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明”外衣下的种种罪恶──在北京女子劳教所的亲身经历


【明慧网2004年7月12日】一年一度的联合国人权会议,几乎年年都有谴责中国人权恶化报告,而中国政府又几乎年年都要费尽心机泡制一份所谓中国人权状况的白皮书,把自己打扮成是最文明、人权状况最好时期,再花上几十亿美元的赞助费收买一些贫穷国的支持,用以逃避其他国家的谴责,欺骗成千上万善良的中国百姓。且不说中国许多贫穷地区的落后状态,学龄儿童得不到受教育的权利,艾滋病村被歧视封杀的秘闻等等,仅以我个人近2年的牢狱之灾,亲身经历和所见所闻,就足以揭穿这“最文明,最好时期”丑恶的外衣。

1、信仰有罪的“最文明的最好时期”

我是北京市一名大法弟子,只因为信仰“真善忍”,修炼法轮功,就在“7.20”以后被多次强行带進所谓的“转化班”强制洗脑,但我不为其心动。因此就在2002年的一天依照宪法赋予我们信仰、言论自由的规定在向人们讲明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真象时被街上保安发现,而带到街道派出所,24小时后转至区公安分局,一个月后,又从调遣处押往北京女子劳教所,未经任何法律程序被莫明其妙的强行关押近2年。说起原因来非常简单可笑,就是因为我修炼法轮大法。

劳教所警察多次打我、骂我、审我、判我、洗脑等等摧残手段,逼迫我说“法轮功是×教”,但我就是不说。这样迫害更加厉害,每天的无所不用其极的打压升级,就是为的这个“正”与“邪”之争。中国人都知道,现在的中国还有几千万人在贫困中挣扎,城镇中有许多人失业,更有抢劫、强奸、妓女、吸毒等等,特别是大贪官随处可见,仅携巨款外逃的大贪官就达数千人,金额有几千个亿美元之巨。要知道这都是十多亿纳税人的血汗钱呀,可江××等却把主要精力、财力、专政铁拳用在手无寸铁的只要和平修炼的法轮功者身上,人人都不放过。宪法上写的“自由”、白皮书辩解“人权最好时期”,在知情者面前,显得多么可笑、苍白无力呀。而不相信这些真象的中国人又是多么可悲呀,因为江××一伙的两面派行径正是利用了许多中国人善良的一面,欺骗百姓。

2、饥、渴之下的“最文明的最好时期”

“民以食为本、为天”,老百姓常说: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可我到过的××党的专政之地,饿你渴你太平常了。

在我被抓進派出所的当天24小时,除了恶警轮番审讯外,从无人给过我一粒米、一口水,那怕是冷水、脏水都没有。

在监狱中因不让上厕所,我曾说过不想吃饭,因为吃了上厕所不方便。为此,一个邪恶听了便恶狠狠的说:不吃,我灌也得灌你三大碗,憋死你!在劳教所,基本上没有水喝,吃午饭时全班10几个人,就给2小碗水,且大多数被别的犯人抢喝了,法轮功学员喝不着。一次一个法轮功学员因渴得实在难受,刷牙时偷着喝了几口自来水,被恶人发现了,也被臭骂了一顿。

3、不准如厕的“最文明的最好时期”

在劳教所,上厕所要定时,还得有恶警等在外面看着。

一次新来了法轮功学员和别的犯人,邪恶们都在忙着登记、讯问等事,所以就借口没人看管不让我们上厕所。那是午饭前让去过一次,整个中午和下午谁都不让去。我们曾跟他们说过几次要去厕所都被拒绝了,一直到晚6点多了实在憋不住,有一位学员不顾一切的冲進厕所,就这也得挨骂、挨打。

4、不准困盹、睡眠的“最文明的最好时期”

不准困盹、睡眠也是恶警阴毒的一招,很难受。先是找事熬你:14人一屋,都有被利用的犯人监视,每人一块硬纸板,上面写有监规30条让你背,不准走神说话,说话就被打。

2002年底,我被转到北京女子劳教所后,那里的洗脑班也很邪,她们恶人采取轮班熬鹰的办法,中午也不能闭眼打盹,闭眼就得挨打,还说是思想有问题。直到晚上12点才让睡觉,累得我睁不开眼。邪恶却说,你可真厉害,睡着觉都能说话。

