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章丘市管庄乡种子站站长孟令传被迫害致精神失常


【明慧网2004年7月14日】山东章丘市法轮功学员孟令传,男,45岁,原任章丘市普集镇管庄乡种子站站长,坚持修炼法轮功学员。因江氏流氓集团违反宪法镇压法轮功,2000年元旦去北京上访,被抓到章丘看守所,一个月后与另一名法轮功学员杜万信一同被非法劳教三年,关押在济南市刘长山劳教所。孟令传及家人在精神上、身体上受到极大伤害。

孟令传在被非法关押后,家境更加困难,他在济南大学上学的女儿因交不起学费濒临失学的困境,她见到父亲时失声痛哭,令在场的不少人掉下了眼泪。许多人在背后偷偷的说:“连老孟这样的老实人也要抓,让人家的孩子都快上不起学了,这叫什么世道?!”

在被关押期间,孟令传由于拒绝所谓的“转化”受到了恶人的殴打、关小号等迫害。在2001年冬天法轮功学员刘建被从三楼推下致死后,孟令传曾绝食二个月抗议把刘建迫害致死。

在孟令传精神压力很重的情况下,刘长山劳教所三大队副大队长鲍洪兴、三大队一中队中队长杜肇军、三大队一中队副中队长张伟(此人为了升官,对法轮功学员较狠)加重了对孟令传的迫害。在鲍洪兴的授意下,杜肇军、张伟把孟令传单独关押在一间阴暗、潮湿的小屋里,里面有多个“包夹”人员,平时洗漱、上厕所都有人跟踪、监视,不允许孟令传与其他法轮功学员说话,故意给孟令传造成很大的精神压力。

鲍洪兴的险恶用心非常明显:那就是在孟令传精神压力很大的情况下,近一步加重孟令传的精神压力,让他精神受不了出点问题最好,就说他“炼功走火入魔”。这在鲍洪兴平时的说话中都可以充份表现出来:谁谁谁练功练成了什么样子等等,实际上是被鲍洪兴一伙恶人在劳教所迫害成这个样子。在鲍洪兴等恶警的迫害下,孟令传二个多月没有洗澡,没有换洗衣服,一个人不说话,只是睡觉,精神出现恍惚。就在这种情况下,恶警张伟去强迫孟令传去做奴役性劳动。两人发生口角,张伟说孟令传骂了他,并要拿凳子打他。过后有人问起孟令传,孟令传说没有发生骂张伟的事。当时只有“包夹”人员在场,鲍洪兴就伙同杜肇军、张伟等人写了材料,并让“包夹”人员写了证明材料,说孟令传辱骂、殴打干警,建议加期一个月,上报了劳教所及司法局。对孟令传的所谓“处理”批回来后,鲍的阴谋得逞,他异常兴奋,急忙开大会,亲自念劳教所对孟令传加期的决定。

在鲍洪兴一伙恶人不断的迫害下,孟令传精神恍惚更加严重,并时好时坏。在孟令传出现了这种情况下,孟令传的家属与不少法轮功学员都对三大队的干警建议释放孟令传,以便医治,均遭到鲍洪兴等人的拒绝。这就是所谓的“春风化雨般的教育、感化”,把一个好端端正常的人迫害致精神失常。

孟令传2003年9月被释放。据悉,在回家调养后精神状态略有好转,生活难以自理,须有人照顾才行。孟令传被迫害致精神失常事件只是冰山的一角,在江氏流氓集团对法轮功镇压以来,又有多少人失去工作、家破人亡、妻离子散,又有多少人因不放弃自己的信仰而被迫害致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