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綦江县三江镇方敏遭迫害经历


【明慧网2004年7月15日】我以真诚的心情向您们讲述一个发生在我们身边的真实故事,一个善良的老百姓因坚持自己的信仰而遭受的迫害

她叫方敏,女,40岁,是重庆冶炼厂劳动服务公司(綦江县三江镇)的职工。在家里,方敏孝敬老人,是个典型的贤妻良母;在单位,方敏工作兢兢业业,常被单位评为先進职工。就是这样一个公认的好人,却多次遭到恶警的劫持、体罚、折磨、吊铐、灌毒药、关黑屋,直到折磨到她生命垂危、奄奄一息时都仍不肯放过。然而,当问那些恶警为什么这样对待方敏时,他们说:“因为她是炼法轮功的。”

说起修炼法轮大法,那是在1996年,当时,方敏因为身体不好,严重失眠和常年的腰痛,到过县医院检查也没查出是什么病,就是难受,几年医治无效,整天萎靡不振,工作效率低下,有时甚至家务活也做不了,真是痛苦不堪,那时,她才30岁。这时,她就在想寻找一种好的功法能帮助她解脱病魔的长年干扰。

一个朋友给她介绍法轮大法很好,是叫人按照“真、善、忍”做好人,是真正的性命双修的好功法。于是,她就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严格按照“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彻底戒掉打麻将的坏习惯,遇事都能以平和、慈善的心态对待。认识方敏的人都说她气色越来越好,越来越年轻了,长年的病魔缠扰也消失了,这就是她修炼法轮大法给她带来的福分。

1999年7月20日之后,法轮功无端受到迫害,不法警察经常到她家和单位骚扰、威胁。亲友们都替她提心吊胆、担心受怕。因为她坚持信仰“真、善、忍”,2000年12月20日,綦江县三江镇派出所李成猛、胡绍敏等几名恶警闯入方敏的单位,非法将她强行绑架到三江镇派出所,非法关押一个月。恶警头子张开福公开威胁和敲诈方敏的家人拿出五千元钱去领人,被方敏家人严词拒绝。哪知邪恶的张开福见敲诈不成,恼羞成怒的将方敏又绑架到县戒毒所强逼她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

2001年6月23日,恶警头子张开福带着周德明、胡松、胡绍敏、李成猛、陈伟等十多个恶警再一次以莫须有的罪名将方敏非法绑架到派出所進行迫害。恶警陈伟对她毫不掩饰的说:“只要谁给我钱,叫我干啥就干啥。”也就是说,为了钱什么都敢干,哪管什么良知、正义、职责和天理。由于方敏在当地的亲朋好友很多,恶警们都害怕世人知道他们的恶行,就将她秘密的转移到石角派出所進行迫害,连续两天两夜不准方敏合一下眼,戴铐罚站,由十几恶警轮番的刑讯逼供。他们使尽了各种招数,也没有捞到什么油水。恶警叫道:“有没有证据都要抓你。”

恶警将他们转到了綦江县看守所,在看守所恶警薜××叫男犯人给她戴上几十斤重的脚镣,又将她的双手铐起来和脚镣串铐在一起,人伸不起腰,再加上脚镣很沉,每走一步要用被铐着的双手使劲提着沉重的脚镣才能慢慢的向前挪动一小半步,每走一小半步脚镣都会发出很重、很清脆的脚镣铛啷声,就这样吃力的、艰难的、一步一步的向前向前,甚至连吃饭、睡觉、上厕所都戴着。第二天,方敏的手肿得圆彤彤的,同一牢房的人都痛斥恶警没有人性。当时方敏全身疼痛,加之又是大热天了,整天都在汗水中泡着。有时间,方敏就给牢中的人讲法轮大法的真象,人们都逐渐的知道法轮功学员是好人,是被江氏政治流氓集团迫害的,都认同按“真、善、忍”做好人是真正做人的标准,牢中原来的矛盾也渐渐的化解开了,大家的心情也渐渐的祥和了。一个犯人命案的人曾忏悔的说:“我要是早点明白法轮功的道理,我也决不会到这里来了。”在大家的强烈要求,六天后,看守所的恶警才给方敏解除刑具。

在看守所折磨近一个多月,恶警又将她挟持到重庆市江北茅家山女子劳教所。期间没有任何证据和法律手续,到劳教所的第一件事就是被强迫脱光衣服,遭受恶警们的羞辱。随后,就是强迫这些修炼“真、善、忍”的好人接受吸毒人员的“教育”、罚蹲、罚站,经常一蹲一站就是一个通宵。

女恶警刘玉为了达到自己立功、受奖、升级的目地,恶毒的将方敏吊铐在她的办公室铁窗架上七天七夜不准睡觉,还洋洋得意的说:“我在二队给那么多的法轮功扎警绳(又名杀死绳),我怎么没有遭报。”结果,没有两天,她的手臂就关节脱臼。