5、精神摧残的“最文明的最好时期”

凡是法轮功学员被关,都无一例外的被强制洗脑。如果态度不积极,邪恶就说这是没转化好的表现,就会一直被单独关小号,晚上还得熬夜学习。洗脑班不法人员们强迫每个学员表态。有一天看录像说法轮功的坏话,回班讨论时,有一个“转化”了的问另一个学员:“法轮功是不是×教”,这位学员说:不是。马上就有几个人围攻她、打她,不一会就报告了恶警,结果就把这位学员单独关了起来,一连3天,天天整她、围攻她。

后来恶警大队长亲自大骂了她一顿,晚上又强迫她单独看诽谤法轮功的录像。邪恶见她犯困,就借机让她在大厅跑步,恶徒们围了一圈,她跑到谁跟前谁就打她,最后把她打倒在地起不来,还硬说她是装的。这时,我们要去厕所也不准,只让我们蹲下,谁不服就打谁,有的就喊:救人呐,救人呐。可没人敢救我们,有的学员被打伤了,恶人就说是自己碰的。

后来一天夜里,恶警又把她关進了没人去的小号。就这样仅在看守所关押的一个多月时间就给她换了四五次房间,都是半夜三更折腾你,不让睡觉。转移警车是两人一副手铐扣着,在调遣处一直就让站着或蹲着,直到晚上9点才准许進班。

6、肉体折磨,并指使吸毒犯充当打手的“最文明的最好时期”

恶警打人,特别是殴打法轮功学员是家常便饭,拳打脚踢、电棍电。有时派其他犯人打我们法轮功学员。有一次,恶警派了4、5个都是30岁左右吸大烟的恶人轮流打我们,这些罪犯整人更狠。其中一个带头的叫常××,甭看她个子不高,整人可是恶中之恶,打我们时怕我们喊叫,就用她的臭袜子堵我们的嘴,而恶警们再假充好人,做安抚工作。打人的罪犯说:他们做好人,让我们当恶婆。但也有为个人减刑卖力的。其中一个抽大烟的被利用打法轮功学员特狠,多次打骂我们,后来还真的提前释放回家了,她们都是几進几出了,听说此人这次回家不到一周就死了,真是现世现报报应了!

在监狱每顿饭给我们每人一个粗玉米面窝头,全是玉米渣子和黄水,吃不下就打。有一次恶徒把一个学员打得除了脸部,整个身体发黑发紫就象黑煤一样,就连腹部、肚子没有骨头的部位都是黑紫色,没一块好地方。为了不让别人看见身上的伤痕,好长时间不让她洗澡。

在清河看守所,恶警还把我们上衣扣、裤腰、裤链都剪掉了,整天提着裤子。恶警打了你还说:就你这么不经打,看你以后还敢不听话。有时上厕所,我们本来没说话,硬说你讲话,不是骂就是打。一个年轻的学员牙都被邪恶打掉好几颗,吃东西都困难。另一个学员被抽大烟的看着上厕所回来时,只是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别的班,就被邪恶在她身后打了一拳,打得那个学员踉跄了几步,差点倒下;还有个大学生坚持修炼,被劳教一年半后,又延期半年,常被电棍电得蹦得老高。

7、赤裸裸的一丝不挂搜身的“最文明的最好时期”

在北京调遣处,邪恶们说是为了检查方便,把被子都得拆开看,后来干脆连被面、床单都收走不给了。去女子劳教所那天,把我们要走的人浑身都扒光了,一丝不挂的检查。

到了女子劳教所,又是脱光了检查一遍。在劳教所每月接见一次,回去后也是把衣服扒光搜查一遍。

世界上都知道有虐俘事件,而在中国堂堂首都北京中国高官眼皮底下的监狱里根本不把你当人看,在江×× “打死算自杀”的密令下,对法轮功修炼者更是肆无忌惮,只是消息被封锁得特别严实而已。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