害命毁容酷刑奴役——龙山教养院为当省级再添新罪(图)

【明慧网2004年7月10日】(明慧记者古安如综合报道)明慧网7月7日刊登了36岁的女法轮功学员高蓉蓉遭受辽宁省沈阳市龙山劳动教养院恶警电击近7小时,面部被严重毁容的报道和照片。从高蓉蓉被迫害前的姣好容貌到屡遭电击致使满面焦糊、身体极度虚弱,触目惊心的对比,记录了在江氏对法轮功的灭绝政策下,龙山教养院为了晋升为所谓“省级教养院”,在害死两名法轮功学员后,又使一人致残的新罪恶。

一、两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

有见证人揭露,龙山教养院曾非法关押100多名法轮功学员,是辽宁省沈阳市迫害法轮功的邪恶集中营之一。2001年年底,龙山教养院由于迫害法轮功有“功”,获得40万元奖金。

* 期满拒绝放人 王秀媛遭虐杀

沈阳市沈河区法轮功学员王秀媛,女,52岁,2002年因向当地有关部门写信,讲述自己炼功身心受益的情况,后在家中被警绑架,判劳教2年,关押在沈阳市龙山教养院。

据明慧网报导,关押期间,王秀媛遭毒打、不让睡觉、体罚、强制高强度劳动等折磨。2002年7月,龙山教养院二大队副大队长唐玉宝(警号2116065, 电话024-24761745)把王秀媛一脚踹倒,她的头撞到暖气管上,鲜血直流。

2004年3月19日,王秀媛2年关押期满,龙山教养院仍拒不放人。王秀媛绝食抗议,出现严重心肌缺血,食道增生狭窄,视力明显下降,看不清东西,走路困难,需背着或搀扶,后被转到辽宁省监狱总医院。在食道增生狭窄不能進食的情况下,狱医李五一打她耳光,打得嘴角流血,龙山教养院还向王秀媛家属索要数千元医药费。

2004年4月19日,直至王秀媛被迫害致生命垂危,龙山教养院为推卸责任把她释放,出院不到10天,王秀媛于2004年4月 27日去世。

* 遭暴毒打致急性肾功能衰竭 王红含冤去世

辽宁省辽中县长滩镇东街法轮功学员王红,女,39岁。于2000年12月l日進京上访,被关押在龙山等4处教养院。长达八个多月。因坚修法轮大法抵制邪恶迫害,在狱中多次遭到毒打、体罚。转换几个教养院后又回到龙山教养院, 坚贞不屈,遭到暴力毒打造成了急性肾功能衰竭。在她生命垂危之际,狱方还不肯放人,扬言要家属去收尸。2001年8月22日家属接回,8月3l日去世。死前身上尚存多处伤痕。

有消息披露,王红在龙山教养院曾被恶警把头强行塞進双腿中间,用绳子将双腿绑紧,夹住其头部,然后再把双手绑在背后,命其必须站着,否则拳脚相加。这种体罚最长持续20多个小时。另一种刑罚强迫其坐在地上把双腿伸直,把头硬绑在一条腿上,后面再把双手绑上,持续时间20多小时。龙山管教唆使犯人掐其脖子,几乎使其窒息。

二、高蓉蓉屡遭酷刑被迫害致残

龙山教养院以迫害手段残酷著称。它和臭名昭著的马三家教养院、张士教养院、沈阳大北监狱、大连教养院等狼狈为奸,对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進行疯狂迫害。从今年3月份以来,龙山教养院在掩盖迫害罪行的同时加紧了残酷迫害。

高蓉蓉,36岁,在辽宁省沈阳鲁迅美术学院财务处工作,坚持修炼法轮功,早在99年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之初,蓉蓉就已成为重点迫害的对象,被迫害失去工作后去北京上访,被抓回来后关押数月。高蓉蓉于2003年7月被不法人员劫持至龙山劳动教养院。 


图一:沈阳鲁迅美术学院财务处法轮功学员高蓉蓉

2004年5月7日,法轮功学员高蓉蓉被二大队副大队长唐玉宝、队长姜兆华等叫到值班室,铐在暖气管上摧残折磨。唐玉宝、姜兆华连续电击高蓉蓉6-7小时,从下午3点至晚上9点多钟。当时高蓉蓉的面部严重毁容,面目皆非,肿大变形,满是水泡,烧焦的皮肤与头发脓血粘在一起,面部肿胀后眼睛只剩一条缝,嘴肿得很高变形,连朝夕相处的普犯都认不出她来了。图二显示的是水泡干后和烧焦糊的自然状态。有的地方焦糊结痂很厚,可以看出电伤的严重程度。因为许多处是被反复电击,所以水泡、焦糊处多是重叠的。出于医学上的考虑,脸上未涂一点药、未做任何处理,以防将来色素沉淀太重。


