狱中大法弟子的呼吁:爸爸妈妈你们真应该站出来了!

【明慧网2004年7月13日】

想念的爸爸、妈妈:你们好:

多年未见面了,儿心里甚是想念,在这噩梦般的五年来,儿子经历这场针对着法轮大法迫害,骤然而起的邪风恶雨,孩儿是一名修大法的弟子,必然有着护法、证实法的责任。这些年来你们由于受到邪恶势力的粉饰现实、蒙蔽与欺骗,加之你们骨子里形成的“民不与官斗”的陈腐观念,造成你们对我——一个大法弟子的所作所为不理解,甚至激烈反对,以至于我们无法沟通。但是多年以来我所经受的是爸爸、妈妈你们所想象不到的,因为你们所知道的只是那些政府官员如何的“教育感化”,面对媒体的伪善面容,你们根本不知道它们在虚伪掩盖下所作的那些邪恶至极的事。

这五年来,我被它们辗转十余个看守所和监管场所,几乎每到一处都要经历一番折磨迫害,在我身上时常是伤痕累累,在这里孩儿掀开一页,让你们看一看其邪恶的一角:

2001年2月,在北京团河劳教所,我被5根大小不一的电警棍电击,电得浑身是泡,脸部糊黑。

2001年6月,在北京东城看守所,由于管教虐待,我绝食抗议,它们用电针插入我体内進行电击,却美其名曰“开胃”,后又插管往我的胃里灌下半斤咸盐。

2001年10月,我被关押到哈尔滨监狱,这里更是邪恶嚣张横行的魔窟。在这里,由于我不做所谓的转化,它们对我——你们的儿子采取了一系列的邪恶攻势:当然这一切都是由狱警直接的指使,首先是24小时不许睡觉的精神折磨,继而是每日拳打脚踢、施用酷刑進行肉体摧残。

2002年严寒的冬季,我穿着单衣,被几个恶徒抬着扔進冷水池,然后拖到门口用外面的冷风吹,妈妈您知道吗?当时我被冻得浑身发紫,可是那些完全丧失了人性的恶徒却穿着厚厚的棉袄,继续往我身上浇凉水,那是严寒的哈尔滨(零下30—40度)啊!有一段时间我几乎每天都要被它们弄到冷水池里泡上一段时间。

2003年9月,它们将竹筷子削尖,从我的指缝钉了進去,硬是将我的指甲掀开,使我尝到了十指连心的滋味。

还有很多阴损狠毒的刑罚我不能与您一一细说,如:掰手指,撅手腕,弹眼珠,套塑料袋,头浸水池……。

它们的猖狂行恶,较之电影里演的有过之而无不及,你们的儿子——我却成为那受害的主角,我不知道你们心里是什么感想?全世界的大法弟子都在奔走呼吁,揭露和反对着中国监狱对我们所实施的迫害,各国政府以及世界各个国际组织也在积极关注此事,甚至许多国内的高层干部闻听了它们的邪恶行径也是义愤填膺,忿忿不平,可是你们为什么就无动于衷呢?现在我和其他众多弟子已将哈尔滨监狱告上了法庭,在这里儿子也期待着你们的正面关注,当然也许您对如何帮助我们,如何减轻我们的压力感到茫然,但是我想外面的每一个正法弟子都知道如何做,才是真的帮助我们,希望你们能够与大法弟子取得联系。

在这几年来,几经生死,我也迫切的希望能够见到你们。但是大庆监狱为了封锁消息和维持它们的恶意迫害,目前他们不允许我们接见亲人,而且限制通信,但是爸爸妈妈你们真的不能再消极等待,无动于衷了!否则你们等到的就有可能是你们的儿子被迫害致死的消息!此前,仅哈尔滨监狱就有两名大法弟子被夺去生命,其中一人的法医鉴伤是:脑颅骨骨折,左手手指被折断,双腿肿胀变形……。

所以爸爸妈妈你们真应该积极站出来,到监狱来,强烈要求见你们的儿子,你们的到来,你们的强烈愿望,也会成为它们那些恶警、恶徒不敢再继续实施迫害的一个强大的客观因素,它们任何不让接见的理由都是它们对此事心虚的掩盖,不要怕他们!

儿子期待着早日见到爸爸妈妈和所有的亲人、朋友,早日回到你们的身边!

此致
敬礼

儿:卜繁伟
2004年7月7日于大庆监狱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