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莱西部分同修交流一个问题


【明慧网2004年7月11日】在几个月前一次交流中,有同修提到关于如何对待邪恶涂写的诽谤大法的标语的问题。其中一位同修谈到(大意):涂不涂抹这些标语不太重要,因为那些涂抹者如果不明白真象,他在我们涂掉后还会去涂写的,我们不妨反过来利用一下,说明哪里出现这种现象就证明那里讲真象做得不够。我当时认为这种认识不很正确,没及时谈出自己的看法来,好像大多同修都默认这种认识。几个月过去了,很多地方的那些邪恶标语仍好好的。而我看到很多地区同修谈到正念及时清除诽谤标语的体会。我谈谈自己的一点浅见。

诽谤大法的标语决不是常人的标语,也不是简单的常人之作

记得我在很早之前看到一个同修写的体会,就是他在邪恶的迫害当中妥协写了“保证”。这时他天目看到“保证书”就是一个邪恶的场。这个空间场中到处是密密麻麻的血蛭和鬼蜮,瞬间将他的身体给吞灭了……

师父讲法告诉我们一个事物产生了就有一个生命注入了進去。当这张“保证书”产生了这个空间,另外空间的生命就附了上去。这张“保证书”就成了一个载体——邪恶毒灵的附体。而那些邪恶的标语不是更邪更毒吗?其实外在表象与内在本质是并存的,就象宏观与微观是同时存在的一样。有外在的形式必然有内在的原因。外在的形式只是内在原因的载体,就象人的肉身是他灵魂的载体。而这个灵魂要在这层空间起作用,必须有肉身这个载体。(不完全是,只是说明这个利害关系)就象旧势力要在这次正法当中在人的这层空间起作用达到它的目地它必须要找一个载体——××党。所以××党就成了旧势力在最低一层的一种体现形式。那假气功师写的书,它的背后就是附体,你能说看不看无所谓,烧不烧无所谓吗?师父讲法中不就提到那假气功师写的书,蹦出一条大蛇嘛!谁念头认同它,它就往谁身上钻。那么这邪恶的标语能是简简单单的一些表面的文字吗?它就是在世人不断的默念过程中加强人的不正的思想,不论是有意的还是无意的。它背后就有它不正的因素。

师父《在美术创作研究会上讲法》中讲出这样一层法理,绘画者作品中散发出人物本身的一切因素。有同修从中悟到用正念清除邪恶之首的画像。很多同修谈过这个问题。大法弟子就要为宇宙中正的因素负责。

不明白真象者是否还会去涂写的问题

如果咱都认为“不明白真象者还会去涂写”,这本身就是一种默认与妥协。按照这种思维认识的话,因为正法没结束,还有很多公检法恶人与执政党恶人不明白真象,所以讲真象者还会遭受它们的迫害。其实往往我们的正念就是在这方面没强大起来被邪恶钻了放任了的空子。比如一个歹徒已经拿了一把刀在砍人,你能说这个时候阻不阻止他砍不砍人无关紧要,因为他不明白人生的目地,你把他的刀夺出来他还会去砍人的。讲真象的过程就象是改变这个歹徒不正思想的过程,是需要一个过程的,并非一日之功。就象有的同修不发正念找到这样一个借口:师父讲法谈了全体大法弟子共同发正念5分钟,邪恶就永远不会存在了。为什么发了一次又一次呢。正法不是层层空间清理嘛,就是因为不能一次将邪恶灭尽,就不发正念或否定正念的作用。不明白真象者是否还会去涂写的问题,与大法弟子是否证实大法无必然关系。因为不明白真象者干了破坏大法的事,从某种程度来讲是生命自身的行为与选择;而大法弟子证实法是大法弟子自身的行为与选择,两者不存在绝对的相互制约的问题。就象江氏流氓集团到死也要当旧势力的陪葬,与大法弟子一如既往的证实大法无任何的联系。大法弟子证实法不是为了那些非要自选灭亡的生命存在,而是为了更多的众生明白真象。我们是要明白讲清真象的作用与紧迫,但决不能说这方面的工作无关紧要。都是同样要,只是形式不同。大法弟子做事更不能有求结果的心,就是无所求的做,无所求的做。而作这件事本身的目地、基点、本质与常人社会的政治斗争也是大不相同的,不是人对人的迫害。

提醒同修在做工作时,除了正念强也要理智,不给旧势力丝毫空子可钻。有的地区恶人以这类标语诱捕大法弟子,望同修相互提醒。

不正指出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