图二:高蓉蓉2004年5月7日被酷刑折磨,脸上是电烧灼伤。照片是受伤10天后拍摄的。

高蓉蓉被劫持龙山劳教院以来,身体被迫害得损伤很严重,肝痛,腹痛,干呕,吃不下饭,断断续续发烧,她的一只耳朵曾被二大队副大队长唐玉宝打耳光失聪。一大队大队长岳军让劳教人员对高蓉蓉進行人格侮辱,将她的头顶部位的头发剪成短到贴头皮。

2004年3月22日,高蓉蓉拒不参加诬蔑法轮功的大会,被唐玉宝从二层铺上拖下来,掐着脖子把她扭出去毒打,有几个队长把高蓉蓉按在椅子上。唐玉宝还不肯罢手,让两名队长把高蓉蓉架到管理科铐在暖气管上,拳脚相加,并用电棍电她的头,脸,脖子,手脚等处,多次反复电,长达半个小时。后来院长李凤石進来了,对手下恶警执法犯法不但不管,反而对高蓉蓉说:“这是专制机关,手铐、电棍是干啥的?不信治不了小小的高蓉蓉。”

高蓉蓉5月7日遭受惨无人道的迫害后,被迫从二楼狱警办公室窗户跳下,造成骨盆、股骨头、腿部等多处骨折。脚脖处也有电击伤,两只脚都有,十分严重;右小腿迎面骨有踢伤,左大腿和小腿受伤面积很大;医院诊断为骨盆两处断裂,左腿严重骨折,右脚跟骨裂。因身体太虚弱,医生无法進行手术。

龙山劳教院和沈阳市司法局都对外谎称,高蓉蓉脸上、身上的电棍伤是坠楼时自己擦伤的。5月7日当天被唐玉宝等恶警电击面部的法轮功学员还有金科桂、梁素杰等。金科桂脸上皮肤大面积严重灼伤、肿大,眼周围青紫,皮肤破处流出脓液,被毒打得走路一瘸一瘸的,其女儿来探望,被拒之门外。

三、15岁少女韩天子被四小时电击,残疾人王玉英遭迫害致小脑萎缩

明慧网2001年12月13日刊登大陆读者来函揭露龙山教养院迫害15岁少女韩天子的犯罪事实。来函写道:

“2000年7月我去了北京信访办上访,由当地公安“接回”,又把我非法送到了沈阳市龙山教养院。一到那里管教人员就开始非法提审,让每个人都写“保证”。不写就开始用电棍电。就在这时来了一个15岁的小女孩,叫韩天子,恶警把这个小女孩叫到了办公室,叫她写个保证书。韩天子说我不能给你们写保证。恶警就恐吓孩子说不写就用电棍电她,还叫她蹲在办公室里,还说不写保证书就给她送工读学校(少年犯呆的地方)。韩天子没有被邪恶的恐吓所吓倒,坚持说“法轮大法是正法,还师父清白,无条件释放所有被关押的大法弟子,因为他们没有罪,都是在做好人。”以后一次又一次的非法提审,孩子都是很坚定,后来恶警一看怎么说和恐吓都不行,就开始拿电棍电她。我们在监号就听到孩子的惨叫声和邪恶的恐吓声:“写不写保证?写个保证就放你回家。”孩子说:我受未成年人保护法的保护,不许打我。恶警已经人性全无,一直用电棍电了她三、四个小时,直到这个恶警到了下班时间才肯罢手,还告诉孩子说等他上班还打她。”

残疾人大法弟子王玉英,先天手脚、腿不方便,并伴有高度近视。2003年11月被非法劫持至龙山教养院,遭体罚、殴打、高强度劳动。恶警们发现她向周围的人讲真象,就威胁她。在这种迫害下,本来炼功后一直病都好了的她,开始出现全身抽搐不停,進食十分困难、小便失禁等症状,卧床不起。九天后才被送往医院。检查结果是小脑萎缩,医生说这种病治不好,只能靠养,如养不好会越来越重,甚至有瘫痪的危险。几天后,王玉英被送回家。

但是,还不到一个月,今年2月中旬左右,二大队恶警唐玉宝到她家中,趁王玉英一个人在家,家属不在家,强行将王玉英带往医院進行所谓的“检查”,并欺骗王玉英“检查鉴定”后,办完“保外就医”手续,当天就把她送回家。结果在医院唐不让医生做脑部检查,医生说脑部需拍片子,唐说不用了,强行将王玉英当天带回教养院,继续進行迫害。

王玉英情况十分危险。头痛,整夜睡不了觉。吃不了东西,天天呕吐,一连五、六天一点东西不能吃,自己感到生不如死。在这样的情况下,恶警唐玉宝还对她恶语相加,说她有意绝食。