在给方敏解除劳教不到两个小时,女恶警艾小容强迫她穿戴所服和所牌,教唆吸毒劳教人员冯兴菊、马兰等人强行将她再次推入小间(禁闭室)。在下楼时,由于推的过猛,方敏从楼梯上摔了下去,膝盖摔伤了,脚也肿起来了,吸毒人员冯兴菊也把腰摔伤了。第二天,冯兴菊要看病,女恶警艾小容却让方敏给冯兴菊付医药费。从此后,冯兴菊每天辱骂方敏。法轮大法学员都劝冯兴菊不要骂人,并跟她讲善恶有报的道理,可她不听,骂了几天冯不是牙痛就是头痛、腰痛的。有的吸毒劳教都说这不是遭报了吗?恶警张永勤强迫法轮大法学员一只脚蹲着,一只脚踮着的站“军姿”,每天从早上五点多钟到次日凌晨两点多钟。当有人质问它凭什么要这样迫害法轮大法学员时,他竟叫嚣道:“在这里是我想怎样就怎样。”看来,恶警根本就没有把他们的法律放在眼里。方敏经常在长期的邪恶体罚和摧残中晕倒在地,才叫她休息。

劳教所的恶警们不肯善罢甘休,在2002年5月13日时,恶警们又以整训为名,专门找茬打人。一次方敏被男恶警蓝××指使吸毒人员沈玲等拖到饭堂毒打,她的嘴被打出了血,手也被打肿了。恶人叫嚷道,就是要把法轮大法学员打成花蝴蝶。2003年12月,恶警高定(此人原是西山坪男子劳教所四大恶人之一,于2002年12月因其人阴险毒辣被邪恶专门调入茅家山女子劳教所迫害法轮大法学员),女恶警苏畅曾公开对吸毒人员说:法轮功你们尽管打,打死算她们自杀。恶警张永勤伙同高、苏等女恶警,强迫方敏说大法的坏话,不说就又开始了她们邪恶的体罚,每天罚站20个小时,从早上五点一至第二天凌晨两点半,才能在地上休息。后来恶警们又强迫吸毒人员李和梅、沈廷英等人每天晚上给方敏强行灌毒药,企图破坏她的中枢神经,使其丧失自我思维能力,还骗她说吃的是维生素,灌药后,方敏每天打呵欠,连续打起呵欠来合不上嘴,眼睛也睁不开,出现极度疲劳状态,然后就吐血,脸色苍白,思想紊乱。女恶警范培培见她已经被灌糊涂了,反复逼她说假话。方敏被他们迫害得严重脱水脱去人形,枯瘦如柴。恶人们还讥笑她,问她想不想死,如果想死,他们愿意替她找根绳子来给她上吊,可见邪恶阴险毒辣。方敏表示宁死也不配合邪恶迫害大法,大法弟子是不会自杀的。

2003年6月13日,使绝了招数的恶人怕出了人命不好交待,将躺在床上不能动弹、奄奄一息的方敏甩给她的家人时,她的家人们见到方敏的惨状时惊呆了,凄惨、悲愤,泪水夺眶而出。

拖着还有一丝生机的身体回到家中,家人们既痛心又担心。方敏首先想到自己是个炼功人,于是强忍痛苦,支撑着身体,又开始炼起法轮功来,思维能力和身体一天天渐渐的恢复起来了,亲人们再一次看到了法轮大法在方敏的身上展现出的神迹。

希望善良人们快快的清醒过来吧,尽快的从正面了解法轮大法的真象,不要再受谎言欺骗而仇恨法轮大法和大法弟子,法轮大法真正的是在救度世人啊!

法轮大法学员和平上访请愿没有违法,这是我国《宪法》赋予每个公民的正当权利,法轮大法的一切都是公开的,李洪志老师的著作也都是通过正当渠道正式出版发行的(以前在中国大陆也是这样)。同时刊登在明慧网上供读者免费阅读、下载。法轮大法的一切都是合法的,在今年,国家总理温家宝出访美国时,美国法轮大法学员冒着严寒大雪,在机场的道路上打出“欢迎温家宝,严惩江泽民”的巨型横幅,揭穿了法轮大法有政治目地的邪恶谎言。

这场邪恶的迫害都是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的权欲妒嫉,而一手捏造、栽赃、污蔑、嫁祸法轮大法,为达其政治目地,利用手中的权力邪恶的煽动无知的百姓对法轮大法的仇恨。他们不准修炼法轮大法的罪恶目地就是要摧毁人类最珍贵的人类道德和良知,天理不容。他们怎么也想不到,这场邪恶对无辜善良的法轮大法学员的残酷血腥镇压、虐杀、迫害,只能把他们自己送上历史的审判台,接受世界人民的正义审判。

在世界上,2003年底,“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在北美正式成立,已有近两万五千名中国政府官员因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被列入国际刑事档案“恶人榜”。经核实,在这场邪恶的迫害中,被非法劳改的法轮大法学员有五千多人,被非法劳教的法轮大法学员有十多万人,遭到非法绑架、洗脑的、遭受神经药物摧残的法轮功学员有数千万人,使他们妻离子散、颠沛流离、甚至家破人亡。经民间渠道核实,已有1000多名法轮大法学员在这场邪恶的虐杀中失去生命,妇女占53.24%。邪恶的迫害令世界人民极大愤慨,强烈谴责中国江氏流氓集团的滔天罪行。目前,已有多个国家的法轮功学员以“群体灭绝罪”、“反人类罪”、“酷刑罪”,等起诉江××。2003年11月26日,联合国海牙国际法庭正式受理世界六十多个国家的法轮功学员对原中国政府主席江泽民以“群体灭绝罪”、“反人类罪”、“酷刑罪”等罪名的起诉,并正式行使国际司法程序。乌云蔽日终有时,善恶有报是天理。

请记住:“法轮大法好!”