没办法,这是上面让这么做的,是政府行为,我们说了不算。”10月23日,李沧分局与李沧610人员又违反办案程序,将张万侠非法羁押在青岛市610转化班监视居住至10月3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的《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程序规定》第九十八条:公安机关不得建立专门的监视居住场所,对犯罪嫌疑人变相羁押。不得在看守所、行政拘留所、留置室或者公安机关其他工作场所执行监视居住),后被非法送到淄博王村第二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两年。

到劳教所后 ,到现在为止家里只收到张万侠的两封信,家人给她去的信劳教所非法拆看,只要稍不符合劳教所的观念就给非法扣押了。劳教所还违反规定不让家属接见,剥夺了亲人探视的权利,到现在已八个多月了。最近家人才得知劳教所之所以如此是要封锁消息,是因为他们对张万侠采取了令人发指的迫害与折磨。

在张万侠刚到劳教所的前十五天根本就不让她睡觉,后来一天只让睡两三个小时,经常罚站,一站四、五天,不给饭吃或绑在厕所。第二个月被罚站六天七夜,吃饭都不准坐下,不能睡觉,身体从脚肿到胸部,一摁一个坑,鞋都穿不上。后来由于干警嫌她班里的劳教人员对她不坏,便把张万侠调到了一班,由九名吸毒人员看管。在一班,张万侠受尽了侮辱与虐待。

淄博的冬天滴水成冰,他们却把张万侠关在楼梯过道的杂物间,不给衣服穿,让她坐在冰凉的地上暴冻三天三夜,四天左右不给吃喝。还经常将她绑在铁柱上,用布蒙眼,昼夜折磨,用极其下流的语言和动作侮辱人格,其卑鄙无耻的行为不堪形容。特别是正月初七那天,在劳教所干警的指使下,九名吸毒人员用干警拿来的胶带封住张万侠的嘴巴推進一间屋里,一天之内暴打了她四次!把张万侠打到整个头面部充血肿大,全是青紫色,连眼睛都看不出来,不能走路……这还仅仅是在劳教所对外严密的封锁消息下漏出的冰山一角而已。

现在家里的两位老人由于承受不了如此接二连三的打击精神与身体已近崩溃的边缘……

建议青岛市的大法弟子齐发正念,正念加持同修;给恶人打电话,正念制止邪恶的迫害;正念讲清真象,使受谎言蒙蔽的青岛市民认清这场邪恶的迫害。

1、关押尹信昀的青岛劳教所所长:刘绪云
青岛劳教所电话(总机):0532-7657501
2、关押张万侠的劳教所地址:山东省淄博市周村区王村镇162-2信箱。 邮编:255311
关押张万侠的王村劳教所二大队电话:05336689411

对张万侠進行迫害的人员:大队长(王惠丽, 赵丽丽)

3、青岛市和李沧区的恶人电话:
李沧区610:0532-7617610。
李沧区原610主任刘会兴:13615328468
李沧610恶人 (主任:于波13854282827科长:刘永程13658660487)
李沧区反×教办公室:0532-7633468
迫害警察:(刘湘迁13176865929,其派出所办公室0532-7655481 刘亚军13061226567 )
青岛市 610 恶人 :耿世骧0532-50100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