四、龙山教养院迫害手段曝光

不法之徒们为了追求所谓的“转化率”,强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手段恶劣卑鄙。法轮功学员到“龙山”当天起,就被强行洗脑,晚上不让睡觉或只让睡两、三个小时。如果坚持不放弃修炼,暴徒们就动用肉体折磨和精神摧残手段進行迫害。

据不完全统计,龙山教养院的迫害手段有长时间电棍电击、寒冬季节向学员身上泼冷水、炎热天气用被子捂住、笤帚打、棍子捅、向学员脸上身上吐痰、打耳光、用脚踢、强制罚蹲、打软肋、用手掐、用硬币刮肋骨、指使和纵容犯人行凶、揪头发、撞水泥地、掐脖子、按住“定位”(把腿分开蹲着,把头按在两腿中间的地上不许动)、捂住口鼻不让出声和呼吸、眼睛被打充血、剥夺睡眠、强行灌食、“顶墙”站(又叫“燕儿飞”)、卡脖子、“包夹”、强迫听司法局内部发行的诬蔑法轮功的书、强迫看对法轮功造谣的录像、把女学员送到关押男性劳教人员的张士劳动教养院让男犯進行更凶残的折磨、女学员头发大把大把地被揪掉、被耍流氓、用“十八蒙”等肉体刑罚進行迫害、以及经济勒索等等。

主管迫害法轮功的院长李凤石扬言:“不转化就不让睡觉。”再不屈服,恶警唐玉宝就电炮加飞脚往头、脸上踢、打,用电棍电,把人四肢绑在一起塞床底下或四肢分开成大字型绑在床上,蒙上被。什么军蹲、顶墙、半飞机式等等,什么损招都使。一大法弟子被二大队恶警唐玉宝打得头、脸像大脑袋人。再不屈服,送张士小楼打得更狠。而龙山教育科长姜玉波再对外来参观的人说什么党的春风化雨呀,其实是暴力的腥风血雨。

二大队恶警唐玉宝称自己:脱了这身皮(指警服)就是流氓。唐玉宝称:现在法轮功在此,这时不发啥时发。对想回家的法轮功学员進行经济勒索。他声称:“要回家五千是基数。”一大队恶警李继峰对想回家的学员说:“办成事怎么也得五千。”龙山有不少办院外的,都是被勒索一万至三万不止才出去的。

五、法轮功学员遭受苦工奴役

沈阳龙山教养院从2001年7月开始,逼迫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加工各种颜色的蜡烛出口(普通类劳教人员也被强迫劳动),以廉价劳动力榨取钱财。

2001年7月中旬,龙山教养院接了第一批加工蜡的活。年老体弱的法轮功学员在监号里加工装蜡的塑料包装盒(折叠盒底、盒盖,用胶水粘上盒底、盒盖的八个角),还有小牛皮纸盒和塑料袋包装的。

大部分法轮功学员被带到位于离教养院大门不远的大厅,加工、包装蜡。蜡的颜色有十多种,每种都散发出刺鼻的化学香料味,一天下来,浑身都是蜡屑和刺鼻香味。很多学员因闻这种香料味而脸色苍白、头晕、恶心、厌食、四肢无力。

每天被强迫劳动者有百名左右。普通类劳教人员快的每天每人能完成80-90盒。

粘盒的透明胶水有毒,因粘贴时要用手按住,所以经常有学员的手指被粘在一起,有时手指皮肤被粘掉在塑料盒上。

龙山教养院的“出工”劳动时间开始为每天早七、八点到下午五点,后来恶警队长说集装箱等着装满上船发货,有时就要加班到后半夜一两点。再后来大厅里干不过来,干脆将做蜡车间挪到窄小的监号走廊,本来监号被封闭得空气流通很差,这下满走廊、满屋都充满化学香料味。

由于长时间的劳动和有毒气味,造成时有法轮功学员体力不支,一大队一位姓宁的学员从做蜡大厅回来,头晕,四肢无力躺在床上起不来。一次,二大队一姓杨的老年学员脸色苍白,被人从做蜡大厅架回。

做蜡烛的活一直持续到2002年初。这只是厂商为赶海外感恩节、圣诞节和新年的季节高峰,利用中国劳教所的奴工,大量加工蜡烛的一个例子。

除蜡烛外,沈阳龙山教养院还加工节日饰品(雪人、雪花等),做鞋底,缝大衣(上袖子,钉扣子),包糖(酸甜苦辣糖)等,劳动时间更长、强度大。

* * * * * * * * * *

一个市级劳动教养院为了晋升省级,疯狂虐杀、惨无人道的折磨法轮功学员以积累“功绩”、达到晋升标准,使我们清楚的看到,在江氏对法轮功的灭绝政策之下,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不仅成为公、检、法、司部门人员的奖赏、晋级标准,也成为劳教机构的晋升标准。

然而,欠债必还,作恶比惩,一切追随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的大大小小的帮凶所欠下的罪恶,终将在不久的将来得到清算。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