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省哈尔滨监狱迫害法轮大法学员的内幕

【明慧网2004年7月12日】哈尔滨监狱残酷迫害法轮大法学员部分内幕,在其极力掩盖而终被曝光后,得到越来越多的全世界大法学员和善良人们的声援和支持。恶警们在承担不起所造罪恶的压力下,又施鬼蜮伎俩,悄悄的把哈监108名大法学员全部转出,分到大庆、牡丹江、泰来三个监狱。下面我们被转到大庆监狱的30名大法学员,将哈尔滨监狱迫害大法学员的恶毒手段,以及部分恶警、犯人(恶犯)的犯罪事实彻底公开揭露出来:

一、精神迫害:
1、强行洗脑,观看恶意造谣中伤大法与师父的录象;
2、利用外来的所谓的“社会帮教人员”,進行欺骗,引诱,误导等邪恶方法,妄想干扰,阻止我们修炼
3、 剥夺正常通信,会见等权利;
4、 限制人身自由,利用犯人24小时监视行居,施加无形的压力進行精神迫害;
5、 侮辱人格,当我们的面无端对大法及我们的师父進行侮辱、漫骂;
6、 语言威胁,恫吓,如当众扬言“对法轮功转化就得狠狠的打,往死里打。”“如果你不写三书,看我怎么收拾你。”等等;
7、 强行观看虚假的图画后,马上要求写观后感。

二、肉体摧残:
1、 拳打脚踢;
2、 敲击踝关节,扣锁骨等;
3、 骑马扎;
4、 罚站;
5、 弹眼珠;
6、“推,掰,撅”
推:就是一个犯人坐在大法学员腰部将其双手用力向头部方向猛推;
掰:就是让犯人对大法学员手指,脚趾,手臂,腿等关节進行反方向猛掰,
撅:就是用力强撅腿骨,臂骨等;
7、 用绳勒脖颈;
8、 冬天扒光衣服扔進冷水池里用冷风吹;
9、 往手指甲里钉竹签;
10、电刑;
11、捏睾丸;
12、长时间不让睡觉(白天闭眼用手抠掐眼珠);
13 、非法私设公堂,随意关押禁闭室(刑房也叫独居),即戴上手铐脚镣锁在地上的一个小铁环上,使人只能坐着,站起和躺下都不能,同时就是冬天也只能穿单衣裤,晚上也是如此,连续多少天,就是大小便也不给打开锁每天只给两小勺极稀的玉米粥。还要让两个犯人進行随意打骂,浇凉水和各种惨无人性的刑法折磨。( 哈尔滨监狱的恶警恶犯就是用这些丧失人性的酷刑使大法学员王大源被迫害致死的)。

