鞍山市立山公安分局警察对我的迫害

【明慧网2004年7月12日】我叫雍方智,九五年三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没修炼前,我体弱多病,整天在痛苦中挣扎。修炼大法后,我这些病都不翼而飞。几年来我没吃过一粒药,在哪里工作都能兢兢业业,不坑国家,不害他人,遇事先考虑别人,利益面前不争不斗,泰然处之。是法轮大法博大精深的法理,让人做好人的道理使我的心性得到了提高,身体得到了净化。当时的中国大地到处可见法轮功修炼者的身影。然而,江××出于强烈的妒忌心把这样一群修炼“真、善、忍”的善良百姓推到政府的对立面,采用栽赃、陷害、造谣等卑鄙手段,污蔑、迫害法轮功,扣上各种莫须有的罪名,几年来,迫害逐步升级,对待法轮功学员“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这些发自江氏之口的一道道密令就是迫害法轮功学员残忍、邪恶本质的真实罪证。

2004年5月20日下午两点左右,我正在家,突然听到有人敲门,我丈夫去开门,先是片警進来说普查户口,紧接着突然闯進四名恶警,气势汹汹的强行把我绑架到立山分局,又强行把我铐在暖气管子上四个多小时,不让我上厕所,并抄家。恶警冯万一,高振宇把我家翻得乱七八糟,大法书籍和真象资料搜走。然后他们开始审我,说我收藏非法物品,扰乱社会治安,犯法了。我说:“宪法明确规定公民有信仰自由,我修真、善、忍做好人有什么错?难道做好人还犯法吗?”他们说:“在外国你爱怎么炼就怎么炼,中国就不允许。”我说:“法轮大法洪传六十多个国家,政府都支持,都认为好。”他们邪恶的说:“我们是××党领导下的中国警察,就是要和你们斗争到底。”我说:你们说了不算。我拒绝签字,他们说不签字也照样定罪。可见,恶警对我们法轮功学员从来没有讲过法律。

他们拿着拘留证先把我绑架到铁东区医院检查身体,经过几个小时他们对我的迫害,使我的血压高达240/130,他们怕送不進去,逼迫大夫急速给我降压,要扎静脉点滴,被我拒绝。他们就把我拖到注射室,三个人按着我,强制把针扎進去。扎完后量血压仍不降,又给我扎了一针肌肉注射。扎完后我立即出现心动过速,心律不齐,呼吸困难,口干舌燥,小腹疼痛难忍,头晕目眩。也不知他们给我打的什么针(药)。紧接着他们不管我的死活,强行把我绑架到市第一看守所。看守所一看我的体检表,怕担责任,拒收。没办法,他们只好把我带回立山分局,通知我丈夫把我接回家。

然而,他们对我的迫害仍没停止。第二天让我丈夫做人质,说如果我不在就抓我丈夫。对我严密监视,步步盯梢,家里电话,丈夫手机被监听。在立山分居局时,他们几个小时之内对我的迫害,给我身心造成了很大的伤害。回家后的几天,我一直头痛、头晕、心颤、心痛、四肢无力、严重脱水、進食困难。严重的干扰了我的正常生活和工作,侵犯了我的人权。

六月十日清晨,我们一家人正在熟睡中,突然听见砸门声,一转身,见一个恶警爬到我家二楼把头探進窗户内,威胁我丈夫把门打开,我丈夫正在熟睡中,一抬头见窗外爬進一个人,探進头吓得惊恐万分,就把门打开,孩子吓得也没敢吃饭就上学去了。这时一群恶警闯進门来,强行把我和我丈夫绑架到立山分局送市公安局,并强行送到马三家教养院。到那里体检血压高达250/170,教养院见我血压达到极限,随时有生命危险,拒收。恶警见此情景,甩下我们夫妻二人,不管我们的死活,逃之夭夭,窜到狗肉馆大吃大喝。这样的警察还配当人民的警察吗?

这两次遭遇我能堂堂正正的闯过来,是师父的慈悲呵护,是法轮大法的神奇在我身上的真实再现。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