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难过后不忘向内找


【明慧网2004年7月13日】同修甲被抓后承受不住压力,说出资料是我给的,我被抓了。出事前我的学法状态不好,周围的常人和同修都提醒我注意安全,我却认为自己正念强,没当回事。我被抓后立刻意识到自己的错误,下决心弥补损失。我坚决抵制邪恶的迫害,没回答他们的任何一个问题,不长时间我出来了。

同修乙做过辅导站的负责人,问我恨不恨同修甲,我回答:“不恨。前几天甲找我要新经文,我给了。同修要学法,当然得帮了。”同修乙说:“你不恨,这是你佛性的一面,不过,你有没有从这件事发现自己魔性的一面呢?”我一愣,同修乙看我不明白,很和善的笑了笑说:“没关系,就当我没说过这句话。”

后来我流离失所到了外地,中断了与同修的联系。我每天大量学法、发正念,浮躁、激动的心慢慢平静下来,有关同修甲的事浮现出来。甲打算去北京证实法,征求我的意见,我说,师父说了要抓紧时间讲真象,大家一起发资料吧。不久师父发表了华盛顿DC讲法,甲很着急的问我:“师父说,没走出来过的都是错的。我还没去过北京呢,这可怎么办?”我说那你就赶快去啊。另一个同修丙对我生气:“甲最近一看《转法轮》就头疼,你却让甲去北京?”

我去过北京堂堂正正的证实法,周围的同修佩服,我也觉得自己了不起,经常以领导自居。在怎样证实法上,同修甲没有主见、有依赖性,我也没把握好自己,总是支配安排甲,无形之中给对方造成了障碍,还以为是在帮助同修。其实我那时的表现与旧势力极其相似,认为自己要做的事最重要,把自己的认识强加给别人,左右别人。假如我当时能与同修甲多在法理上切磋,甲从法中悟到什么是真正的走出来,做他自己应该做的,我在旁边默默的帮助,甲一定会做得更好,也许就不会出现后来说出我的事了。当然,无论什么原因说出别人都是不对的,该同修知道错了,发愿要从新做好。

师父一直强调,大法弟子应该独立的走自己的路。经过这件事我悟到,师父给弟子安排了最好的路,其它插進去的事都是干扰。每个大法弟子都是独立的个体,都被这部大法熔炼着,都将成为未来伟大的神。如果同修能够坚持学法、发正念、讲真象,不管他自己从法中悟到想怎么做,只要在法理上没有悟偏,可能都是他应该做的。师父还讲过同修之间要互相配合、协调,我理解,应该以对方为主体,尊重别人的选择,同时,“哪块有不足,还要无条件的默默的给予补充,使它更圆满。”(《在2002年美国费城法会上讲法》)

大陆的同修在魔难中走到今天都是很不容易的,我想说,不要因为艰难就忘记了时时向内找。师父在《法轮佛法--在新加坡法会上讲法》讲:“我们过去有许多学员和外界的人发生一些矛盾,或者是社会上的人,或者社会上哪个职能部门对我们不公,我们往往都不在自己这方面找原因,都强调另外一方面。有些东西是很不好,它在肆意破坏,可是你们想到没有,它虽然不好,它虽然是魔的表现,可是它怎么会偶然的出现呢?是不是在利用着它的不好的那一面让我们看到自己不好的一面呢?我经常讲,两个人在遇到矛盾的时候你们都要互相看一看自己。不但你们两个双方发生矛盾要看一看自己,就是旁观者能看到这个问题你都应该想一想自己,我说那在提高当中才是突飞猛進的。”

这件事过去很长时间了,我写出来与同修们交流一点个人认识,不当之处请指正,谢谢。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