以上只是哈尔滨监狱迫害大法学员所用酷刑中的一部分,无法述全。

三、下面是遭受残酷迫害的部分大法学员的情况

(一)、肉体留下伤残铁证的:
1、王树森,由于强制劳动,长期不让睡觉,精神上的高压,导致身体虚弱胸闷气短等和严重冠心病的极危症状。(恶警:张久珊,恶犯:李志民)
2、邹国晏,由于带刑具造成双手腕上留下伤痕。(恶警:张久珊)
3、张剑,由于反关节强压,肘、膝关节软组织损伤,淤血,被踢得胆错位,肋部挫伤,两耳被打得听力下降。(恶警:刘春海,恶犯:付滨,锁文杰,富卯,张嘉龙,陈立江,李树平)
4、孙仁辉,由于强制劳动,体罚,打骂,造成下肢麻木。(恶警:东风监狱的 朴明盟,哈监的恶警:张久珊,恶犯:李志民)
5、张子栋,由于强制重体力劳动,在睡觉的铺上两侧各安排一个严重的肺结核病人,造成感染结核性胸膜炎,腹膜炎。(恶警:耿豪,唐心民)
6、邓青山,由于在小号里被毒打,四肢外伤淤血,现已恢复,胸部内伤,呼吸时阵痛,由于带一个月刑具,现下肢麻木,腰痛。(恶警:朱文臣,唐心民,柴加涛,恶犯:于雷,高金玉)
7、孙殿斌,由于关押小号,并被毒打,致使腰痛,有时小便失禁。联系电话:父:孙秀江0467-248590.(恶警:张久珊,恶犯:徐志强,佘俊杰,岳明才,刘彦朋)
8、陈春林,由于关押小号,锁地环,使全身长了癣疮,肝胆痛,以及烟头烫后疤痕。踢打后留下的疤痕,以及膝关节无力,疼痛等。电话:妻:付英琴0455-7220459.(恶警:朱文臣,唐心民,柴加涛,恶犯:于雷,张雪峰,张立春,邱民杰,宋振峰等)
9、张玉良,由于在小号毒打,撅手腕子,致使经常疼痛。联系电话:妻:姜月梅0453-6370259.(恶警:张久珊,恶犯:徐志强等)
10、程佩明,因被毒打造成内伤吐血,全身无力,肺空洞。联系电话:妹:程佩凤0459-5971128.(恶警:张久珊,林波,恶犯;黄志强等)
11、卜繁伟,由于在冬季被泡在冷水槽里,导致下肢麻木,痛胀。(恶警:吴钧,夏治伟,恶犯:王忠财,锁文杰,付宾)
12、刘贵福,软肋被打得不能用力,右大腿时时疼痛。(恶警:方正县国保大队长,丑福生,恶犯:孙德方,赵小飞)
13、袁清江,毒打后造成胸积水,全身无力,四肢不灵。(恶警:张久珊,恶犯:关德军、王士军、等)
14、李超:在哈市看守所被毒打后造成四肢无力,周期性行动不灵,不能自理,视力下降等。
15、陈富奎:由于长期关押不让出寝,死死看守,导致血压长期升高(280/140)以上,造成脑血栓,半身不遂等症状。
16、赵庆山:被公安干警毒打后,导致高血压、心脏病,身体不灵活、麻木、说话不清等。

(二)、被迫害后未有肉眼可见伤痕者
17、王宇东:被关押独居共计131天,锁地环26天,长时间不让睡觉,只是犯人施暴和毒刑。(恶警:耿豪,恶犯:黄玉山、岳长林、麻新运)
18、程宇:关押独居两次,共计41天,锁地环4天,受尽摧残。( 恶警:耿豪,恶犯:黄玉山、岳长林、麻新运、霍金贵)
19、张秀丰:受尽精神和肉体折磨,小便蹲着才能排放。
20、杨毅忠:一天只让睡一小时觉,长时间立坐马扎子,臀部坐烂,经常被殴打。(恶警:张久珊,恶犯:徐力等)
21、武春文:关押独居18天,精神和肉体受尽摧残。(恶警:耿豪)
22、李惠丰:被关押独居39天,受尽精神和肉体折磨。(恶警:龚大伟)
23、李占斌:长时间受尽精神和肉体折磨。(恶警:张久珊)
24、李成义:受尽精神和肉体折磨。(恶警:张征州,恶犯:金治中、潘勇力、刘宗力)

以上只是我们所掌握的一小部分被哈监610办公室,以恶警陈树海及各监区恶警为首的邪恶之徒,对大法学员迫害折磨毒打而造下的滔天罪业,我们已将这些材料分别或集体整理后上告到各级政府检察机关。

被转到其它两地的大法学员情况不明,我们非常关注。虽然邪恶极力封锁消息,但不管他们怎么耍花招,我们都会冲破封锁,铲除邪恶,正念正行闯出魔窟,勇猛精進,走好最后的正法之路。

从哈监转到大庆监狱的全体大法学员
2004年7月10日传出

求助信

联合国国际人权组织:

我们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是法轮大法学员,被中国政府关押在黑龙江省哈尔滨监狱。

三年内我们受到极其残忍的虐待,造成数十人致伤、致残、两人致死的后果,现在我们的人身安全随时还有受到伤害的危险,它们为封闭消息,又把我们分三组秘密转押异地,另两处押在牡丹江、泰来监狱,不知近况如何。我们迫切希望得到国际人权组织的大力帮助。

转押到大庆监狱的三十名大法学员
王树森 夏 勇 卜繁伟 张子栋 程 宇 邹国晏 邓青山 张玉良 杨毅忠 邱学治 张秀丰 刘贵福 李占斌 程佩明 孙铁农 龚海鸥 武春文 王宇东 孙仁辉 张 剑 孙殿斌 李成义 王 密 李惠丰 陈春林 袁清江 陈富奎 赵庆山 刘景风 李 超 
                   
2004年7月8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